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老妖娶亲

作品:《诸天之最强反派

    月落日升,很快中元节就到了。

    中元节,又称鬼节,乃是阴曹地府鬼门大开的日子,届时天地阴气也会在这一天达到极致,所有尚未投胎转世的鬼魂便可趁次机会前往人间,去见亲人们一面。

    但总有些孤魂野鬼无处可归也无人祭奠,只能四处飘荡,体质偏差的人撞见了,很容易便会发生危险,是以也就有了中元节半夜不出门的说法。

    而在如今倩女幽魂的世界中,阴阳本身就处于失衡状态,一到中元节,人间就宛如鬼蜮,阴气浓郁至极。

    眼下刚刚过了正午,按理说此时应当差不多也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之际,可平地里阴风已经四起,薄薄的白色雾气慢慢升腾起来,弥漫在空气之中,雾气越来越浓郁,视野越来越窄,到了下午三点时分,雾气已经十分的浓郁,只能依稀看到身前十米多远的地方,许多未烧尽的冥纸在半空中飘荡着,看起来格外渗人。

    此时兰若寺数百米的高空之中,一道剑身托举着一道倩影,白玉清此时就屹立在飞剑之上,一身白衫在风中飘荡。

    身在高处,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雾气中孤魂野鬼成群结队密密麻麻,这种鬼山鬼海的景象就算人世间最繁华的集市也无法媲美。

    甚至于白玉清进入这方世界几个月见到的人,还没有今天的鬼多。

    而此时下方一道黑影飞速升空,略有些吃力的悬浮在白玉清对面,有些犹豫,半响还是蠕动着嘴巴,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上仙,我们非要今日中元节这天进入枉死城吗?不如还是先算了吧,黑山老妖平时轻易不能离开阴间,平日去自然有大把的机会。只是今天是中元节,阴阳交泰之中阴气最重之日,只怕今日黑山老妖能够发挥出平日里数倍的实力,不容小觑啊!”

    白玉清自己记得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曾告诉过这千年槐树精,今天她会有什么针对黑山老妖的举措。

    看样子和聪明人合作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甚至连话都不用说透,光是这一段时间她不断让千年槐树精调查黑山老妖的一举一动,这老妖婆就猜到了白玉清到底想要做什么。

    “无妨,我要做的事情,错过了今日,往后也就没有机会了。只是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不会做任何背叛我的事情吧?”

    “上仙放心,小妖晓得!”

    千年槐树精连连擦拭了一番额头上的冷汗,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虽然她也时常打探这小姑奶奶的心思,但除了对方对黑山老妖有些谋划之外,她根本猜不透其他的任何心思和举措。

    眼下被这姑奶奶再这么一敲打,她惊骇之余也是更加不敢有别的心思。她知道这姑奶奶为什么敢有这份依仗。

    如果她这么一通报,让手底下的女鬼前去通报,或许黑山老妖根本就不会信。如果她自己前去通报今天开始中元节,在阴间的黑山老妖见到她这个老熟人,估计会恨不得直接生吞了她。

    她虽然明面上和黑山老妖有些交情,可是她十分清楚,如果当两者原本的那道阻隔两人的墙不见之时,那也就是她命丧之时。

    中元节人间阴间将再无分别,往日前去阴间,就算察觉到有些不对也会立马回到阴间,这样就算黑山老妖有想法,也无济于事他根本无法追到阳间来。

    但今日不同,只要她这颗老槐树精,敢去阴间,那不死都得脱一层皮。

    对于鬼修而言,妖类的精魄或许对于他们更有裨益!

    至于等中元节过去再去通报这就更加不可能了,说不定这姑奶奶都已经得手了。

    白玉清自然不知道自己随便恐吓的一番话,在这千年槐树精脑海中竟然脑补出这么一大串的理论想法,如果她知道肯定要佩服的五体投地。

    “对了,小倩打扮的怎么样了?”

    白玉清询问道,虽然这是加成亲,但该做出来的伪装还是需要的,她可不希望这次行动因为成亲这个诱饵的原因而失败。

    就在这时,下方一阵敲锣打鼓之声陡然响起,唢呐震天,演奏着喜庆的音乐,好似迎婚一般,很快一队队鬼影在白雾之中渐渐显露出来。

    虽说这音乐十分喜庆,和正真的阳间成亲没有两样,但是这迎亲之人一个个面色惨白,宛如死尸一般的神情这就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渗人了。

    当先的是一群乐师,穿着白色丧服,手持白纸做的喇叭唢呐,虽说是白纸,可在他们嘴中却吹得震天响,七八个女鬼跟在他们身后,捧着祭奠时用的铜盆,不停的抓起一把冥钱,好似天女散花一般,扔到半空中,将冥钱铺满所过的沿途一地。

    再往后,便是一队队鬼卒鬼将,里面有恶鬼有骷髅将军有僵尸,都穿着深褐色的冥甲,手持这刀枪斧钺,面目狰狞,环绕在金丝雕龙的步撵周围,两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恶鬼各持着一杆旗帜,上面分别写着‘枉死城’,‘黑山大王’几个字眼。

    步撵笼罩着一层黑纱帷幕,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何人。

    “吉时已到,新人还不速速出来?!”

