第二十一章 兴业置业的起航(二)

作品:《民国的春秋

    “中国的人力资源大概是美国的五十分之一,资源属于无偿索取阶段,资金我们初步有一点了。现在就是找好切入点大规模对欧美输出工业成品。不过各位放心,五年内公司重心还在地产上,现在公司主要业务是囤积土地销售房产。工厂方面这几年是技术人才的储蓄,设备调试和制造,不会占用多少钱的。”

    “老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思考这些大的方面问题我是没有这才能”。伊万诺夫翻出他不负责的老话来抵挡。

    施罗德chā j来:“老板,我看有必要将加工厂、家具销售公司和公司财务分开管理,这样每个月报表出来能一目了然的看出不足。”

    “老施,这个交给你了具体你负责,伊万诺夫你要尽快的和元帅取得联系,远东估计就两三niánshi高尔察克的残余将失败。抓紧时间能低价买进那边的原材料最好,有多少收多少反正这公司有元帅股份。”

    “老板,购买来我们暂时又用不到不是积压资金吗?”

    “这脑袋瓜,我们就不能转手加价卖给需要的人吗?置业公司开张正常后我们会全力改造家具销售公司,上次我说过将它改造成国际贸易公司。记住远东那边枪、子弹和都可以要的,重型武器不要,国内这军阀割据不愁没有买家。”

    “好的老板,下午我就发电报给元帅。”

    “亲爱的胡,我的任务就是坐守汇丰银行帮公司搞尽量多的低息短期贷款,借用伊万诺夫说的话‘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不得不说佩服你的脑袋里的思路。”詹姆斯慢悠悠的掏出手绢擦拭着嘴角。

    “詹姆斯你有职务在身,这个我们会体谅你难处。但你接下来的任务也不轻啊,需要留心经营困难的企业和商户每个月提交一份名单,个人去你们银行贷款被拒的可以介绍到我们公司让他用地契抵押贷款。还有那些以前用地契抵押快到期不能偿还的我们公司也可以介入啊,将伊万诺夫介绍给各银行具体经办业务人员可以暗中处置到期不能偿还的地契抵押。”

    “你怎么不早提出这些,老板这里面可是金矿啊”施罗德吸一口气说到。

    “我这么忙,平时那里想起来,今天在一起说话才灵光一闪。嘿嘿”胡文楷也后悔啊怎么守着一个金矿忘记挖。

    “资本家贪婪的本性流露出来了,还自己标榜忙早晨八点多还不起床。”卡罗塔说完才知道自己说错话左手捂住嘴,右手的筷子停在那。三人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胡文楷。

    “你们这群老男人脑袋里怎么整天乱七八糟的,人家小姑娘早晨为了贪图小利,昨晚觉都没有睡一早就来吃资本家早饭了,还说要吃就吃星期天一天三顿。”胡文楷不理会这三人的目光自顾吃着。哈哈三个老男人爆笑出来。

    “是你答应的说请我吃星期天饭的,伊万诺夫你可以作证,辛苦所得理所应当。”卡罗塔拉下脸皮来索性也不顾了。

    “老板,这是你答应的,我替卡罗塔作证是老板答应的。”

    “胡文楷你再小气,我以后每天下班前电话问刘妈,有菜我就过来吃穷你。”卡罗塔恶狠狠的说。三个老男人吃完饭直接闪人留下胡文楷和卡罗塔两人。

    “你不回去?”

    “回去干什么?我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就在你这看书晚上吃过洗过澡再回去。”

    “随你,你愿意待多久就多久自己随意。下次不许说我小气了。”

    “你就是小气的男人和女孩子斤斤计较。”说完上楼去书房看书去了。

    胡文楷看了一会报纸和小说中午有点困,上楼想睡一会。

    书房地板上卡罗塔依着墙壁腿上搁着书睡着了,胡文楷哭笑不得,拉她起来到床上睡觉,她到床边就像是自己床一样爬上去抱着枕头又睡着了。帮她盖好毛毯带上门,自己只有去沙发解决午觉。

    一觉醒来坐在沙发上发呆散起床气,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整个房间里安静极了。找出檀香点燃插在花架上的香炉里,淡淡的檀香味散出。洗漱后泡杯茶在客厅继续发呆现在公司框架基本成雏形了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想不成功都难。

    叮铃铃、叮铃铃很少响起的电话骤然响起,走到条形桌前坐下拿起电话说到:“你好,这里是181弄3号请问找谁?”

    “请问是胡文凯先生家吗?我叫张静江,找胡文楷先生”

    电话那头传来带很淡湖州腔的中年男人声音,张静江找我有什么事?

