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老头子特别帅

作品:《全职医圣

    熊长龙闭着眼号了半天,又换到病床的另一侧,让赵冬冬伸出左手,把大拇指搭上去,闭上双眼,用指腹去体会赵冬冬脉象的变化。

    过了许久,他缓缓地把手收了回来。周茹君连忙问道“熊院长,冬冬他怎么样啊?”

    “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熊长龙用手往外指了指,说道“走,咱们到会诊室,我看看影像资料,再详细说吧!”

    于是众人都起身跟着熊长龙去了会诊室,方胜雪也轻轻拉一下任江驰的衣袖,跟了过去。

    到了会诊室之后,熊长龙从牛大宝手里接过赵冬冬的x光片、ct片以及b超影像治疗,一一夹在在观片灯箱上,戴上老花镜逐个的观察起来,一边观察还一边反复对比。

    足足观察了有近二十分钟,熊长龙才摘下老花镜,坐回到会议桌前。

    “熊院长,怎么样,查到病因了嘛?”周茹君迫不及待地问道。

    “周局长,你先别急,让我跟钱院长以及牛主任再讨论一下。”熊长龙单手往下轻轻一压,转身看向钱方照,“钱院长,你对冬冬的病情有什么看法?”

    钱方照歉然一笑,说道“老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搞心内科出身。对骨伤科完全是个门外汉,你问的意见可真是问道于盲了!”

    周茹君眉毛就蹙在一起,“钱院长,你们医院就没有骨伤科出身的领导吗?”言外之意就是责备市人民医院为什么派钱方照这个搞心内科的副院长过来。

    钱方照连忙回答道“周局长,我们医院只有一位退休的副院长是搞骨伤科出身的,可是他一个月前就去东戴河海边疗养了。其余的副院长,都不是骨伤科出身。”

    周茹君轻轻哦了一声,这才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

    钱方照就用手指了指牛大宝,说道“牛主任,你是咱们医院骨伤科的领头人,还是由你来谈一谈吧。”

    “钱院长,熊院长,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诊断是轻度化脓性关节炎。”牛大宝苦着脸说道,“至于其他可能,我暂时想不出来。”

    “呵呵,”熊长龙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大宝,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冬冬有可能患的是幼年特发性关节炎?”

    “幼年特发性关节炎?怎么可能?”牛大宝断然否定了熊长龙的意见,“按照国际风湿病学联盟儿科常委专家组的定义,只有在儿童时期不明原因关节疼痛持续6周以上,才能够被确诊为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冬冬从发病到现在还不到两周,又怎么能够确诊为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呢?”

    “大宝啊,这就是你食书不化,不知道灵活变通了!”熊长龙用手虚点了点牛大宝,严肃地说道“如果严格按照6周的时长才能够确诊为幼年多发性关节炎的话,那么我来问你,在确诊之前这6周,孩子的病难道就不是幼年多发性关节炎了?如果不是,它又该叫什么病?而这个病是不是满了六周,就不会被叫做幼年多发性关节炎了?”

    “啊……这个么……”牛大宝被熊长龙质问的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熊长龙轻轻摇了摇头,接着往下说道“所以呢,不明原因关节疼痛持续6周以上,只能当做诊断幼年多发性关节炎的充分条件之一,但是却非是必要条件。”

    “要诊断冬冬是不是换上了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还要看另外一个定义,那就是幼年特发性关节炎是小儿时期常见的一种结缔组织病症,以慢性关节炎症为主,并可能伴随着全身多系统伤害!”

    听到这里,牛大宝似有所悟,望着熊长龙道“熊院长,你的意思是?”

    “没错!”熊长龙站起来,重新回到观片灯箱前,先用手指着赵冬冬肩关节的核磁影像,说道“先来看这一张影像资料,右核磁提示右肩关节少量积液!”

    然后又用手指着旁边一张赵冬冬的骶髂关节ri+增强影像资料,说道“双骶髂关节滑膜增厚强化,盆腔有少量积液,请结合临床!”

    “再看这一张!”熊长龙又用手指向了腹部b超图像,说道“超声提示肠间积液,腹腔淋巴结肿大,建议结合临床!”

    说到这里,熊长龙激动地用手花了个大圈,把三张影像资料全部包括在内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提示着什么?我的牛大宝牛主任,这提示着我们冬冬同学明显有全身系统伤害的迹象啊!”

    “是啊,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啊!”牛大宝用力捶着自己的大腿,懊恼的说道。

    周茹君却听得全身一软,差点没有从椅子上摔下去,“熊院长,你是说我家冬冬全身系统都受到了伤害吗?”

    “周局长,你不要担心,千万不要担心!”熊长龙连连冲着周茹君摆手,笑着解释道“这只是出现了可能的迹象,我们发现的早,只要及时处理,冬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跟正常人完全一样!要知道,按照国际风湿病学联盟儿科常委专家组的意见,要持续六周以上才能确诊,然后针对性的做治疗,而我们现在呢,距离冬冬发病才刚刚十天,只要马上展开治疗,完全可以把这个病症扼杀在萌芽之中!”

    “熊院长,谢谢你,太谢谢你了,请你抓紧时间给冬冬做治疗吧!”周茹君连声催促的,一腔柔肠完全牵挂在孩子身上。

    “好的好的。我这边再跟牛主任确定一下,就立刻展开治疗。”熊长龙点了点头,扭头望向牛大宝,“大宝,你对我的诊断还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啊?”

    “没有了,没有了!”牛大宝连连摇头,表示对熊长龙心服口服,不过他却又提出了一个疑问,“熊院长,虽然确诊了孩子患的是幼年特发性关节炎,但是这个病治疗起来不但过程很长,也非常棘手,稍有不慎,就会有并发症出现,您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呵呵,”熊长龙拍了拍自己的急诊箱,双目熠熠生辉,“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对西医来说是一个难题,但是对中医来说,却算不上什么有难度的挑战。如果我连这个病都治不好的话,早就被人从天阳医学院副院长的位置上赶下去了,不是么?”

    “怎么样?”坐在会诊室末尾的方胜雪兴奋地拍了一下任江驰的胳膊,“熊院长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帅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