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572 装的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康宁医院

    顾恺穿着一身白大褂,带着医护人员等在医院大门外,见洛昊锋和覃牧把墨敬腾送来,立即让人迎上去,把墨敬腾扶到手术推车上。

    他则一边给墨修尘做检查,一边问身旁的洛昊锋和覃牧:

    “这是怎么回事?”

    洛昊锋和覃牧送墨敬腾来医院的途中,就给他打了电话,以前,墨敬腾的主治医生一直是顾恺的父亲顾岩,今天,顾岩带着然然去了d国,他就接手了墨敬腾这个病人。

    见他眉峰轻皱,墨眸半眯,神微微异常,洛昊锋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阿恺,老爷子不会出什么事?”

    虽然墨敬腾晕倒其实不关他和阿牧的事,他们并没有把他怎么样,但当时,到底是他们在他办公室。

    他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修尘不会找他们麻烦,墨子轩一定会没完没了。

    覃牧眸微微一变,视线扫过墨敬腾,又看向顾恺,说着话,一行人已经到了医院门口,顾恺薄唇轻抿了下,对护士吩咐一句:“送去第二手术室。”便稍微放低了脚步。

    其他人推着墨敬腾继续往前走,顾恺转头,眸光扫过覃牧冷峻的神和洛昊锋眉宇间隐约的担忧,压低了声音,淡淡地说:“他是装晕的。”

    “装晕的?”

    “你小声点!”

    洛昊锋惊讶的叫出声来,一旁,覃牧冷睨他一眼,出声轻责,还好此时大厅里人多,十分嘈杂。墨敬腾正被人推着进电梯,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晕倒的时候,你们两个在他身边?”

    顾恺眸光锐利地在他们两人脸上搜巡一圈,语气笃定中,又透着一丝疑惑。墨敬腾为什么要装晕。

    覃牧声音沉而凉薄:“嗯,他想让我和阿锋其中一人接替修尘的总裁职位,被我们拒绝,就晕了。”

    他还以为墨敬腾是真的晕了过去,当时,他和洛昊锋都急了,背着他走出办公室,正好碰见程佳,他让程佳给墨子轩带话,就和洛昊锋匆匆地送他来医院。

    原来是装晕的。

    想着,又觉得可笑。他嘴角便勾了勾,只是,笑容带着一分凉意,犹如这个乍暖还凉的季节。

    洛昊锋也笑,笑容里,全是嘲讽:“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老爷子是铁了心要让修尘回公司的了。阿牧,不如你就先答应着。我们为集团卖命了这么多年,就这样送给墨子轩,还真是可惜了。也许,温然这次去d国能把病治好,如此一来,修尘会回公司也不一定。”

    他们辛苦付出了那么多,修尘说放弃就放弃,他都替他觉得不值。

    虽说,修尘离开了集团,也有足够的能力给温然最好的生活,但他就是看不惯墨子轩,不希望他坐收渔利。

    墨子轩赶到医院时,墨敬腾刚被推进病房。

    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顾恺进手术室时,墨敬腾就自己醒了过来。

    因此,没有手术。

    不过,顾恺也没有那么轻易的放过他,硬是给他开了一系列的检查单子,让他做了一系列繁杂的检查,倒不是为了那点检查费,而是想折腾折腾他。

    省得他下次再动不动就装晕,把身边的人吓个半死。

    “爸,你没事。我一听说你晕倒,就立即赶来了。”墨子轩一脸关切地走到病床前,他身后,还跟着程佳。

    墨敬腾面苍白,看着,还真是有几分虚弱的病态,那是刚才一系列的检查把他给折腾的。

    看着走近的墨子轩,墨敬腾声音平静地说:“你来了医院,公司里怎么办。”

    墨子轩心里冷笑了声,面上,却是一脸的关切之,他在病床前蹲下身子,十分关心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墨敬腾,声音,带着浓浓地亲情:“爸,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再念着公司,好好地养病才是最重要的。我听说你晕倒,都担心死了,怎么能不过来看看。”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又不是第一次晕倒,更不是第一次进医院。对了,阿牧和阿锋呢。”

    他目光越过墨子轩,扫视了一眼病房,刚才他去做检查,都是护士扶着,洛昊锋和覃牧两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他们回公司了。爸,你怎么会突然晕倒的。”

    墨子轩说到这里,眉头不安地皱起,像是十分担心他的身体,眸光关切地看着墨敬腾,眼底深处,一抹犀利转瞬即逝。

    墨敬腾眼神闪烁了下,在墨子轩关切的眼神里,他转移话题地问:“子轩,昊宸的事,你想好怎么处理了没?”

    墨子轩眉宇间凝起一抹沉重,语气微微郁闷:“我正在想办法,目前走司法程序,劳力伤财不说,我们还占不到便宜。只能把这暗亏吃了。”

    “吃哑巴亏?”

    墨敬腾不悦地皱起眉头,脸有些难看。他心里暗想,若是换了修尘,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就吃了这个哑巴亏。按子轩这样的处事,若真把集团交他手里,他几乎能预见,不出一年,集团,就会从g市消失。

    那是他辛苦了一辈子的基业,为了让集团发展壮大,为了让墨家成为g市第一首富,他曾经不折手段,做过许多昧着良心的事。绝不能让子轩毁了他心血。

    心念及此,他更加坚定了要让修尘回来的心。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一定要让修尘重回公司。若是他执意为了温然放弃公司,他不介意让温然从这个世界消息。

    他低下头,眼底深处一抹阴鸷一闪而过,墨子轩只是见他脸不好,并不知道他心里这么短时间内,已经想了那么多弯弯道道。连忙解释他为什么说吃了这个哑巴亏。

    身后,程佳见他们父子俩一时半会儿谈不完,便转身走出病房,去洗手间时,正好遇上从电梯里出来的沈玉婷,她和一名护士边走边说着什么。

    “沈医生!”

    程佳心念微动,在沈玉婷和她擦肩而过之时,笑着出声。

    沈玉婷听见有人喊她,顿下脚步,这才看清叫她的人是程佳。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