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628 怕她受伤害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修尘,真的吗?”

    温然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墨修尘。

    接收到她的目光,墨修尘眼里闪过一丝茫然,眉峰轻蹙地回想了下昨晚在电话里对顾恺和温锦说的时间,反问他们:“我跟你们说的是十一点吗?”

    顾恺和温锦面面相觑,心里想着,墨修尘这家伙是不打算认帐了。

    顾恺正要开口,墨修尘恍然大悟,分明是歉意地话,可脸上却不见丝毫觉得歉意的样子:“我好像真的记错了,一开始是想订那趟航班的,但后来,我怕太早,然然起不来,就改了下一趟航班。”

    温锦和顾恺嘴角齐抽。

    出了机场,大家正商量着去哪家餐厅吃午饭的时候,白筱筱的母亲却从远处走了过来。

    “筱筱,乔阿姨怎么来了?”

    温然最先看到人群里走来的白母,一身初夏套裙的她,气质优雅,贵气。她身边,还跟着他们家的司机。

    白筱筱也是一惊,她昨晚打电话回家,还特意说了,不用她们来接机。没想到,她老妈还是来了。

    她慌乱地抽出被洛昊锋握着的手,快步迎上几步,热切地拉住她老妈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妈,你怎么亲自来接我了,我都说了,有然然一起,不用你们来接的嘛。”

    白母冷睨她一眼,面上一脸的不悦,显然是因为她和洛昊锋手牵手的画面而生气,她看了眼几步之外的洛昊锋,收回目光,眼神锐利地白筱筱身上巡视,似乎是要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任何的痕迹。

    白筱筱见老妈这样看着自己,脸色变了变,生怕她在这里给洛昊锋难堪,她忽然叫道:“妈,我肚子好饿,你有没有给我做好吃的,我们回家吃饭吧。”

    一边说,一边拉着她妈往刚才她们来的方向走。

    “你就知道吃。既然交了男朋友,怎么不敢让他见见你老妈我。”

    白母恨恨地瞪着白筱筱,心里自然明白,筱筱是怕她找洛昊锋的麻烦。看她如此维护洛昊锋,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其实,白筱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她虽然不允许筱筱和洛昊锋交往,但也不是那种没有修养的女人,她断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洛昊锋难堪。

    她来接筱筱,是不想让她和洛昊锋有更多的亲密,之前她在a市,不听她的,如今,她回来了,她这个当妈妈的,总能多少管住一些。

    见她们母女走远,墨修尘才转头看着旁边脸色有些冷峻,不知在想什么的洛昊锋,“阿锋,走吧。”

    “嗯!”

    洛昊锋点头,敛了心里的情绪,勉强地笑了笑。

    温然抿了抿唇,轻声说:“乔阿姨只是太爱筱筱,怕她受伤。”

    “我知道,是我以前太荒唐了。”洛昊锋嘴角的笑带着几分自嘲,这不能怪白母,没有哪个当妈妈的不想保护女儿的。

    他看着墨修尘和温然,如果当初温家不是出事,温洪睿夫妻同时没了,温锦又昏迷不醒的话,修尘也不会那么顺利简单地就和她领了证。

    墨修尘眸子眯了眯,似乎看出了洛昊锋心里所想,他握着温然的力度微微加重,眸光扫过顾恺等人,拉着温然就走。

    去的是意品轩。顾恺来机场前,就已经订好了包间的。

    服务员上菜的速度很快,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温然才觉得肚子真的饿了,顾恺又让服务员拿了酒来,是他以前存放在酒窖的。

    “然然,这次在a市玩得开心吗?”

    温锦坐在温然左边,她右边,是墨修尘,而墨修尘旁边,则是顾恺。

    此刻,顾恺接过酒,和墨修尘说着话,他微笑地看着温然。

    她比出国前稍微的长了一点肉,不像那些天一样,瘦得下巴尖尖地,原本就不过巴掌大的小脸让人心疼。

    温然笑着点头,“哥,我在a市玩得很开心。这段时间,药厂很忙吗,你瘦了!”

    说到后面,她眉眼间的笑隐去,秀眉因心疼哥哥而轻轻蹙起。

    “我有瘦吗?连我自己都没发现,你从哪里看出来了的?”温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笑容里带着一丝宠溺:“你既然心疼哥哥,那就回来上班,给我分担些工作好了。”

    “现在很忙吗?”

    温然面露关心之色,目光定定地看着温锦。

    她没有立即答应,并非不愿意回去帮忙,而是觉得,修尘应该不会同意她回去帮温锦,她身体里的病毒虽然清了,但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以墨修尘对她的在意程度,他肯定是要她好好休息的。

    却不想,墨修尘这次出乎她意料,替她答应了温锦的提议。

    他虽和顾恺说着话,可一只耳朵却听着温然和温锦的交谈,分了心的。

    “然然,既然药厂里忙,你就回去帮帮你哥吧。”

    温然有些诧异地转头,对上墨修尘噙着温柔笑意的眼神,她也笑了,没有问他原因,点头道:“好啊,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去药厂帮帮哥。”

    “那就这么说定了,然然,你明天就回来上班吧,省得某人又反悔。”温锦意有所指。以着墨修尘对温然的宠溺和在意,他真可能想想又反悔,不许她去上班。

    “修尘,你好不容易辞了s集团的职务,现在有时间陪着然然了,怎么又让她去药厂上班?”

    顾恺揶揄地问,自机场开始,他就一直很注意墨修尘,悄悄地观察他,不知是真的没有什么,还是他掩饰得太好,他并没有观察出任何的异样来。

    他气色看起来也没有问题,他暗想,许是他以前吃过几年中药,又经常锻炼身体。就算那些在然然体内已经伤害了她身体的病毒转移到他体内,短时间,也应该不能把他怎么样。

    墨修尘嘴角噙着淡淡地笑,眼神温润地看着温然,“我怕然然二十四小时面对我会烦,再说,她刚才在心疼她哥哥一个人管理公司都瘦了,我要是不同意,那会显得我多小气似的。”

    他说得云淡风轻,嘴角的笑容也没有变化,可顾恺却觉得,他这样做,有别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