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588 不许再说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顾恺眉头皱了皱,把手机拿到眼前,看见上面显示的通话结束,他气得低咒一声。

    “顾恺,刚才的电话,真是傅经义打来的?”

    白筱筱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一双眸子睁得大大地,见顾恺气得俊颜发青,她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顾恺长长地吐了口气,平定了下心头的怒意,才看向白筱筱,恢复平静的嗓音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压抑:“嗯!”

    “他说什么了?他是不是有办法?”

    后面这句话,白筱筱问得有些迟疑,她说完,其实就后悔了。

    傅经义那样的变态,就算是有办法也不可能告诉顾恺的,他打电话来,是为了挑衅,嘲讽,故意让顾恺抓狂的。

    顾恺眸底的暗浓了一分,想起傅经义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所谓的办法,他心头顿时又一股怒火上窜,薄唇抿成一条冷毅的直线,他不信,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d国

    清晨,温然醒来时,头,还晕晕的。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墨修尘俊美如雕刻般的五官,男人一双眸子深邃温柔,正专注凝视着她。

    她抬手揉额,昨晚的记忆碎片全数涌上心头,温然精致白皙的小脸刹那间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似水的眸子里有着震惊,质疑,心头,却是慌乱,担心,害怕……

    所有的情绪,都在瞬间袭卷了她。

    “然然!”

    墨修尘见她脸时而红,时而白,时而怒,时而惊,还有着恐慌,自责,他心头顿时一阵抽痛,握着他的手一紧,轻唤出声。

    “昨晚,我们……”

    温然的声音有些颤抖。

    更多的,是对自责和恐惧。

    昨晚,他带她去夜店玩,她原本是很开心的。

    中途,墨修尘手机响,他起身接电话,顺便去洗手间。就把她一个人留在原位,原本这也没什么。

    可他刚离开,就有一个年轻女人来搭讪,温然无心搭理,那女子片刻后就无趣地离开了,难道,那药就是那个搭讪的女人下的?

    因为她生病,并没有喝酒,而是喝的水。

    然而,她喝了那杯水,不到两分钟头就开始疼,这个时候墨修尘从洗手间回来,见她不对劲,就带她离开夜店。

    出了夜店,她只觉浑身发热,头好晕……

    墨修尘把她带回了酒店,之后的事一发不可收拾,许久没有性生活的两人几乎疯狂了一整夜。

    墨修尘嘴角弯起一抹温柔地弧度,漆黑的眸子里漾着浅浅笑意,关心地问:“然然,你现在头还晕吗?”

    “我杯子里,怎么会被人下了那种药?”

    温然十分懊恼,若是平时就算了,反正昨晚和她在一起的人是墨修尘,是她深爱的男人。可现在,她不能和他在一起的啊,她怎么没有控制住自己。

    念及此,她对着自己脑袋就是一巴掌,墨修尘眸一紧,连忙抓住她的手,心疼地说:“然然,不许这样打自己。”

    温然看着他紧张自己的模样,鼻子忽然一酸,心头更是说不出的难过。她紧紧地盯着他,紧张地问:“修尘,昨晚我们做了多少次?”

    墨修尘先是一愣,继而又轻笑出声,手上一带,把她揽入怀里,嗓音轻扬:“我不记得了,大概三四次,直到你身上的药性全除,你也累得睡了过去。”

    他的声音温柔磁性,缠绵缱绻,一听就知道他很开心昨夜温然的热情,太久没有要过她,昨晚,不只是被下了药的然然热情,他自己也是疯狂的。

    看着温然刹那又红透了的小脸,他又心神一漾,眸光遽然变热:“然然,你不用担心,只是一晚上,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他很清楚她刚才的恐慌和自责从何而来,她是害怕昨晚两人在一起,她体内的毒,会传给了他。

    “你为什么不把我扔进冷水里泡一夜。”

    温然看着他,闷闷地问出一句,眼圈已然有些发红。

    又不是他说没事就没事的,她现在很害怕好不好?

    墨修尘手上一收,将她更紧地揽在自己温暖的怀里,低哑而心疼地声音落在她耳畔:“然然,我舍不得让你泡冷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带你去夜店那种地方的,那种场所,真不适合你去。”

    说着,他又低头,歉意的吻落在她额头。

    温然心下一痛,双手紧紧回抱住他的腰,把脸埋进他胸膛,声音有些哽咽:“修尘,我只是害怕,如果我真的会害了你,那我宁愿……”

    “不许再说离开我的话。”

    墨修尘急切地打断她,温然小嘴微张,后面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

    适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这个话题结束,墨修尘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温柔地说:“是爸打来的,应该是催我们去医院了,然然,你要是还困,一会儿我们到医院,你输液的时候再睡,好吗?”

    “嗯。”

    温然点头,唇瓣紧紧地抿在一起。

    墨修尘起身给她拿衣服,转过身时,深邃的眸子里一抹异样的情绪掠过。

    “爸,我想要一些安眠药。”

    下午,温然睡着之后,墨修尘出了病房,站在走廊里,给顾岩打电话。

    “安眠药,修尘,你要这个干什么?”

    此时此刻,顾岩正和布朗,约瑟夫等人在实验室里,他手中,还拿着一把手术刀,听见墨修尘的话,脸上浮起一丝疑惑。

    墨修尘深邃的眸看着面前的房门,似乎透过这扇门看见了病床上熟睡的女子,那是他心爱的女子,为她,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薄毅的唇瓣轻抿,“爸,我这段时间老是失眠,休息不好……”

    他找就想好的理由,不想让然然替他担心。更不想因为自己精神不好,没法好好的照顾然然。

    顾岩没有再多问,更不曾多想,布朗正喊他,他便答应了声,他对着手机说:“好,一会儿我给你送去病房。”

    “爸,你别告诉然然,我不想让她知道。”

    “好!”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