    “张先生,我就是胡文楷啊”

    “不知胡先生下午有空吗,想去贵府拜访不知方便不方便”。

    “张先生怎么能让你来呢,你说个地点我去拜访您”

    “哦哦,我这里是太仓路181弄3号,那我就先泡好茶在家等候张先生了。”

    卡罗塔下楼问谁的电话,告诉她是中国一个党派的元老级人物一会过来做客。卡罗塔问要不要回避,他说一个正常拜访没有什么秘密的事,可以坐着一起听听但不要说话。

    卡罗塔跑去卫生间洗漱,一会清新可爱的女孩模样出现在客厅,帮着他整理客厅。

    张静江一身灰色丝绸马褂,带着圆圆的标志性眼镜和身穿白衬衫黑西裤的jiǎng jiè shi一起走进客厅。

    胡文楷迎上前去先住张静江和jiǎng jiè shi手:“文凯,没有想到张先生和蒋先生能到寒舍来,荣幸至极啊”。

    张静江瘦小的身体被沙发包围着,倚在沙发靠背上。jiǎng jiè shi一副军人坐姿腰杆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

    卡罗塔忙着给两位泡茶一口流利的上海话问两位是要龙井还是咖啡,两人一样要的是龙井。张静江疑惑的看了一下卡罗塔,胡文楷解释这是他妹妹。

    取出雪茄一人抽上一支,开始和这时代的政客展开聊天,从南北和谈起头,胡文楷流露出极大的爱国热情聆听张静江观点 不时的提出自己的疑惑。张静江对胡文凯提出的敏感问题都笑着不做正面回答,比如guo  dǎng的低潮期、各地伪guo  dǎng的军阀为何不彻底点开除出去。胡文楷装傻装天真的询问一些问题。

    jiǎng jiè shi只是喝茶抽烟面无表情,最后张静江问胡文楷: “你对中国guo  dǎng有什么看法?”

    胡文楷收紧身体坐直说:“张先生,在我回答这个问题前你能否帮文楷解惑一次?”

    “文楷你有什么疑惑就说出来,我会很高兴替你解惑的”

    “是这样的,当初张先生在客轮上遇到中山先生,是什么情况驱使你投身革命,我想到两点张先生必取其一,一guo  dǎng的政治理念深深打动张先生,让您产生远大抱负驱除鞑虏恢复汉人江山,其二是中山先生的个人魅力影响了你,但我不认为短短的客轮相遇你就被中山先生魅力折服。那就是张先生认为清室被推翻是迟早的事,作为汉人你心里不甘心满人统治押宝中山先生了。”胡文楷话说完,jiǎng jiè shi面色铁青一副甩手就要走的模样。

    倒是张静江面露微笑看着胡文楷说:“我没有看错你文楷,两者都有前者占很小一部分后者为主,我解答的你满意吗?老弟”

    jiǎng jiè shi不可思议的看着张静江,好像第一次认识张静江似的。

    “张先生,我要押只押眼前的介石兄,您的来意我知道,具体有我经理伊万诺夫和你联系,和先生一样开始不多五万两银票。以后伊万诺夫会主动找介石兄的。”胡文楷轻描淡写的说到。

    张静江站起来握住胡文楷手什么话也不说紧紧的摇了摇,对jiǎng jiè shi说:“介石啊,还不赶快谢谢胡先生!”

    jiǎng jiè shi还是没有回过味了眼神迷茫的看着胡文楷嘴里机械的说到:“介石谢谢胡先生。”张静江手掌拍在jiǎng jiè shi的肩上按按叹口气。

    胡文楷让卡罗塔取出几盒雪茄送给他们,送他们到弄堂口时想起来一件事,对张静江说:“张先生,这段时间中山先生在上海吧,我想请他为我们公司求个墨宝。润笔费我们公司将再支出两万两。”

    “这个啊,文楷没有什么问题的”

    “到时候我让伊万诺夫联系您”

    “好的,你留步吧文楷,今天不虚此行。”张静江握着胡文楷的手说着。

    jiǎng jiè shi回去的路上不解的问张静江:“这个胡文楷也太没有礼貌了,就一个商人当自己是什么居然怀疑你革命的动机。”

    “介石啊,你今天可是撞大运了,胡文楷是你我看不懂的人,但今天他已经表态日后会支持你,介石每个人革命都有动机的。空有理想是实现不了自己目标的,他不是质疑我革命的动机而是婉转的告诉我们他也是革命的一份子,怎么投身革命他只会选择支持你作为他的方式。”

    “为什么看好我?我什么都没有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要好好的和胡文楷相处”张静江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