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667 真的害怕了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修尘眸底的锐利被一抹黯然替代,他收回看着覃牧的眼神,抬头望了眼天际的阳光,立即又被刺得眯起眼睛。

    “阿牧,你说得对,然然以为我来d国是找傅经义的,怎么可能会来这里,昨天青风还打电话告诉我,说然然出差去了。”

    前后不过片刻,墨修尘的神又恢复了平静,清冷中带着一丝寂寥,嘴角勾着浅浅地弧度,却看不出笑意,反而惹人心里微酸。

    覃牧没有说话,面上的表情也没有变化。

    墨修尘呵呵地笑了两声,又问覃牧:“我现在是不是瘦了很多。”

    覃牧眸底闪过一丝疑惑,很快地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这样问,他眉锋轻蹙,答非所问地说:“修尘,廖东兴那里交给我去谈,你放心在这里接受治疗,我一定把傅经义给你找来。”

    “我们去咖啡馆里坐坐。”

    墨修尘说了一句,抬步就走。

    覃牧眸底闪过一丝异样,跟着他进了咖啡馆,墨修尘没有上楼,只是选了个安静的位置,靠窗而坐。

    他不能喝咖啡,覃牧自己点了一杯,给他要了一杯白开水。

    墨修尘颀长的身躯慵懒地靠在沙发里,修长的手指轻抚着玻璃杯,云淡风轻地说:“阿牧,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趁着现在还能回去,我想回去再看看然然。”

    “等你病好了,再回去找她不是一样吗?”

    覃牧不赞同地皱着眉头。

    他知道墨修尘决定的事一向没人能改变得了,就像当年,他为了报仇,毅然而然地进集团,原本,凭他们几人的能力,一开始就注册一家公司,一步步筹谋发展,也能达成他心愿的。

    可修尘不愿意那样,他觉得进集团去揭穿肖文卿,更能让墨敬腾痛苦和后悔当年的所做所为。

    于是,他和洛昊锋就跟他一起进了集团,这一做,就是十年,墨修尘按着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地达成心愿,却又在最后,为了温然放弃他最后一步报复计划。

    把集团让给了墨子轩,也算是放了墨敬腾一马。

    如今,他更是为了救温然,不顾自己的性命,还要在这种时候回去看她。

    墨修尘眉宇间染上一丝忧郁,深邃睿智的眸子里凝着几分淡淡地思念,淡淡地说:“阿牧,如果我说,我这些年,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害怕,惶恐不安过,你信吗?”

    覃牧一怔,轻抿着唇,不接话。

    墨修尘也不是要他回答,他微微一笑,声音还在继续:“哪怕是当年被绑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也没有这么害怕过,那时,我只是想,反正自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了,不如就那样死了算了,可后来,然然救了我。我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和意念。”

    “后来的日子虽然也苦,但有你和阿锋,阿恺在身边,我也没有多么惶恐,一心只想给我妈报仇,找到那晚救了我的小女孩。”

    覃牧眸光温和地看着墨修尘,他经历的一切,他怎么会不知道。不仅知道,还一直敬佩他那么的坚强。

    墨修尘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温热的白开水,并没有入下杯子,而是握在手心。

    他微勾的嘴角泛着一丝不安和苦涩,这样的表情,全然不似一惯冷睿清俊的他:

    “可这些日子,我却是真的怕了。从然然提出和我离婚的那时起,我就一直心里不安,害怕她真的会离开我。”

    覃牧眸底泽如墨,他想起那天墨修尘疯狂寻找温然的情景,想起他从那家宾馆下来时,脸上的绝望和悲凉。

    那天,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第一次见他流泪。

    “修尘,温然是不会离开你的。”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温和而笃定,他有多爱温然,怕是温然就有多爱他,他们早就成为了一个整体,少了谁,都不行。

    更是分不开的。

    墨修尘听他这么一说,眼里终于浮现出一丝暖意,“是的,然然不会离开我,当我用最下策的方法来试探她时,她扑在我身上哭得悲痛欲绝,那时,我就知道,她不会再离开我了。”

    覃牧也微微一笑,“修尘,温然会在家里等着你,现在我们又找齐了证据,足够让廖东兴交出傅经义,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也许,可是,阿牧,我的记忆在迅速地减退,不仅是有关然然的,而是所有的记忆都在减退,我害怕,随着记忆的减退,所有的爱恨,也都会自我心里消散……”

    覃牧眼里浮现出惊愕,他怔怔地看着墨修尘:“修尘,你是说,你有可能会忘了温然?”

    问出这话,他心里是不愿意相信的。

    覃牧更愿意相信,修尘和温然的缘份是命里注定的,他爱她之深,怕是忘了自己也不会忘了她。

    墨修尘轻轻点头,“不只是忘了然然,你,阿锋,阿恺,包括我自己,都可能忘记。如果真是那样,我倒宁愿自己一死。”

    “修尘,你胡说什么?”

    覃牧脸大变。

    “你当初能一眼认出温然是你一直寻找的人,就算你真的会忘了她,你也一样会重新爱上她的,何况,那只是你的猜测,并非一定就会忘了的。”

    他相信,温然宁愿被墨修尘忘记,也不愿意他永远的离开。

    而他们,也是一样的。

    墨修尘看着覃牧又惊又恼的样子,反而笑了:“阿牧,你别这么激动。”

    “我不是激动,是很严肃地警告你,修尘,就算你真的忘了我们所有人,我们也不会怪你,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其他的,都不重要。我相信,温然也会这样想。”

    覃牧的表情真的很严肃,英俊的五官线条泛着一层冷峻之,看着墨修尘的眼神带着三分严厉,似乎,他要是不好好活下去,就算他真的到了阴间,他也会去把他抓回来一样。

    墨修尘心里划过一抹暖意,他把杯中的水喝完,放下杯子,平静地说:“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订好机票,下午我们就回去。”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