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775 我有什么不敢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程佳不是怀疑,也不是质问,而是很笃定,恼恨的在电话那头冲温然吼。

    “我什么时候扮鬼吓你了?”

    温然淡淡地问。

    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嘲讽,听在程佳耳里,原本就恼怒的她越发的恼羞成怒,恨不能杀了温然:“我都已经问过小区的保安了,昨晚就是你们吓我的,你敢做居然不敢承认,算什么本事?”

    就像洛昊锋和温锦说那样,程佳就算知道,也是没有办法的。

    因为她没有证据。

    程佳打这个电话,不是想把温然怎样,她恨恨地骂了一句,又质问:“温然,你不是答应过不去打扰修尘的吗,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程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好,既然你知道是我吓你的,那我承认就是,不过,这事和修尘有什么关系?”

    温然懒洋洋地语气,气得程佳身子发抖:“是你给修尘打的电话,让他打电话给我,我去开门,你就站在门口吓我,温然,你是不是想害死修尘,你答应过我,不会告诉修尘过去的事的……”

    程佳都气得语无伦次了。

    “修尘?呵呵,程佳,你真是好笑。”

    “是你自己不敢承认。”程佳恨恨地说。

    “你要我承认什么,承认随便找了个人摩仿修尘的声音,骗你开门的吗?”

    “那是修尘的号码。”

    “你真蠢,别说修尘的号码,我能让你自己接听自己的号码打的电话。你要是不相信,那就按你以为的,把昨晚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当成修尘好了,说不定,修尘失了忆,潜意识里,也是记得我的,我也真想知道……”

    “温然,我不许你接近修尘,你别忘了你发过的毒誓,你要是不遵守承诺,所有你在乎的人都会不得好死,包括你最爱的男人。”

    “你也爱他,不是吗?”

    温然冷冷地问,声音透着一丝恼意。

    “是啊,修尘也是我爱的男人,温然,实话告诉你,我和修尘虽然还没结婚,但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你要是敢来破坏我和修尘,我就报警,再告你昨晚扮鬼吓我。”

    温然听了程佳的话,忽然笑出声来。

    她笑得嘲讽:“程佳,你去告啊,你只管报警就是,大不了,我到时把你以前和其他男人苟且的事爆给媒体或者是修尘,我只答应了不告诉他,我和他的过去,可没答应不让他知道你的过去。”

    “温然,你敢。”

    程佳真的气得吐血了。

    她越恼怒,温然就越开心,她忽然觉得,以后心情不好时,就可以拿程佳来出出气,这也是一个发泄的好方法。

    “我有什么不敢的,程佳,我上次就说过,你不用时刻提醒,我知道自己说过些什么。你要是逼急了我,你也休想好过。”

    温然的声音陡然凌厉,她当初答应程佳,是迫不得已。

    如今修尘身体康复了,程佳和墨敬腾不能再像那个时候一样为所欲为,他更不是他们的傀儡,想怎么控制,就怎么控制。

    她还有什么好怕他们的,实际上,就算她不能和修尘在一起,她也不可能让程佳和她的修尘在一起。

    就像当初她说的,如果她不能陪他到老,她希望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陪在他身边,那个人,绝不是肮脏的程佳。

    “好,我不报警,温然,我虽然从你手里抢走了修尘,但我是真心爱他的,这些日子陪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是我,我说过,没有你,修尘一样会快乐。你昨晚也吓过我了,我们之间,两清。”

    程佳心里是害怕的。

    如果修尘在这段时间喜欢上了她还好,偏偏修尘不仅不喜欢她,好像还讨厌她,若不然,也不会把她赶回g市。

    从墨修尘让她回国的那一刻开始,她心里就不安。

    如果一直在d国,远离着温然这些人,她完全可以近水楼台,一点点地打动墨修尘,让他动心。

    可是,她的如意算盘打歪了,她想成为墨修尘的女人,这个目标,成了不可实现的白日梦。

    回到g市,她更要担心,温然和她身边的人报复她,那天在机场,她就被白筱筱那个女人扇了两耳光,还推倒她导致脚踝二次扭伤。

    她都还没来得及收拾白筱筱,不曾想,又被温然扮鬼吓得晕了过去。

    如今,温然还威胁她,说要揭穿她的过去,她心里的不安在无限扩大。修尘本来就不喜欢她,不仅否定了他们的情侣关系,还把她赶回了g市。

    温然要是再胡说八道,她就彻底的完了。

    温然没想到,程佳会低声下气地来求自己。

    吃过午饭,她给安琳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明天就回去上班。打完电话之后,她去了白筱筱家。

    白筱筱那丫头昨晚玩到半夜,今天偷懒没有上班。

    两人坐在她家花园的小桌前,一边喝着茶,一边翻看着白母给白筱筱准备的相亲对象,“然然,你给我参考,随便挑几个。”

    白筱筱满不在乎的说,一边把瓜子仁往嘴里扔,全无淑女形象。

    温然蹙眉,“又不是我相亲,我给你挑什么,乔阿姨是你每个都见的?”

    “嗯,她让我每个都见,我觉得没有那必要。”

    温然轻叹口气,知道她心里还没有放下洛昊锋,昨晚她们到意品轩之后,洛昊锋的目光就几乎不曾从白筱筱身上离开过。

    两人虽然没有怎么说话,但每一次的视线相碰,她们这些旁人都能感觉到火花四射,流动在他们之间的气氛都变得微妙而暧昧。

    “你要是不想相亲,就别相了。”温然关心地说:“要不,你出去散散心,反正公司有没有你,都一样运转。”

    “然然,你陪我一起去。”

    白筱筱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温然笑,嗔了她一眼,正想说什么,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程佳,温然眸底闪过一丝疑惑,白筱筱伸长脖子看过来,触及她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立即敛了笑,不悦地问:“然然,程佳那个贱女人,怎么又给你打电话?”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