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716 为什么急着回去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第二天,温然跟覃母提让覃牧转去g市康宁医院,覃母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然然,阿牧这些年一直在g市生活,回来a市反而不习惯了,特别是他这段时间住院,来看他的人,都不是他多好的朋友,回到g市,有阿恺,阿锋,还有你,我和你覃叔叔都放心。”

    温然面上挂着温婉的笑,看了眼病床上的覃牧,说:“伯母,覃牧一开始还担心您不会答应呢,既然您同意,那我们明天回去,他就跟我们一起回去。”

    “嗯。”

    覃母笑着点头,又补充一句:“然然,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伯母您说。”温然面上笑意不变,眸光温和地看着她。

    病床上,覃牧眸光微变了变,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老妈,似乎是怕她说出什么为难温然的话来。

    覃母偏不看覃母的眼神,只看着温然,和譪地说:“然然,是这样的,阿牧的伤还没好,我和你覃叔叔希望经常知道他的情况,你可不可以隔两三天给我们打个电话,告诉我一下他的伤恢复得怎样了。”

    温然爽快地答应:“伯母,没问题。”

    一旁覃牧眉峰微蹙了下,正想说什么,温然的手机在这时响起,她掏出来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时,面微微一变,起身,歉意地说:“伯母,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病房的门关上时,覃牧才压低声音问覃母:“妈,你干嘛让温然隔两三天给你打电话?”

    覃母笑得云淡风轻:“没什么啊,你老妈我想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这有什么不对吗,你去了g市也要住院休养,不许到处跑,听到没。”

    说到后面,覃母收了笑,端着一副严肃的表情。

    覃牧抿抿唇,淡淡地说:“妈,就算修尘现在忘了温然,那也是暂时的,你没必要那样。”

    覃母瞪他一眼,反问:“我没必要怎样?你要是知道,还会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吗,阿牧,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老妈我不想看着你整天失魂落魄,然然和修尘已经离了婚,我觉得,他们不可能再在一起的了。”

    “你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何不争取一下。”

    覃母实在是心疼自己的儿子。

    覃牧眸光黯了黯,五官线条微微有些冷硬:“妈,修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可能趁他失了忆,就抢他心爱的女人。”

    “那你为什么还去g市?”

    覃母皱眉,锐利地看着儿子。

    覃牧抿紧了唇不说话,半晌,才闷闷地说:“我去g市,是不想你整天把女人往我病房领,妈,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您不用操心。”

    病房外的走廊里,温然走到休息区,才按下接听键,声音淡冷出口:“喂!”

    “温然,你给修尘打电话说了什么?”

    她的声音落,程佳的质问声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很是恼恨。

    温然听得一怔,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那天下午接到的那个电话,心尖处蓦地一疼。

    她抿抿唇,声音依然是淡冷得听不出情绪:“我没有,修尘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许再喊他修尘,温然,你别忘了你发过的誓,你要是再纠缠修尘,或者故意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不……”

    “程佳,你这个疯子。”

    温然怒声喝斥,打断了程佳后面的话,她清丽的脸蛋上泛起一层恼意:“我答应的事我当然记得,你不用时刻来提醒我。现在,我要知道,修尘到底怎么了?”

    程佳似乎是被温然少有的怒意给震慑了,即便是当初她在电话里威胁她发誓,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那时,她一心惦记着墨修尘的身体状况,让她一定要送他回医院,就差用求的了。

    可现在,她居然吼她,不许她说出后面的几个字。

    “修尘自己买了机票离开d国,可能是回国了,温然,我警告你,就算你见到修尘,也不许对他说些什么,你已经差点害死了他一次,我不许你再害他。”

    程佳说到后面,底气又回来了,说得好像温然真的只会害了墨修尘似的。

    温然没有听见她的警告,她的大脑在她说修尘可能自己回了国的时候,就短暂地当了机。

    “温然,你听见我说的没有。”

    程佳像个泼女似的在电话里吼。

    温然抿了抿唇,轻声问:“他什么时候登机的?”

    洛昊锋接到温然电话的时候,刚谈完事情,不到半个小时,便赶到医院,在医院门口,正好碰见从车里下来的温然。

    “温然,不是说明天回g市的吗,你怎么突然急着今天下午要赶回去。”

    洛昊锋一脸疑惑地看着温然,她应该是从花圃回来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地玫瑰花的清香,迎上他探究的眼神,温然淡淡地笑笑,说:“树苗和花苗我都已经买好了,你的事不是也处理完了吗,既然都办完了,还多逗留一天干什么,难道你不想早点回去见筱筱。”

    提到白筱筱,洛昊锋眼神忽然黯淡下来,脸也微微有些僵硬,温然看在眼里,眼眯不由得眯了起来:“洛昊锋,你干嘛一副失恋的表情,不会又和筱筱吵架了?”

    就算是恋爱了,洛昊锋和白筱筱还是经常发生争执,温然反而搞不懂他们,既然都彼此爱着对方,为何还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生气。

    当她对白筱筱说出自己的疑惑时,白筱筱也感叹,说不懂她和墨修尘怎么能不吵架的,吵架和相爱没有关系,但墨修尘和温然,却是真的从不因为一些小事争吵。

    也许,是他们之间经历的风雨太多,时间太多,相守都来不及。而白筱筱和洛昊锋之间横着一个白母,两人便每每在这件事上达不成一致。

    洛昊锋勉强地笑笑:“没有,你突然要现在回去,阿牧那里呢,他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温然点头:“覃牧的转院手续已经办好了,以他现在的状况,是完全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去的。”

    意思是,不用再由医院护送。

    洛昊锋盯着温然那张清丽的小脸,好奇地问:“温然,你这么急着回去,到底有什么事?”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