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788 你演戏的功夫真好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想到这里,程佳心下一横,决定豁出去了。

    只要能讨墨修尘的欢心,她吃点辣椒算什么。

    拿起筷子,她脸上又浮起温柔地笑,温柔地说:“修尘,你别生气,我陪你吃。”

    “不用勉强。”墨修尘没有看她,而是优雅斯文地吃着菜,其实,他也不确定程佳是不是不能吃辣,只是在d国的两个多月,程佳从没吃过,而他身体原因,也一直没有吃辣的。

    今天,他点的满桌麻辣至极的川菜里,只有一盘菜,是不辣的。

    而这盘菜,就放在他的面前,他刚才吃的,就是了。

    程佳刚才其实想说,他不能吃辣,她不敢吃辣,不如换家餐厅,可是,见墨修尘不高兴,她便不敢说出口。

    “你不用吃多少,只要不浪费这些菜,每样尝一些就行了。”墨修尘终于抬眸朝她看来,见她不知从哪里下筷子,他俊挺的眉峰轻挑了下,干脆放下筷子,拿起旁边的公筷,替她夹菜。

    若是换了平时,程佳真要感动得落泪了。

    可现在,她看着墨修尘替她夹到碗里的菜,她还没吃,额头就已经冒汗,艰难地维持着脸上的笑:“修尘,你不用给我夹,我自己来就行了。”

    “没关系,我替你夹多少,你吃多少,别辜负了我的心意。”墨修尘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情很是愉快。

    从程佳看见满桌川菜微变脸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堵对了。

    她是真的怕辣,这也不枉他浪费了钱,给她点了一桌的川菜。

    程佳脸上的笑还在,可是,却笑得比哭都要难看,她夹起墨修尘放在她碟子里的一根麻辣肚丝放进嘴里,脸上的笑刹那消失不见,那张白皙的脸蛋,瞬间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变红,眼里,泪汪汪的。

    她忍着,硬是没有吐出来,把那麻辣肚丝咽下,那火辣辣的感觉就从喉咙一路到了胃里。

    “味道怎么样?”

    墨修尘把她的隐忍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扩散,点亮了那张英俊的脸庞,气质优雅的他,说不出的俊美迷人。

    程佳看见他笑了,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连忙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好吃。”

    “好吃那就多吃点。”墨修尘又继续往她面前的碗里夹菜,直到把她的碗和碟子都装满了,他才满意地入下筷子,端起面前的水杯喝水。

    程佳硬着头皮继续吃,每吃下一筷子菜,她就觉得胃里那火辣的感觉增加一分,好像吃的不是菜,而是炸弹,只等那时间到,就会把她的胃炸开……

    然而,坐在对面的男人笑得太迷人,她从没见过他如此高兴,至少和她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他是从来没有这样笑过,别说是吃菜,就是让她去死,怕是也心甘情愿的。

    “修尘,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程佳想到什么,状似不经意地问。

    吃了几筷子,她的嘴都麻得没有知觉了,说话时,声音好像都变了调。

    墨修尘看着她热泪盈眶,脸上却努力笑的样子,觉得很可笑,他知道她在硬撑,但他一点也不觉怜惜她,若是眼前的人换成温然,墨修尘是绝对不会让她这样为难自己的。

    想到这,他眸底又掠过一丝冷意,敛了笑,眉宇间神变得漠然:“昨天回来的。”

    “昨天?修尘,那你昨晚住在家里的吗?”

    程佳迟疑了一下,又问。

    “你吃着,我慢慢告诉你。”墨修尘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嘴角的弧度又弯了起来,程佳被他这个迷人的表情蛊惑了心,继续夹起菜往嘴里喂。

    墨修尘身子靠进椅子里,淡淡地说:“我前些天做梦的时候,梦见一个电话号码,一拨出去,居然对方是个女人,昨天,我就去找了她。”

    “咳咳咳……”

    他的话出口,程佳顿时被呛到,猛烈的咳嗽起来,她吃下的本就是麻辣的菜,这一呛,简直有种想死的感觉。

    坐在她对面的墨修尘无动于衷,既没有像对温然那般关心地给她端水,也没有给她拍背,他笑得一脸的愉悦。

    看着程佳出丑或者痛苦,墨修尘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程佳咳了好久,止住咳时,眼里泪汪汪的,那模样,分外的楚楚可怜,只是面对错了人,得不到对方半丝怜惜。

    “程佳,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墨修尘在她抬眼看来时,便敛了神,眉宇间凝着三分冷峻,眸光冷冷地看着她,嘴角,则是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

    程佳心头咯噔一声。

    她第一反应,就是墨修尘想起了什么,或者说,他已经知道了过去的事,所以,他刚才约她出来,还点了一满桌的菜,都是为了整她。

    这一念头生起,她很快又否定掉。

    不可能的,就算他记得一个号码,就算那个号码是温然的,就算他去了c市找温然,温然也不可能告诉他的。

    包括她身边的人,都不会告诉墨修尘。

    而墨修尘已经忘了温然,他怎么可能仅凭一个号码,或者见上一面,就爱上她,或是心生好感。

    “修尘,你刚才说,你记得一个号码,那是谁的电话,找到人了吗?”

    程佳努力的掩饰着自己,她告诉自己,只要墨修尘没有想起过去,她就不用害怕,因此,她只是表现出欣喜,而非恐慌。

    墨修尘不说话,只是眸光锐利的看着她,刹时,程佳只觉一股压迫感扑面而来,她身子下由得一僵。

    捏着筷子的手,也紧了紧:“修尘,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到底是承受不住墨修尘释放出的那股强大的压迫气息,她的声音,有着些许的紧张。

    墨修尘凝着她的眼神深沉不变,锐利亦是不减半分,在程佳心头的隐忍抵抗一点点瓦解之时,他才轻启薄唇,嘲讽道:“程佳,你演戏的功夫真好!”

    “修尘,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程佳心头一震,漂亮的脸蛋煞地白了。

    有一瞬间,她无法思考,大脑完全空白,只一句话在脑海里回放,就是刚才墨修尘说的那句“程佳,你演戏的功夫真好!”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