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662 不会让他知道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有这份检测结果就够了。”

    那些美容产品,当然是经过相关部门检测过的,如今有问题,这里面牵扯的就大了。

    他现在还不想牵扯到其他,如今的目的,是廖东兴。

    “哦,那就先这样,修尘,你在那边不要太辛苦,注意身体。”

    温然压下心里一千一万个不舍,主动的要求结束这个通话,其实,她很想就这样和他一直讲,一直讲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然然,我很想你。”

    墨修尘的声音忽然温柔下来,低低地,犹如一只温柔的大手轻拂过她心房,温然没来由地呼吸一窒,捏着手机的力度骤然收紧。

    “我也很想你。”

    她抬头望着天花板,强自逼退涌进眼眶的泪水。

    她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可是,她连这样一句话都不敢问,这些天,每听顾恺嘴里说着他的情况,她的心,就疼得无法呼吸。

    一个星期,本来是很短暂的,若是快乐甜蜜的日子,眨眼也就过了。

    可对于分分秒秒都在思念中度过的温然而言,一个星期,漫长得犹如过了一个世界,偏偏还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她只要一想到修尘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人就已经瘦了一圈,原本英俊的脸也变得苍白,眉宇间不再是一派清贵俊雅,增添了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和疲惫,她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生生的剜了一角。

    “然然,我会尽量早点回去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短暂的沉默后,温柔地承诺。

    温然重重地点头,点过头后,才想起这是通电话,墨修尘根本看不见她,“好,到时我去机场接你。”

    “那是当然。”

    墨修尘的声音带着笑意,一如平日,全然听不出那是一个病人的声音。

    并且,此刻,他还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扎着针,床前吊着输液瓶,他英俊的五官线条因病痛而越发的深邃,线条分明。

    这些天,他不仅身体免疫功能下降,连记忆里,也在迅速退化。他不怕病痛折磨,唯一怕的,就是会忘了自己最爱的女子。

    因此,他的病房里摆着温然的相片,他手机屏保是温然的相片,枕头底下的相册,也全是她的相片。

    他每天做得最认真的事,就是看她的相片,在心里一遍遍念着她的名字,他不敢给她打电话,可又想她想得发疯。

    最后就想到了写信,他把对她的思念,全写进了电脑里,手指却停留在发送邮件的键上,始终不敢按下去。

    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对自己的提醒,永远不可能让然然看到的。若是哪一天然然看到这些日记,就代表着,他已经离开了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再不舍,也要挂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话记录,温然心口又是一阵窒息的痛,她盯着手机上那张俊美的脸庞,脑海里突然有一种马上飞去d国的冲动。

    她狠狠地咬了咬唇,真的立即订了一张飞往d国的航班,还是今天晚上的。

    当她给覃牧打电话时,覃牧告诉她,洛昊锋今天去了a市,明天,他会带着那个陈女士来g市,到康宁医院再做一遍详细的检查。

    “温然,修尘那边有了线索,我今晚要飞去d国。”

    “你要去找修尘?”

    温然惊愕地问。

    她的心跳在听见那个名字时,又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急跳起来,覃牧不知有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异样,他在电话那头嗯了一声,“是的,我要去的修尘。”

    温然把手机捏得死紧,手机坚硬的棱角咯得她手心发疼,她却全无感觉,她在心里挣扎着,要不要告诉覃牧,她也要去d国。

    “覃牧,我也订了去d国的机票,今天晚上十一点半的。”

    “你要去d国,修尘知道吗?”

    覃牧被温然的话惊住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去了d国,修尘的情况岂不是就瞒不住了。

    其实,覃牧是希望温然知道修尘现在的情况的,他觉得,有了温然的陪伴,或许修尘康复的机率大一些。

    再者,墨修尘那样做,是为了温然,如今,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d国,让人想想都觉得心疼。

    “嗯,你别告诉修尘,我只是去看一眼,就回来。”

    温然既然决定告诉覃牧,就没打算瞒着他,自己已经知道墨修尘生病的事,她一个人到那边,她两个哥哥肯定不放心,如今有覃牧一起,他们也不用担心她。

    “温然,你现在去找修尘不方便,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你其实……”

    覃牧试图劝说温然打消去d国的念头,他一边劝说,心里还有一边思忖,温然突然订了机票要去d国,是不是起了怀疑。

    念及此,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覃牧,我什么都知道的,我只是想去那边看看修尘现在怎么样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去了d国,告诉你,就是因为我需要你帮忙。”

    首先,她身边有青风和青扬,张妈,小刘等一群对墨修法衷心不二的人,她几天不回家,他们肯定会告诉墨修尘。

    其二,傅经义现在不知藏在何处,更不知道是否正想着抓她回去,毕竟他曾经在电话里说过那样的话。她不能拿自己的安全冒险,更不能让傅经义有机会威胁到她爱的人。

    因此,她不瞒着覃牧。

    “温然,你知道什么?”

    覃牧大脑都有些迟钝了。

    “我知道,修尘生病了,也知道他现在d国接受治疗,还知道,他想瞒着我,不让你们告诉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温然的语气很平静,像是说着明天的天气如何似的,听不出半分悲伤难过来。

    这一次,覃牧直接吓得没了声。

    温然捏着手机,安静地听着电话里的寂静,等着覃牧反应过来,是答应她的要求还是拒绝。

    大约过了一分钟之久,覃牧的声音重新响起,原本清冽的嗓音渗进一丝压抑的情绪,微微有些生硬:“你先把票退了,我现在就赶去g市。”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