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降服

作品:《诸天之最强反派

    嘭!

    剑光四起漫天乱舞的槐树根须被一一切断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如同普通的老树枯根一样变得干枯,很快,便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一旁的小倩见此眼眸光芒闪过,神色之中有种异样的情绪几乎快掩饰不住。

    “她没骗我!这个姐姐没骗我,她真的能够杀死姥姥!”

    小倩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在姥姥的地盘还能这般大杀四方的。

    白玉清此时攻势已然大涨,接连的进攻让她已经将气势叠到了巅峰,刀气随着她每一次挥舞都会有许许多多的藤条被斩断,剑气就更加不用说了,漫天剑气已经开始冲入下方密林之中疯狂的肆虐着底下的树妖藤蔓以及枝条。

    “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姥姥我修炼千年实属不易,如果道友今日如果能够放我一马,他日我必然为道友所用!”

    见自己诸多手段都奈何不得这能够源源不断释放剑气的白衣女子,千年槐树精不由的急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剑法,能够分化数百,而且威力依旧能够保持本体飞剑的八成左右,依旧凌厉非凡。

    这种剑术显然不是燕赤霞那大胡子的乾坤道能够比的,乾坤道借法虽然借的是真仙法力,可如今真仙真佛早已不再世间,所借的还不是自己的法力,这样一来威力比起白玉清的万剑诀自然大有不如。

    而且还令千年槐树精惊恐的还有对方那恐怖的刀法,起初的刀势还不怎么样,直到第三刀之后的每一刀,都恐怖至极。每一刀都如同一座山峰压过来,恐怖的气势仿佛要碾碎一切。

    对方明明只有金丹后期水准的实力,为何真实实力水准竟然这么恐怖?

    莫不是此人得了那真仙真佛在世间的真传?

    这般说的话,也的确能够解释的通,为何区区金丹便能越阶威胁她一个炼神反虚修为的老妖了。

    “大仙!大仙饶命啊!~”

    此时千年槐树精已经顾不得脸皮了,自从想到白玉清可能是得了真仙真佛的真传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侥幸,开始疯狂的求饶起来。

    真仙真佛的真传可不是一般普通货色能比,传闻数千年真仙真佛还存在这片世间时,就算是最弱的真仙真佛的一滴血液都能让凡人直接凝结金丹,更何况是一本真传!

    她甚至还知道占据了枉死城的黑山老妖之所以如此凶焰滔天,听说是得到了地藏王真佛遗落在地府的真传,从而凝结了山岳鬼体在地府称王称霸!

    可如果这要是真仙真佛在世的年代,黑山老妖这种实力也就地府打打杂还行,称王称霸的话,除非是脑袋被门夹了,否则任何一位判官,黑白无常都能轻易缉拿黑山老妖的鬼体。

    至于人间界,千年槐树精知道自己这种实力放在数千年前,那就是妥妥的小妖,属于跟着妖王混的小头目而已。

    所以真仙真佛不在的世间,千年槐树精知道真传的珍贵与恐怖,它能够让一个人迅速崛起,甚至在这一方世间称王做祖!

    当然千年槐树精这般不要脸的求饶也是打着往后能够从白玉清哪里学个一招半式的打算。

    白玉清听到千年槐树精这么一说,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攻势也猛然一骤。白玉清思索了片刻之后,旋即无数的剑气开始尽数收回,化成一道剑光被白玉清吸入口腔之内消失不见。

    “上仙好神通!”千年槐树精丝毫不吝啬自己对白玉清的夸耀。

    “拿出你的诚意出来!”白玉清丝毫不理会千年槐树精的马屁站在半空之中脚踏剑光冷冷的看着槐树精。

    “上仙稍待!”伴随着话语落毕,过了片刻一根树藤卷着一个像是陶瓷坛子一样的东西递到了白玉清的面前。

    “这是何物?”

