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814 我曾经骗过然然?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温然觉得,墨修尘的笑太过高深莫测。

    她眸子闪了闪,心头某种猜测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她压了下去,他不可能看出她是装睡的!

    墨修尘下了楼,几步走到她面前,眸光温柔地看着她:“然然,喜欢睡觉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吃过早餐,还可以继续睡。”

    温然哼哼两声,“你们说得我像猪似的,我才不睡呢,吃早餐去。”

    她说完,大步朝厨房而去,墨修尘的目光追随她进厨房,温锦淡淡地说:“你今天不用去公司的话,可以陪然然出去走走。”

    听见温锦的话,墨修尘收回视线,眉峰轻蹙了下:“一会儿还真要回公司。”话音顿了顿,又朝厨房方向看了一眼,听着温然和李阿姨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他稍稍压低了声音,“我要是一整天缠着然然,她一定会烦我的。”

    温锦眸底闪过一抹犀利,继而勾唇一笑,对于墨修尘的话十分认同:“她一定会。”

    他了解自己的妹妹,她心里的结若是没有解开,他们身边这些人怎么相劝都没用,除非哪一天她想开了,或者,墨修尘能记起往事,用自己的深情打动然然。

    在这之前,她对墨修尘怕是既想靠近,又不敢太过亲密的。

    温然帮忙端早餐,温锦和墨修尘坐在餐桌前聊天,在温锦看来,失了忆的墨修尘,似乎比之前更好相处了些。

    对他的态度,也比之前的墨修尘更好。

    有温锦在,温然不用和墨修尘单独相对,餐桌上,气氛很好,吃过早餐,墨修尘和温锦都相继去了公司,温然去花园里给她的花浇水。

    手机响起时,温然刚浇完水,放下水壶,坐到院子里的藤椅里,愉快地接起电话:“喂,筱筱!”

    “然然,你今天起床蛮早的嘛,昨晚墨修尘没留下来过夜?”

    电话里,白筱筱暧昧的声音传来,温然好笑的骂,“白筱筱,你还能再污点吗?”

    “哈哈,都说小别胜新婚,然然,你和墨修尘分别了几个月,我以为你们,昨晚你不是都陪他参加宴会了,老实交代,你们有没有……”

    “你怎么知道我参加宴会?”

    温然打断白筱筱的话,昨晚的她和墨修尘也只是去现了个身,没一会儿就离开了的。

    “我当然知道,不仅知道你陪着墨修尘参加了一个宴会,还知道,你遇到了齐美铃,然然,她怎么欺负你了?”

    说到最后,白筱筱的语气由调侃变成了关心。

    温然眸底闪过惊愕,诧异地问:“筱筱,你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啊?连我遇到齐美铃你都知道,难不成,昨晚你也在?”

    “你猜!”

    白筱筱在电话里大笑。

    温然心思速转,脑中闪过几种猜测之后,她眸光变了变,再开口,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压抑的情绪:“是不是洛昊锋告诉你的?”

    “然然,洛昊锋又没去,你遇到的是齐美铃。”白筱筱在电话里纠正,但怎么听,那语气,都不正经。

    反而带着揶揄。

    温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平静的心湖似被一阵微风吹起了层层涟漪,她捏着手机的力度紧了紧,“是修尘告诉洛昊锋,洛昊锋告诉你的。”

    “然然,你怎么一下就猜到了,太没意思了,不过,你肯定猜不到墨修尘对洛昊锋说了什么?”白筱筱得意地说:“墨修尘对你的好,我真的都要嫉妒了,然然,你一定是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这辈子才会有墨修尘那样的绝世好男人,连不记得你,都处处护着你。”

    温然抿着唇,心里情绪激荡。

    就算她不知道修尘具体说了什么,也知道,修尘一定是警告洛昊锋的话。

    因为她昨晚说过,那个齐美铃喜欢洛昊锋,把她错认成了白筱筱,只是没想到,修尘因为那小事,就去警告洛昊锋。

    “那你不是也拯救过银河系?洛昊锋一定是怕你被齐美铃欺负,才会打电话提醒你,她来了g市。”温然反唇相击,洛昊锋虽然和筱筱分了手,但他对她,还是喜欢着的。

    这一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白筱筱突然没了音。

    因为温然说中了她的心事,她沉默了许久,才闷闷地说:“然然,你陪我去相亲。”

    “啊,你这话还真够跳跃的,怎么一下子就跳到相亲上面来了?”温然语带笑意地问,她知道白筱筱出去玩了半个多月,回来肯定少不了被逼着相亲。

    “我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让你陪我相亲啊,然然,你现在哪里,我去找你。”

    她的窝太多,白筱筱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了。

    “好,我等你。”

    温然告诉了白筱筱,她现在温锦家,白筱筱说见了面再聊,就挂了电话。

    康宁医院

    顾恺的办公室里,墨修尘靠坐在沙发时,修长白晳的长指轻抚着玻璃杯,一派清贵俊雅。

    坐在他对面沙发的顾恺审视地看着他,半晌,才说:“修尘,你的记忆能不能恢复,这个不好说,因为当初手术的时候,傅经义损坏了你储存记忆的海马体……”

    顾恺讲到一些医学术语,墨修尘微微凝眉,他不懂顾恺说的那些,但大体明白了,他的记忆因为是被人为删除的,和一般萎缩,大脑记忆退化的人不同。

    “可以尝试一下,让人陪着你一起重新经历过去的事。”

    “我曾经用生病骗过然然吗?”墨修尘平静地问,顾恺眸子闪了闪,点头,又摇头,在他疑惑地眼神里,解释道:“你不是用生病,是用车祸装死,骗过然然。”

    “车祸?”

    墨修尘拧起眉,努力想想起些什么,可是大脑里一片空白。

    “我为什么要装死歁骗然然?”

    顾恺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才不紧不慢地说:“原本,然然发过誓,不告诉你关于以前的事,也不让我们说,但你现在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也没什么好再隐瞒你的。”

    “我并不在乎她发的誓。”墨修尘敛了神,语气有些沉。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