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586 我是你老公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护士进来换水时,听见墨修尘给温然读杂志,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笑着说:“温小姐,你老公可真好。”

    温然笑而不语地朝墨修尘看去,他也正凝视着她,两双目光相碰,他眸光深情似海,她眼里写着淡淡地幸福,心里,满满的甜蜜。

    “护士小姐,等一下。”

    护士换好水转身要走的时候,温然出声叫住她。

    “温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护士小姐听见她的话,转头,微笑地问。一旁的墨修尘也是微微诧异。

    “然然,怎么了?”

    他看着温然的眼神立即变得关切。

    温然冲他安抚地笑笑,对护士小姐说:“我想去洗手间,能不能麻烦……”

    “然然,我帮你。”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墨修尘打断,他转头对护士小姐说:“你去忙你的,有事我们再叫你。”

    “好!”

    护士小姐看看他,又看看温然,眼里闪过一丝羡慕,转身离去。

    墨修尘起身,拿下输液瓶,一手高高举起,伸出另一只手去扶床上小脸微微有些羞赧的温然,“然然,我是你老公,你跟我不需要任何的回避和客气。”

    他的话虽温柔,却也透着一股与身俱来的霸道,不容温然拒绝。

    温然对上他深邃的眸,心里轻微地叹息了一声,她不是跟他客气,只是觉得,让他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实在不好。

    虽然他们曾经无比的亲密过,甚至每次完事之后,他都帮她清洗身子,再抱她回床上睡觉。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上厕所这种事,她怎么好意思当着他的面。

    这是单人间,本不用担心有人进来,但墨修尘还是走到门前反锁了门,才带着她进洗手间。

    “修尘,你把输液瓶挂在这里,在外面等我就行了。”

    洗手间里,有一个挂钩,应该是专门用来方便病人输液时上厕所的。

    “我拿着。”

    墨修尘眸光扫过那墙壁上的挂钩,并没有把手中的输液瓶挂上去,而是站在门口,高大挺拔的身影挡了大半扇门,还关心地问:“你自己能脱掉裤子吗,要不要我帮你。”

    他话出口,温然白皙的小脸涮地就红了,她眼神闪烁地避开他深邃的眸,摇头说:“不用,我自己可以。那个……你把这东西挂上去,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喊你。”

    墨修尘盯着她绯红的小脸看了片刻,见她站在那里不动,似乎他不离开,她就一直不动的样子,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好,我在外面等你。你自己小心一点,别跑了水。”

    直到他关上门,温然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一只手,自然没有两只手方便,她很小心翼翼地解了扣子,那只打着点滴的手一直袖手旁观,平时没发现一只手做事这么难,这会儿,终于体会到了。

    g市

    康宁医院

    白筱筱敲开顾恺办公室的门时,他正坐在椅子里出神。

    “筱筱,你怎么来了?”

    直到她走进来,他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墨的眸诧异地看着她。

    白筱筱微微一笑,轻声解释说:“我敲了门,没听见声音,就自己推门进来了。”

    刚才在外面,透过玻璃,她就看见了办公室里发呆的顾恺,因此,敲门之后,没有等到他喊进,她就推开了门。

    顾恺敛了情绪,俊朗的五官上浮起一抹浅笑:“我听阿锋说,你昨天来找过我,是来做复检的吗?”

    白筱筱点了点头,解释道:“除了做复查,我想问问,然然在那边的情况,她有没有做检查,结果如何?”

    顾恺正准备起身,听见白筱筱的话,他起身的动作微微一滞,眸底的泽一暗,薄唇轻抿:“不太好。”

    白筱筱是然然最好的朋友,她这么关心然然,他也就没必须隐瞒着她。

    他是昨天半夜和他父亲顾岩通的电话,顾岩把温然的情况一字不漏地告诉了他,一夜,他都没有再睡。

    今天,上班也心神恍惚地,还把今天的手术往后推了一天,因为,他实在没有心情。

    白筱筱来的时候,他刚从二狱那边回来,吴天一死后,肖文卿被判了无期,他刚才就是去找肖文卿了。

    可是,结果还是一样。肖文卿根本不知道傅经义身在何处。

    他又给温锦打了电话,问他陆之衍查得怎样,有没有秦森和傅经义勾结的证据。温锦告诉他,这两天陆之洐没有和他联系。

    白筱筱脸微微一变,紧张地问:“什么叫不太好,上次然然检查的结果,不是说已经好些了吗?”

    她不懂那些专业术语,也不懂,傅经义那个变态是怎样把病毒种植在然然体内长达十几年才起到效果的。

    她只希望然然好好的,顾家是百年医学世家,顾恺和顾岩都医术高超,她不相信他们会治不好然然的病。

    顾恺看了白筱筱一眼,有些颓然地重新坐回椅子里。

    白筱筱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面,眸光紧紧地看着他:“顾恺,不是说顾院长一直在想办法的吗,不说是d国那边医学比国内发达吗?距离然然上次检查并没有多久,她的情况不太好,也不可能坏到哪里去是不是?”

    她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让顾恺的脸难看一分,他眼里一片深不见底的暗沉,紧抿的薄唇,泛着一丝自嘲。

    是啊,他以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觉得自己是医学天才,别人不能完成的手术,他能轻松完成,别家医院救不了的病人,他闪康宁医院能救。

    可是,如今他连自己的妹妹都救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妹妹痛苦,看着自己最好的兄弟痛苦……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如此没用过!

    办公室里,寂静得令人窒息。

    白筱筱等了许久没等到顾恺的回答,她心狠狠一沉,忽略鼻端的酸楚感,看着沉默的顾恺,轻声问:“那么,然然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