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576 是对他有意思吗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办公室

    白筱筱和洛昊锋谁也没开口说话。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洛昊锋虽然喜欢白筱筱,但他本身,也是天之骄子,又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

    上次白筱筱当着墨修尘和温然的面,那样的语气态度,他强大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从那之后,就没有再像前段时间那样对她好了。

    白筱筱见洛昊锋神淡冷,一双桃花眼沉沉地盯着自己,她有些不自然地抿了抿唇,站起身,说:“我先祝你一路顺风,我还有点事,晚些再来找顾医生。”

    见她要离开,洛昊锋眸子眯出一抹不悦,却没有阻止,语气淡淡地:“你的腿,还没完全康复吗?”

    白筱筱正要离开,听见他的话,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腿,平静地答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那你找阿恺是什么事,你要是不想再跑来跑去的话,我可以帮你转达。”洛昊锋狭长的双眸带着一丝探究地看着白筱筱。

    似乎要看到她心里去,要知道她找顾恺是为了她的腿,还是,因为她对顾恺有什么想法。

    白筱筱疑惑地眨了眨眼,随即摇头:“不用,我晚些时候,再来找顾医生。”

    她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那会儿,只是不想和萧煜庭一起出去散步,才找了个借口,说要来找顾恺。

    可她的话听在洛昊锋耳里,却是另一番味道。

    他嘴角勾起一抹似嘲似讽的弧度,轻笑了一声,懒洋洋地说:“我记得,你妈妈很喜欢阿恺,你不愿意说找阿恺是为了什么事,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找阿恺,是因为对他?”

    白筱筱双眸蓦地圆睁。

    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愕然,继而是怒意。

    洛昊锋身子又往沙发背里一靠,神慵懒地与她泛着怒意的眸相对。

    白筱筱忽然笑了,笑得妩媚潋滟:“你猜对了!”

    话落,她转身就走,没有看到身后洛昊锋顿变的脸,以及他薄唇抿出的那条愠怒,整个人,望着她飘然而去的背影,郁闷到了极致。

    打开门,覃牧刚好挂了电话,见她出来,有些诧异地阖了阖眸,“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白筱筱冲他笑笑,客气地说:“我还有点事。”

    覃牧点点头,上前两步,推开门,看见沙发里,一脸阴郁的洛昊锋,正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他好奇地问,“你怎么把人给气走了?”

    洛昊锋头也不抬,生硬地说:“怎么是我气走的,她是来找阿恺的,阿恺不在,她当然就走了。不知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覃牧嘴角抽搐,“你要是喜欢白筱筱,就追啊。何必把阿恺牵扯进来,他对白筱筱根本没有任何的念想,这你是知道的。”

    “我有说喜欢她吗?”

    洛昊锋抬眼,不悦地看着覃牧。

    覃牧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说:“你是没说过,只是都写在脸上而已。”

    洛昊锋脸变了几变,忽然又锐利地看了覃牧半晌,幽幽地说、“阿牧,你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怎么就看出我脸上写着喜欢白筱筱了?”

    覃牧不回答,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支点燃,不紧不慢地吸了一口,又吐出一团烟雾,随着烟雾袅绕升腾,他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里,似乎也蒙上一层迷雾,看不分明。

    阿锋竟然说他连喜欢都不知道?

    看来,他自己掩饰得很好,心里,却忍不住苦笑。

    他倒真希望,自己不懂喜欢为何物,喜欢是什么?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明知不能动情,却在某一刻就动了心,生了情。

    若是别的女人,他肯定会追求一番,哪怕最后不能在一起,也至少努力过。可他喜欢的人,是他最好的兄弟最爱的女人,他别说追求,连自己的这份感情,都觉得愧对修尘。

    他很感激修尘没有把他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包括洛昊锋和顾恺这两个好朋友,都不知道他一直默默地喜欢着她。

    上次,墨修尘带着温然连夜飞巴厘岛,却笃定覃牧得到消息一定会赶回g市,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友谊,还因为,覃牧喜欢着温然,所以,他肯定,他一定会回来。

    “阿牧,阿牧,你发什么呆啊?”

    洛昊锋的声音响起,覃牧抬眼,看着他一张俊脸凑到自己面前,正用一双探究的眸子看着他,他冷冷地瞪他一眼,收起心事。

    “阿牧,你这一发呆我又想起来了,上次,我们都以为你喜欢沈玉婷,结果,居然是我们猜错了,你,是不是真有喜欢的人?”

    洛昊锋眯起眼睛,锐利地盯着覃牧,他刚才的表情,怎么看都是为情所困耶。

    难道,他真的喜欢的人?

    “没有!”

    覃牧白他一眼,语气很冷。

    洛昊锋疑惑:“没有吗,我看你刚才的样子,很像是为情所困。不过,你这次回家,会不会再次被逼去相亲?”

    他眼里的锐利敛去,桃花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也许。”

    覃牧意兴阑珊,并不打算深入这个话题,以前他千方百计躲避相亲,现在,他居然觉得无所谓了。甚至还希望通过相亲,能结束心里这份不该有的感情。

    “没意思。”洛昊锋撇撇嘴,靠回沙发背里,双腿随意地翘起,“相亲也不是什么坏事,我就打算这次回去,把我妈给我准备好的那些美女都见一遍,挑几个优质品,一一交往,最后选一个合适的人结婚。”

    “你以为买东西?”

    覃牧皱眉,洛昊锋却越说越眉飞舞,一双桃花眼也闪着笑意:“不尝试永远不知道结果,就像修尘和温然,他们结婚的时候,不也没有感情吗?修尘只是凭着他的直觉,就敢拿自己的一辈子做赌注,我只是恋爱有什么。”

    他说得,也有些道理。

    覃牧略微地叹了口气,他提起墨修尘和温然,他心里,又不禁泛起一抹担心,喃喃道:“也不知道他们这次去d国,能不能找到治疗温然的方案。”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