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酒后的疯狂

作品:《民国的春秋

    身旁的王西海也不顾胡文楷之前吩咐了,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瓶葡萄酒递给卡罗塔。有女性加入这酒席就热闹了,小杯子就五钱容量,来者不拒大家平起平坐。

    李丛山在说什么申报上南北之争,几个家伙在桌子上就开喷了,孙大明是东北人说南方人小气一盘小葱拌豆腐能算菜,伊万诺夫站起来大笑指着胡文楷:“老板就是那个被人天天骂的水鸟,他每天晚上就捣鼓这些文章。我几次早晨到他那去稿子就在桌子上”

    “伊万诺夫,你闲得无事翻我书桌,竟敢tou kui我,喝酒四杯,不喝下次不许去我那。”

    “老板文章写得真不错,每篇我都看。我以茶代酒敬你。”连不喝酒的张红芳也站起来敬他酒。

    “亲爱的胡,公司在你带领下每个步骤都是神来之笔,我和伊万诺夫已经是崇拜你了,这杯必须喝,我和伊万诺夫一起敬你”詹姆斯喝的领带已经飞到脖子后面。

    一群象打了鸡血的人,不停向他的敬酒,喝了十几杯酒下去,他明白了今天这酒席摆明了是要灌醉他而且是事前合谋的,牵头的就是伊万诺夫和詹姆斯。

    叼起烟用zip点燃,环视一周说:“我忘了,今天还有事要做,十分对不起,各位请继续,我先行一步,今晚酒席算我请客不用公司报销。”站起来就准备走,开玩笑他是酒不能喝多,前世他只要喝多就疯狂,还会失忆酒后时间。

    “老板,明天是星期天啊还有什么事需要做的,今天我们就没有打算公司报销,早就决定让老板请客,今晚节目才开始老板你怎么能走呢”一直不说话的施罗德居然一脸坏笑的拦住他。

    “你们这帮家伙终于说实话了想灌倒我是吧,我申明我只喝再一杯,下面节目我陪着你们疯为你们买单”

    一众人拍掌通过,卡罗塔站起来把高脚杯装满葡萄酒:“胡文楷小弟弟,姐姐敬你酒,我一杯,你一杯,要公平你杯子要和我一样”胡文楷要吐血,这时空能见识后世酒场气氛。

    “卡罗塔,先别弟弟姐姐的,说个理由为什么要敬我酒,理由充分我必须喝,不充分那我就敬你酒但我用什么杯子你就用什么杯子”胡文楷看着她蔚蓝色眼睛,她脸已经有点微红估计是被伊万诺夫怂恿的。

    “胡文楷先生,我这几天在司各特路看你设计的办公场所,突破常规思维,颜色、空间利用、墙上的职员介绍我是带着充满震惊的心情看完的,再有公司制度、结构方面,我和伊万诺夫他们一样开始崇拜你了,这是不是理由?”卡罗塔大有你不喝就不行的意味看着胡文楷。

    伊万诺夫把倒的满满高脚杯放在他面前:“老板,那天你在元帅家可是喝的比今天多还是伏特加”

    “交友不慎,我今天认栽了”举起酒杯抿下去。

    近一斤酒下肚胡文楷脸开始红了烫了,说话语速变慢,音量大了。一群人开始聊哲学谈经济,胡文楷努力控制自己少说话。

    九点多伊万诺夫几人决定到附近酒吧跳舞继续喝酒,胡文楷要掏钱给他们去想自己先回家被大家否决掉。拎着包跟着一群人后面,被施罗德搂着往霞飞路酒吧走去。

    透过酒吧彩色玻璃,里面人头涌动,伊万诺夫看样子是常客,进门直接走到舞池靠乐队旁的六张卡座围成的半圈处,对着胡文楷说:“老板,我去饭店时就安排人包下这张台了,最好的一张台,哈哈”。

    胡文楷无赖般的坐下,坚决不再喝酒,解开衬衫一半纽扣,打个响指招来招待:“给我泡杯龙井茶,给这几位先生和小姐上三瓶法国拉图、两瓶伏特加和一瓶巴黎香槟,再上点果盘和糕点”

    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美元当小费塞进服务生口袋。说完头躺在卡座背上闭上眼睛,伊万诺夫一脸惊奇的看着詹姆斯和施罗德,两个人摇摇头。

    卡罗塔淑女样举着香槟杯小口呷着,几个男的开始拼酒了,李丛山找着伊万诺夫左一杯右一杯喝着,敢情你们搞倒我后也内乱啊,胡文楷心里在笑。

    施罗德邀请卡罗塔跳舞,孙大明邀请张红芳跳慢三。没有人注意胡文楷了,胡文楷酒劲最强劲时过去了,把公文包交给没有怎么喝酒的王西海往卫生间走去。

    詹姆斯对伊万诺夫说:“胡,酒吧很熟啊,经常来?”