    步撵帷幕之中此时传来一声宛如乌鸦嘶鸣一般的声音,十分难听。

    聂小倩此时早已经按照白玉清的吩咐在兰若寺门口等候,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姐姐要她嫁给黑山老爷,但是她知道白姐姐不会害自己。

    不过此时被这道声音这么一喊,聂小倩脸上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惊恐之色,脚都有些发软,实在是这声音太过于渗人。

    “不用怕!按照我说的行事,放心有我在!”

    就在这时,白玉清的声音却是出现在聂小倩耳旁,好似紧贴着她说的悄悄话一般,这是白玉清最近琢磨出来的神念传音,算是一般地仙境界都会的小手段,当然元神强悍之人也能提前掌握。

    “嗯!”

    聂小倩在心中很高兴的允诺,就知道白姐姐不会抛弃我!

    聂小倩很快就在这支迎亲队伍中慢慢的消失在白雾之中,而白玉清站在半空中,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在下方鬼魂眼中出现过。

    “上仙,接下来该怎么做?”既然觉得拿这姑奶奶没办法的千年槐树精,觉得反正已经上了贼船,还不如想办法多出点力,这样一来或许还能让黑山老妖那家伙多出出血!

    燕赤霞刚刚带着宁采臣进城,燕赤霞早在一月之前就已经暗自护送宁采臣这傻乎乎的家伙离开了兰若寺附近,不过刚好宁采臣这倒霉孩子遇上了劫匪,没办法看不下去的燕赤霞只能是拔剑相助。

    其后燕赤霞便准备返回兰若寺,毕竟兰若寺那里还有一头千年槐树精,他可不希望自己走了,那寺庙中的同道中人白姑娘惨遭了槐树精的毒手。

    可是事与愿违,刚好附近的村落有不少人死了,据说是被厉鬼索命了,听到这消息的燕赤霞哪里会放着不管。

    就这么为了解决这事情在这村落就待了些日子,结果等了十天半个月,除了偶尔看到村子里有人咳嗽得了一些小病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

    事后了解发现,这什么厉鬼索命根本就是村妇危言耸听,实际不过是刚好几个人一起得了重病过世了,其中一个还是太过于年迈的原因。

    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后,正准备返回兰若寺,不成想竟然又碰到了宁采臣,一番交谈才知道这家伙竟然又过来要账了。

    无奈之下这才陪同进了城。

    不过两人刚进城,就看见一对成亲的队伍吹着唢呐从身边走过,还看到中间有一顶带着纱帐的娇子从两人面前飘过,宁采臣甚至看见轿子里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美女,宁采臣一看眼睛都直了,绝世美女,那种远非世俗之间的庸脂俗粉。

    “大胡子,这是谁家的大家闺秀啊,可真漂亮。”宁采臣感叹道。不过他见燕赤霞半天没回他,他回头一看,顿时感觉从脚底板直冒凉气。

    “燕燕大侠!你你看见没?!”此时吓得连对燕赤霞的称呼都改了的宁采臣几乎就差抱着燕赤霞的胳膊了。

    燕赤霞没好气的瞪了宁采臣一眼,这家伙,平日里整天一个大胡子大胡子的,这一到危机关头就立马变成了燕大侠!

    “阴司鬼蜮!今日是何日?”燕赤霞眉头紧蹙询问道。

    “七月十五!”宁采臣几乎是不假思索立马道,他现在可害怕了,生怕眼前这些面色惨白的家伙突然朝他张开血盆大口。

    放眼望去,这周围几乎都是面色惨白,甚至还有些保留着死前惨状的鬼魂在游荡着,看的宁采臣眼眶一阵抽搐。

    “不好!阴阳失衡,今日阴气是全年最盛之日,我们已经误入阴司鬼蜮了!”

    燕赤霞脸色此时也是陡然色变,原本他还以为只是误入鬼市,鬼市他偶尔也曾进入过,想要出去很简单,而且只要小心,像他这种玄门中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甚至一些厉鬼看到他身上的气息都会远远避开。

    但眼下则不同浓郁至极的阴气,甚至完全遮蔽住了他身上的玄门气息。

    这里其实已经属于阴间了,在这里施法,威力只怕不足平时的五成,这要是燕赤霞脸色大变的原因。

    “和你小子一起果然没有好事!”

    燕赤霞恶狠狠的瞪着一脸无辜状的宁采臣没好气道,他算是发现了,这一路过来,但凡碰到宁采臣这家伙就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