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兴业实业的第二次会议

作品:《民国的春秋

    傍晚六点,詹姆斯、伊万诺夫、施罗德、孙大明、王西海、李丛山、陈永成来到会议室,会议室黑板上写着《兴业实业第二次碰头会》。

    胡文楷拿起桌子上一条香烟一人发一包说:“八月是个攻坚月,各部门把这个月情况在会上做个仔细汇报,先从王西海开始,汇报公司制度建立情况,上次会议文件落实情况。”

    “制度方面,伊万诺夫经理和我制定了公司管理结构制度、公司重大事项请示制度、公司人员招聘制度、公司职工按年加薪制度、上下班考勤制度,以上制度均已开始执行,施罗德先生的财务制度上周以公司名义分发下去,执行情况由施罗德先生汇报”

    “上次会议要求,办公室以文件发个各部门,截止到今天下午只有财务部门有一个月情况落实汇报外其余各部门经多次催促都没有回复”

    胡文楷慢声说着“除施罗德、王西海、詹姆斯外其余部门负责人扣除当月工资5元,公司制度不落实,你工作做的再好也没有用,没有制度的支撑公司会象一堆散沙,制度是什么就是粘合剂,我们公司不需要人治需要的是制度。希望下次不要再出现这种状况。”

    “下一个,施罗德财务总监汇报财务状况。”

    “公司总资产已经突破二百万元,截止今天是二百三十七万两。地块从上次六块下降为两块,海格格路23亩,九江路和南京路交界处增加为23亩,房产三处:公司总部三层楼、家具厂和司各特路上兴业置业两层营业楼。囤积的商品住宅19处,吸纳购房定金73万元。”

    施罗德往下说:“公司资产大幅增值主要得益于地价这个月价格快速上涨,家具厂投资二十万元到年底开工正常情况下可以收回成本过半,加上土地是固定投资此项投资年底算是收回成本了。兴业置业在司各特路上新办公楼总共投资三十一万元,房产价值十八万元,装修十三万元,自购入房产后价格上涨10左右,装修价格超出想象。建议在11月前把28亩的地块尽快出手,资金需要流动才会有更好效益。”

    “嗯,下面孙大明汇报一下兴业置业情况”

    “自上个月会议结束至今,兴业置业成交房产壹佰九十八套,营业利润是八十多万两,预付收购房定金三十七万两,吸纳买房定金七十叁万两,司各特路办公楼已经装修接近尾声,准备在十月投入使用。招聘员工六人已经熟练开始工作。

    ”

    “好的,十月份你营业额需要翻倍,人员还需要招聘四人,要全部是女性”

    “老板,营业额翻倍我没有意见,但招聘的员工四人不能全是女性,至少半对半”

    “没有讨价还价余地,你三个月后就知道我的决定是英明的”胡文楷摆摆手压制孙大明的继续反驳。

    “下面陈永成汇报家具销售公司情况”

    “这个月家具公司,销售家具六万多两,利润一万两左右,主要原因是和家具厂分割后,大头利润被家具厂占去,公司开拓了欧美市场现在初始阶段收效不太明显”陈永成神态低落的汇报。

    “具体情况我知道,暂时销售进展缓慢可以理解,但销售人员队伍需要建立,需要培训,下周你公司人员和兴业置业的人员集中培训一周,公司要招聘欧美业务员开拓欧美市场。”

    “家具厂这个月就暂时不用汇报,家具厂公司会将其打造成出口基地,看家具销售公司进展将陆续建成高温烘烤车间,液压成型车间,伊万诺夫和元帅那边沟通一下,我们想从远东那边购买松木。”

    “下面请伊万诺夫经理汇报整个公司运转状态,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我就说一点,公司这块人手太少,财务上几个人负责财务,办公室就王西海和他手下一个员工,之外就没有人了,老板你经常不在办公室,下面公司都忙转了。我们这三楼看不见人,老板你看是不是需要招点人手?”

    “伊万诺夫经理,你职能是下面每个公司都要管理,你没事待在办公室干什么,员工是要招但公司不招人,我们公司选用的人必须经过下面部门使用过择优调入公司。”

    “各部门将所缺员工数字,下周前报到王西海处,招人到人尽快培训上岗,这段时间全力以赴兴业置业新地点开业。六点半了,我已经让王西海安排饭店了一起吃个饭”。

    一群人走到二楼时看见二楼兴业置业员工还在忙着资料归档,陈永成对孙大明一脸坏笑说:“大明,你部门不是招两个女员工嘛,叫上她们一起去吃饭”。

    “大明,中国有句话叫无酒不成席,无女不欢”伊万诺夫推着孙大明肩膀

    “那个卡罗塔是你认识的,你去请,另一个我请请看”孙大明把伊万诺夫拉下水。一帮人就站在二楼楼梯口等结果。胡文楷丢不起这人啊他是老板,拉着王西海先去饭店。走在路上对王西海说:“那两个女员工要是真来,记住要控制场面不能让她们喝酒,一帮光棍别搞出问题出来。”

    “老板,你放心,我有数,再说都是各部门经理看上她们也是福气啊”

    “我靠,什么鸟观点,男人不能在酒桌上轻浮女人这是素质问题,和你什么经理有什么关系。”怎么小小公司经理就有优越感胡文楷想不通,这年代估计也就这样吧。

    “我知道了,老板”

    “我们公司员工一律平等,除了薪水高低外,其余都没有区别,制度也是你们制定的,我就不唠叨了”。

    天边的晚霞映红天际,九月中旬傍晚凉风阵阵。胡文楷身穿西裤,白色衬衫,脚蹬一双定制小牛皮皮鞋擦的亮亮的,手拎公文包。

    霞飞路上行人很多,匆匆忙忙的,路边店铺已经早早的亮起了灯。小商贩挑着担子吆喝着糖水梅子,汤圆,桂花糕往弄堂里走去,卖水果的小商贩守候着每个弄堂口。

    王西海订的是一家鲁菜帮饭店,柔和的灯光大堂桌子上反射出光亮,顺着楼梯上二楼包厢一字排开,景阳冈是他们订的包厢。里面空间足够大,暗红的大圆桌上餐具已经摆好,十来张灯笼团凳,迎街的镂空窗户有层薄薄的纱布。

    摸摸口袋香烟丢在会议室了,胡文楷向王西海说了声,拎着包出去找香烟店买烟去。买烟回来包厢里已经人到齐了,他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几个老外也入乡随俗吆呼着要把李丛山、孙大明搞倒,公司中层第一次聚餐胡文楷吩咐王西海菜搞好一点,酒就上茅台和五粮液。

    先齐干了一小杯酒,坐在伊万诺夫旁边的卡罗塔不高兴了说:“请我们来吃饭,就看你们男人喝酒,我们连饮料都没有”

    伊万诺夫站起来:“卡罗塔,你是喝葡萄酒还是饮料?”

    “喝点葡萄酒吧,张红芳不能喝酒就喝饮料。”

    胡文楷这才仔细看对面的卡罗塔,火红的卷发被扎成马尾巴,五官轮廓分明,蔚蓝色眼瞳,微微翘起的鼻子,穿着一件蓝色碎花丝绸连衣裙,身材拥有日耳曼民族的优点,凹凸有致,一口流利的吴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