    “上仙您先前不是说看上了,小的这里的小倩姑娘吗?这是小倩的骨灰坛,从此以后小倩就是上仙您的了!”为了能够获得白玉清的好感,这千年槐树精竟是毫不犹豫的就将手底下的小倩拱手让人了。

    这让白玉清面色一黑,心说你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前面还叫囔着小贱人,下一秒就成上仙,还立马把小倩给卖了。

    底下的小倩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她虽然很想脱离姥姥的掌控,可当看到姥姥竟然毫不犹豫就将自己拱手让人,她还是不禁一阵神伤。

    结果骨灰坛,稍微用神念探入,果然能够联系到远处一道熟悉的魂体之后,白玉清手一翻直接当着千年槐树精的面将骨灰坛收入了储物戒指当中。

    ‘果然此人得了真仙真佛的遗落之物,听说数千年前修士大多随身携带储物法器。’

    看在眼里的槐树精心里暗暗觉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服侍这女仙子吧,斗肯定是斗不过的,那凌厉的剑气,以及霸道的刀势,都不是她能够抗下的。

    如果老老实实服侍对方,说不定还能会被赏赐几件不错的真仙真佛遗物也说不定。

    “上仙且快随我来小的洞府之中,小的已经备下灵酒灵肉!”

    “嗯!”白玉清也没有拒绝只是微微点点头,她如今虽说已经将剑气收入体内,但只要有任何异样,她就能瞬间唤出剑气。

    而且如今罗汉金身决第二层小成马上就要大成的本体,试问抗下几次偷袭还是能够做到的,而且如果对方下毒她也不惧,本身本体就是白骨,本体就相当于法器,下毒是根本影响不了她的。

    除非是那种能够污秽法器的肮脏之物,否则白玉清根本就不惧任何毒物。

    种种之下,让她根本就不惧这千年槐树精的任何手段,这是完完全全的克制对方,除了境界之外稍逊一筹。

    槐树精此时化成了一个有着男性阳刚之气又有女性阴柔之美的双性人气质的高个女子,她领着白玉清来到丛林之中一颗苍天巨树下,她轻轻一点巨树的身子,巨树的中间瞬间就出现了一个溶洞,里面灯光璀璨。

    白玉清也不疑有他径直跟了进去。

    进入里面白玉清才发现里面的装潢竟然如同一座小型宫殿一般辉煌,到处都是灯光点缀,以及摆满了珍贵的绫罗绸缎以及珠宝装饰。

    “上仙请上座!”

    白玉清见此也不推辞,径直来到了宫殿中央的座位坐下,下方面左侧槐树精也坐了下来,她轻轻拍了拍手,便见一拍身穿薄纱的女鬼施施然然的飘了进来。

    很快这些女鬼就开始翩翩起舞,这些女鬼本身就是那种半漂浮的状态,轻飘飘的,再配合这种舞姿,倒是有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

    桌案上摆放着诸多的水果吃食以及酒水。

    “上仙,这是我从附近天地元气浓郁的灵山上采集露水酿造的灵酒,还请上仙品尝。”

    白玉清微微尝了尝这酒水,一抿便感觉一股子浓郁的元气汇入本体,这方世界元气浓郁度远胜三国和蜀山,自然酿造的酒水蕴含的元气也远胜前者。

    这一顿大餐,白玉清吃的很畅快,酒水喝了不少,直到那千年槐树脸都快绿了的时候,白玉清才罢休。

    吃饱喝足,白玉清就回到了兰若寺,同时告知她们没事不要来兰若寺打扰她。同时也告诫她们,在兰若寺外害人,她不会理会,但是在兰若寺害人,她便会出手。

    当然白玉清还有话其实没有说给槐树精听,那就是在外面出了事也不要来找她

    不过白玉清降服槐树精也是有原因的,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她不想这么直接完成第二阶段任务,她不敢保证如果杀了槐树精,洞天判定她完成第二阶段任务之后,那个可选项盗取掌中佛国的任务是否会消失。

    虽然她可以选择不经过任务就直接去盗取,可总怕万一,万一这边完成任务了,那个可选项任务消失之后,是不是也意味着黑山老妖将秘法转移了?

    任务和世界本身的走向肯定是有某种联系的,在这种大神通秘法的情况下,白玉清不会去赌。她想要稳妥的先完成盗取任务,再考虑得失是否需要斩杀槐树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