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587 你骗不了我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顾恺紧紧地抿了抿唇,强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再开口,语气已很是平静,恢复了平时的温润,“现在还不知道。然然的情况在我们所有人意料之外,我爸他们制定了几种治疗方案,然然需要在那边待上一段时间。”

    需要待上一段时间?

    白筱筱消化着顾恺的话,半晌后,她又问:“然然在那边的地址可以告诉我吗?”

    顾恺诧异地看着白筱筱:“你要地址做什么?你的腿才好,短时间内,不适合长途跋涉地去看她。”

    白筱筱皱眉,还想说什么,顾恺手机却在这时响起,他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没有数字,也没有名字的空白处,心跳没来由地停了一秒,高大的身子也腾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他大脑里,最先闪过的,就是上次傅经义给他父亲和他妹妹打的电话,就是没有来电的。

    白筱筱见他脸上瞬间已是变幻了数种颜,她眸中闪过惊愕,见他盯着手机屏幕迟迟不接电话,她也不敢开口,只是紧紧地看着他。

    电话响了好几声,顾恺才按下接听键,溢出薄唇的声音有些发沉:“喂!”

    白筱筱的心,因为他那沉冷地声音而倏地一紧,不知为什么,她从他的表情和语气,觉得打这个电话的人,不是什么好人。

    “顾恺!”

    电话那头的声音拖长了音,带着几分阴冷,好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一样,让听者心头发颤。

    顾恺眸骤变,原本就不好看的脸倾刻间覆上冰霜,看似询问的话语却是透着不容置疑地肯定和嗜血地冷戾:“你是傅经义。”

    虽然没听见过他的声音,更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可是,顾恺很肯定,对方一定是傅经义。

    只有那个变态才会有这种阴森的语气说话,还带着浓浓地嘲讽之意。

    他知道他会再打电话来,自从他打电话给然然之后,他就知道,他下一个会打给自己,或者是修尘。

    没想到,他果真打来了!

    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捏着手机的手,指节隐隐发白。

    办公桌前,白筱筱在听见他喊出傅经义三个字时,瞳眸倏然睁大,无比震惊地看着他。

    是傅经义打来的电话?她大脑在接受到这个消息后,眼里的震惊又很快地变成了愤怒,不加掩饰的浮现在精致的脸蛋上。

    “哈哈……”

    回答顾恺的,是一串猖狂的笑声,嘲讽他们的无用,“顾恺,你不是医学天才吗,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救你妹妹的办法?”

    “傅经义,你现在哪里,我要见你。”

    顾恺不回答他的话,而是提出自己的要求。他要见到他,他有什么恨,都可以冲着他来,他不允许傅经义那个变态一而再,再而伤的伤害他的妹妹。

    然然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她的童年已经被傅经义那个变态给毁了,他不能这么残忍的再毁了她的人生,她的爱情和幸福。

    “你要见我,顾恺,你倒是比你那个老子更有胆量,你是想知道救你妹妹的方法?”

    傅经义似乎很欣赏他的胆量,语气里的阴森之意减不了一分,隐隐还渗进一丝笑意。他调查过顾恺,知道他是医学天才,真是有些遗憾。

    若是当年雨涵嫁的人是他,顾恺是他的儿子,那他一定把他培养得比现在更好,更成功。

    “然然是无辜的,傅经义,就算是父债子偿,你也该恨我。”

    顾恺一字一顿,说得咬牙切齿。

    “好,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才能救那个小丫头,我当年是蛮喜欢她的。”

    傅经义真是个变态,整个人阴晴不定,顾恺没有说话,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要告诉他,但直觉告诉他,傅经义不会这么好心。

    “办法很简单,给她找一个男人,只要她和男人发生关系达一定时间,就能把体内的毒全部排除。你要是不想害了某一个男人,也只以给她找很多男人。如此一来,就不会害死对方了,哈哈……”

    “傅经义,你这个变态。”

    顾恺气得脸发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他说的,他早就已经猜到了,然然之所以要和修尘离婚,就是因为,她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会把体内的毒转移给他。

    “我听说,你父亲带着那小丫头去了d国,以着我对她的了解,自从上次她接了我的电话,怕是都不会再让墨修尘碰她的。顾恺,我再告诉你一点,那种毒还有一个奇妙的地方,就是,温然若是不再让墨修尘碰她,她体内的毒就会迅速的蔓延到五脏六腑……”

    顾恺恨不得杀了傅经义。

    “你也只不过是做实验,别说得那么肯定。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把然然治好的。”

    顾恺怒到极致,人反而冷静了下来。

    傅经义说的,就是如今然然的情况。

    “不可能,我不是只在温然一个人身上实验,后来,我又找了另一个实验品。你骗不了我。”

    傅经义很自信,更得意。他敢这么肯定,自然是有原因的。

    顾恺冷笑,笑容很是不屑:“傅经义,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以为你每一个实验都会成功吗,要真是那样,当年你也不会输给我爸。我告诉你,要不了多久,然然就会完全康复,不仅是你自以为了不起的在她身体里种下的毒能全部清除,她还会和修尘生一对可爱的宝宝,而你这个变态,你永远都是失败者。”

    反正那个变态不会告诉他,怎么清除然然体内的毒,顾恺没必要对他低三下四,他说得不紧不慢,语气里早没了刚才的咬牙切齿,替而代之的,是鄙夷和不屑。

    傅经义自然受不了他这样的鄙夷和嘲讽,当即就暴怒地吼道:“顾恺,你胡说八道,我才不是失败者,当年你妈是瞎了眼,才会和你爸在一起。我不会让他们幸福,也不会让你们兄妹得到幸福,温然只能是我实验品。”

    他吼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