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809 你敢泼我一身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g市某酒店门前铺着长长的红地毯,七彩灯光下,一对对衣着光鲜的男女踏着红地毯走进酒店。

    奢华的阿斯顿从远处驶来,缓缓停下。

    最先下车的人,是墨修尘,一身剪裁合理的手工西服勾勒出他性感体魄,身躯颀长挺拔,气质清贵俊雅,有着一眼便让人深陷不可自拔的男人魅力。

    他大步绕过车身,亲自给车里的女子开了车门,微微弯腰,眸带笑意地朝她伸出去手,薄唇轻启,温言出声:

    “然然,下车。”

    车内,温然犹豫了下,把手放在他掌心,立即被他温柔地握住。

    她下车,抬眸望向他。

    水眸撞进他深邃如潭的眸,心跳,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墨修尘凝视着她精致清丽的脸蛋片刻,眸光下移,自她娇嫩的唇,滑到她初裸露的香户,好看的眉头不由得轻轻蹙了起来。

    “怎么了?”

    温然见他盯着自己皱眉,她也连忙低头去看,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今晚的她,穿了一条红晚礼服,虽然只化了淡妆,头发简单的盘了起来,比之平时的娇俏,此刻漂亮妩媚,又不失优雅高贵。

    墨修尘在看见换上礼服的她时,眼里的惊艳之,她此刻都还记得。

    实际上,她和他做夫妻的那几个月,也没有陪他出席过这样的宴会,那次参加他们公司的庆功宴,她还是穿着平日的衣服去的。

    今晚,温然之所以答应,不仅是因为墨修尘那些让她无法拒绝的理由,还有着她小小的私心,因为她和修尘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一个宴会上。

    她希望,场景重现,能让他想起过去。

    墨修尘如潭的深眸凝视着她,薄唇抿了抿,又微微一笑,轻声说:“没什么,我们进去。”

    其实,他想说的是,她太漂亮,他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了。

    她的裙子虽然过膝的,但胸前大片肌肤还是露在外,香肩白嫩如藕,红礼服衬得她比平时更加成熟,妩媚。

    “好!”

    温然笑笑,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墨修尘却抓着不松开,还顺势把胳膊与她手臂相挽,两人的关系,因为这看起来很正常的行为而一下子变得亲密,暧昧了起来。

    走进宴会大厅,宴会方主人立即迎了上来,和墨修尘打招呼,墨修尘听着对方称呼温然墨太太,嘴角弯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温然见到宴会方主人,有些诧异。

    对方是集团的一个并不重要的客户,这个宴会,是他给他太太办的,墨修尘会参加这样的宴会,温然倒是没想到。

    显然,不仅是她没想到,连人主家也是没有想到的,才会在看见墨修尘出现时,那么欣喜热情。

    墨修尘和对方客气了几句,立即又许多人围过来,温然看见这情景,轻声说:“修尘,我先去那边。”

    “好!”

    墨修尘温柔地说:“我一会儿去找你。”

    温然端着一杯饮料出了大厅,站在外面透气,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白小姐。”

    这声音有些熟悉,温然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又不是叫自己的,她便没有在意,而是眸光看向不远处的一盆开得正艳的兰花。

    风拂过鼻尖,带着淡淡地兰花香,很是好闻。

    “白小姐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有人走到她身旁,那声音第二次响起,带着一丝被人无视的不悦,温然怔了下,转眸看去,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齐美铃,温然眸底掠过惊愕。

    “齐小姐?”

    她疑惑地开口,这么巧?

    在这里也能遇上,这个齐美铃还不知道她认错了人吗?

    “白小姐这么惊讶在这里遇见我吗,我是来给我小姨过生日的。”

    齐美铃一脸高傲地看着温然,眼睛盯着她,见温然看了她一眼,就调开了视线,她笑着问:“白小姐是在找昊锋哥吗,他没有跟我一起来,你今天怕是见不到他的。”

    温然想笑,她不过是不想看着她那张脸,才调开了视线,怎么在她眼里,就变成找洛昊锋了?

    她也真的笑了,眸光重新迎上齐美铃那双写着妒意和傲慢的眼睛,云淡风轻地说:“齐小姐误会了,我只是觉得那盆兰花开得很美,看着它,让人心情舒畅。”

    “白小姐的意思,是我长得太难看,污了你的眼,还是让你看着不舒服?”

    齐美铃脸一变,洛昊锋不在这里,她也不必要装温柔给谁看。

    昨晚在c市,她就想教训这个白筱筱,让她长得记性,她齐美铃看上的男人,不是她能抢的。

    不想当时被覃牧阻止了,她心里一直记着,原想着给她小姨过了生日,她在g市待上几天,却让她这么快就又看见了白筱筱。

    “齐小姐的想像力真丰富,不过,我没有拿你和花中君子比的意思。”

    “白筱筱,你不要以为昊锋哥喜欢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以为我听不出你带刺的话吗,你说我不配和兰花比,你觉得你自己就配吗?”

    温然有些头疼,这个齐美铃,简直是疯狗啊。

    不过,她刚才似乎真有那意思,她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当然不配和花中君子相比。

    “白筱筱,我警告你,以后不许再纠缠阿锋,我和阿锋今年年底就会订婚,明年春天会结婚,你要是敢再出现在他面前,我一定让你好看。”

    齐美铃气愤地瞪着面前的白筱筱,她越是一脸的平静,她心里就越是恼恨,只要一想到洛昊锋喜欢她,齐美铃心头就怒意翻滚,越想越恨,她话落,突然歁身上前,一手朝温然的胳膊抓去。

    温然眸子微眯,本能的身子微闪,躲开她抓来的手,杯中的饮料倾斜,泼向齐美铃的胸前。

    “啊!”

    齐美铃一心想教训温然,不料她会躲闪,更想不到,她躲闪之余,还会反击,把饮料泼了她一身,她尖叫,低头看着自己面前湿了一片,还有液体顺着她肌肤往下淌,心头怒意上窜,声音尖锐而发颤:“白筱筱,你居然敢泼我一身?”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