    “不可能的,他每天都在公司,晚上在家写文章,没有见他来过”伊万诺夫摇着头

    “去吧台找个女的邀请老板跳舞,在他回来的途中”

    “记住找个漂亮的”

    胡文楷在洗手间,冲洗下脸,对着镜子把头发整理好后往自己座位走去,走到舞池边,新的舞曲《蓝色多瑙河》刚好响起,一位穿正装舞裙舞鞋的金发美女拦住胡文楷邀请他跳华尔兹。

    他朝伊万诺夫处望去,那一群人都站起来笑着看着这他。胡文楷左手扶右胸,右手伸出,身体稍微前躬,右手搭上女伴的手进入了舞池。

    带着女伴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前世在广州获得国标第四名的胡文楷走着花步转着圈,腰腿很直,随着鼓点摆荡着,一曲结束送女伴回座位致谢后准备走开。

    他眼睛瞟了一下座位里几个rén dà吃一惊,一位带圆镜框眼睛短发瘦瘦中年人象教书匠,另一位化成灰都认识是jiǎng jiè shi。脑袋一闪那位中年人应该就是张静江,胡文楷微微一笑朝他们点了一下头,他是来享受人生的不想参与政治改变什么。张静江也点一下头回礼,jiǎng jiè shi压根就没有理会他。

    回到伙伴中,詹姆斯一定要他老实交代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伊万诺夫举着酒杯一定要和他喝酒,豁出去了喝了几杯伏特加他开始笑了。卡罗塔坐在沙发上沉思状看着舞池,施罗德推了推他,让他邀请卡罗塔跳舞。

    “美丽的卡罗塔小姐姐,能否邀请你共舞一曲嘛”

    “乐意之极,胡文楷小弟弟”

    尼玛什么节奏直接被调戏了,酒多的他身体彻底放松下来,带着卡罗塔在舞池中慢慢的从一边转圈到另一边,卡罗塔的裙子飘逸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诱人的奶香味,半边胸压着他的手臂,舞曲在不知不觉中结束,卡罗塔紧靠着胡文楷一起走回座位。

    亢奋的胡文楷lǎo xi惯又冒出来,拿起桌子上的一杯葡萄酒仰头就倒下去。卡罗塔拉拉他袖子:“胡文楷,不能再喝了会醉的”。

    “难得一起,高兴,心情难得绽放”

    “老板是永远不会醉的”伊万诺夫指着胡文楷

    乐队中场休息,几个家伙刚好和邻座的女子准备下舞池只有悻悻回来,借着酒劲发泄不满。施罗德捅了捅伊万诺夫朝胡文楷诺诺嘴,伊万诺夫一脸不解看着施罗德,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尊敬的老板,你是否可以上台演奏一曲,让詹姆斯他们好跳舞。”

    “胡文楷,别再理伊万诺夫他们,一晚都在针对你”卡罗塔不高兴的说

    酒劲正上头的胡文楷,随手又喝了一杯伏特加看着卡罗塔:“只要卡罗塔以后不再叫我小弟弟,改叫我哥,我为你们演奏一曲”掌声喧嚣声响起,一群喝多的人眼巴巴的看着卡罗塔。

    卡罗塔双手紧紧的缠在一起身体微倾:“一曲不行,三曲,要我们都满意的三曲,我要胡文楷唱三曲,我就以后改叫他哥。”

    “成交,不许耍无赖哦,只要有一半人鼓掌就算成功”

    酒多的他,已经不知道在哪个时空了,大步走向乐队处,抱上吉他,调整话筒,在话筒支架中间处夹好吉他麦克风。伊万诺夫在和乐队说着什么,胡文楷吸了一口气,对着话筒说:“今天有幸为卡罗塔小姐,献歌三曲”

    吉他和铉响起,沙哑的浑厚沧桑的男中音在空中弥漫开

    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

    看见一对恋人相互依偎

    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

    刹那间我泪如雨下

    昨夜我静呆立雨中

    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

    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

    不由得我已泪流满面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生命就像是一场告别

    从对一切说再见

    你拥有的仅仅是伤痕

    在回望来路的时候

    那天我们相遇在街上

    彼此寒暄并报以微笑

    我们相互拥抱挥手道别

    转过身后已泪流满面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心碎

    当我想你的时候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一些人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心碎

    当我想你的时候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轻轻拨动最后一根铉,掌声爆鸣。伊万诺夫大叫来首猛烈的我的老板。胡文楷鞠躬致谢掌声:“响应我朋友的要求,下面来首猛烈点的,卡罗塔小姐你同意吗?”

