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658 我就是舍不得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温然眨了眨眼,面上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大方地说:“好吧,我明天就回去。你去d国要小心些,如果傅经义真的在d国,又和酒庄有着密切联系的话,你调查他,他难免会做些什么事出来。”

    墨修尘勾唇一笑:“然然,你要是不想明天回去,那我就把行程推迟两天,c市也有许多风景美的地方……”

    “别,别,我才不想影响你的正常工作呢,再说,我在药厂也不是可有可无的人好不好,我不回去,我哥会很忙的。”

    温然不等墨修尘说完,就连忙打断他。

    墨修尘笑看着她,轻声哄道:“然然,没关系的。”

    温然坚决地摇头:“我明天就回去,你今天陪我一天就可以了。”

    吃完饭,温然和墨修尘说了一会儿话,拉着他上床睡午觉。

    墨修尘当然乐意陪她睡午觉,分开的这两天,没睡好觉的不只是温然,墨修尘一方面担心他不在她身边,温然会做噩梦,另一方面又因为身体的原因,两晚上都没有睡好过。

    此时,她枕在他臂弯里,两人的呼吸编织的大网隔壁了外界的一切,无比满足和踏实,这一觉竟然睡了三个小时。

    要不是手机铃声响,怕是都还不会醒。

    墨修尘拿起放在床头小桌上的手机,第一时间是关声音,见怀里的温然还在睡,他没敢起来,躺着接起了电话。

    “喂!”

    他压低了声音,生怕吵醒温然。

    温然在手机铃声响的时候,就醒了,只是舍不得起来,因此一直闭着眼睛装睡。

    她喜欢这样靠在他怀里,头枕着他的胳膊,手搂着他的腰,还能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呼吸着他的气息,若是换了别的夫妻,其实这都只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

    可是,对她和墨修尘,却是一种奢侈了。

    她知道他明天去d国,不是出差,因此,在他说可以推迟行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管她有多么不舍,都必须让他去。

    如果,不是他不愿意让她知道,她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去d国,一个人承受病痛的折磨的。

    墨修尘接完电话,温然才睁开眼睛。

    “然然,是不是我接电话吵醒你了?”

    墨修尘放下手机,温柔地问。

    温然摇头,看了眼落地窗外,轻声问:“轻点了?”

    “五点。”

    “啊,这么晚了,我们睡了三个小时啊,修尘,快起来。”

    温然说着,挣开他的手臂,从床上坐起。

    墨修尘嘴角噙着宠溺地笑,“然然,你急什么,天还没黑呢。”

    温然仰起小脸望着他:“修尘,我们去拍婚纱照吧。”

    “啊?”

    墨修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温然,她怎么会突然提起拍婚纱照的。

    “然然,你怎么会突然想拍婚纱照的。”

    温然轻笑:“因为女人穿婚纱好看啊,我准备拍几张婚纱照,那样你在国外就不会被洋妞勾跑魂儿了。”

    墨修尘用手指刮她鼻子,“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是你太帅了,那些女人一个个地都恨不得扑上来吃了你。”

    温然想起上个月,他们在d国逛街,这个男人真是百分之一百二的回头率,有个别的洋妞,连她跟在墨修尘身边都不放在眼里,跑来和他搭讪。

    墨修尘似乎也想起了上次和她在d国逛街的事,他手一收,将她揽进怀里,薄唇吻上她额头,轻声说:“然然,我手机里有好多好多你的相片,每一张都很好看,你放心,不管我在哪里,一定天天想你。”

    温然鼻子忽然有些发酸,她抿着唇,把脸紧紧地埋进他胸膛。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告诉他,她其实知道他不是去出差,她更知道,她的病会好,不是她爸和布朗医生等人的医术了得。

    她想骂他,为什么那么傻。想骂他,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孤独地活着……

    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他说。

    “修尘!”

    她的声音,有些闷闷地从他胸膛处传来,墨修尘放开她,看着她晶莹的眸子,促狭地问:“然然,你不会是想哭吧,我只是去出差,你就这么舍不得我,人家常年两地分居的夫妻可如何是好。”

    “我就是舍不得你。”

    温然扁扁小嘴,声音满是不舍。

    墨修尘心脏处窒了窒,面上,笑意温柔而宠溺:“傻丫头。”

    “修尘,你去出差不许太久。”

    温然抓住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把其弯曲,又掰开。

    “然然,我昨晚听阿恺说了,傅经义想对康宁医院下手,所以,这次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时间上,可能不是几天就行的。”

    墨修尘嘴角的笑敛了去,语气认真地说。

    温然抿着唇,垂下眼帘,片刻后,她抬头重新看着墨修尘:“那我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不管你有没有找到傅经义的下落,你都要回来,不许在国外长住。”

    墨修尘点头,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唇角又不自觉地勾了起来:“好,我答应你,只离开一个月,要是我一个月不回来,你就别要我了。”

    “想得美,你要是一个月不回来,我就去d国把你绑回来,然后天天把你关家里,跪键盘,跪方便面,跪仙人掌……”

    温然一边说,一边想,硬是说出了几十种不同的物品,这都是要让他跪的,每天不同样。

    墨修尘原本是怀疑她知道了什么,但看她这副小女儿的心态和俏皮可爱样,心里的怀疑,又散了去。

    他自认为自己隐瞒得很好,不曾在温然面前表现出什么异常来,她虽聪明,但到底是单纯,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知道的。

    当然,他会这么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傅经义那个变态答应过他,不会再打电话骚扰温然,也不会把他以身救她的事告诉温然。

    “我可是说到做到的。”

    温然说完,很女王范地补充一句。

    墨修尘笑着点头,“嗯,我也是说话算话的。”他敛眸,眸底深处一抹情绪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