    卡罗塔站在那不停的点头,架子鼓手不知什么时候把架子鼓移到了胡文楷身边,举起棒子朝他点头,胡文楷弹起吉他等鼓手节奏合拍后说到:“花火,送给卡罗塔,我是你的花火”

    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

    包含所有荒谬和疯狂

    像个孩子一样满含悲伤

    静悄悄地熟睡在大地上

    现在我有些倦了

    倦得像一朵被风折断的野花

    所以我开始变了

    变得像一团滚动炽热的花火

    看着眼前欢笑骄傲的人群

    心中泛起汹涌的浪花

    跳着放荡的舞蹈穿行在旷野

    感到狂野而破碎的辉煌

    现在我有些醉了

    醉得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野鸽

    所以我开始变了

    变得像一团暴烈炽热的花火

    我开始变了

    我开始困了

    我开始倦了

    蓝色的梦睡在小车里

    漂亮的孩子迷失在小路上

    这是一个永恒美丽的生活

    没有眼泪没有哀伤

    看着眼前欢笑骄傲的人群

    心中泛起汹涌的浪花

    跳着放荡的舞蹈穿行在旷野

    感到狂野而破碎的辉煌

    现在我有些倦了

    倦得像一朵被风折断的野花

    所以我开始变了

    变得像一团滚动炽热的花火

    现在我有些醉了

    醉得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野鸽

    所以我开始变了

    变得像一团暴烈炽热的花火

    震撼的节奏,沙哑富有磁性的嗓门,让整个酒吧沸腾。

    他举起手压了压掌声:“下面一首,送给我的祖国也送给在场的每个人,我爱你中国”大声喊起来

    每当我感到疼痛就想让你抱紧我

    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样触摸我的灵魂

    每当我迷惑的时候

    你都给我一种温暖

    就像某个人的手臂

    紧紧搂着我的肩膀

    有时我会孤独无助

    就像山坡上滚落的石子

    但是只要想起你的名字

    我总会重拾信心

    有时我会失去方向

    就像天上离群的燕子

    可是只要想到你的存在

    就不会再感到恐惧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有一天这首歌会变老

    就像老杨树上的枝桠

    可我还会一遍遍歌唱

    它如同我的生命

    有些人会慢慢消失

    有些情感会渐渐破碎

    可你却总在我心中

    就像无与伦比的太阳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希望你把我记住你流浪的孩子

    无论在何时何地我都想念着你

    希望你能够知道你对我的意义

    无论在何时何地你就像我的生命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我爱你中国亲爱的母亲

    我为你流泪也为你自豪

    唱完掌声,哭泣声充斥酒吧。看见张静江、jiǎng jiè shi站在舞池中央用手绢在擦拭眼泪。

    胡文楷手在缓慢的扫着吉他,嘴里唱着:“卡罗塔,请叫声哥哥,卡罗塔,请叫声哥哥,卡罗塔,请叫声哥哥,卡罗塔,请叫声哥哥”全场附和着起哄在喊:卡罗塔,请叫声哥哥。

    卡罗塔跑上台一把将胡文楷拉下去,在他耳边叫道:“胡文楷小哥哥”。

    被几个家伙灌就算了,不停的有邻坐的过来喝酒。张静江和jiǎng jiè shi也过来敬了一杯酒,张静江说歌曲让他感动难得听见这么一首歌,詹姆斯和张静江认识。邀请两人过来一起坐张静江婉拒。胡文楷看jiǎng jiè shi有意想坐下但看见张静江婉拒也就不好坐下。

    张静江看出胡文楷是这群人的头,很客气的从身上拿出名片递给胡文楷,胡文楷从公文包里挑出一张有自己私宅电话的名片送给张静江。jiǎng jiè shi陪着张静江走出酒吧,路上很不明白问张静江怎么那么重视胡文楷。张静江就说了一句jiǎng jiè shi就不啃声了,詹姆斯是汇丰银行上海的常务副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