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566 保护好她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回到家,已经十点了。

    墨修尘给温然端来药,看着她喝完,他把一颗蜜枣喂进她嘴里。

    “然然,苦吗?”

    他写满了柔情的眸子里,泛起一抹心疼。

    温然笑着摇头,“不苦。”

    中药,哪有不苦的,墨修尘之前喝了几个月,若非她现在阻止,他宁愿继续陪着她喝下去。

    张妈过来把药碗端走后,他牵着她的手,起身,轻声说:“今晚早点睡,明天早上的航班。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时很累。”

    “好!”

    温然冲他微微一笑,任由他大掌握着自己的小手,两人并肩上楼。

    回到主卧室,墨修尘放开温然的手,去浴室给她放水洗澡。温然手机响,她收回视线,掏出手机接电话。

    “哥!”

    浴室的门半开着,隐隐的水声传出来,温然在沙发前坐下,身子有些疲惫地靠进沙发里。一双眸子,却是看着浴室方向。

    “然然,你明天跟顾院长出国,是吗?”

    温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低沉温润,带着浓浓地关心。

    那天,墨修尘装死的事,温锦也知道了,并且,知道温然因为墨修尘的装死,答应一直留在他身边。

    “嗯,明天。”

    温然简短地答。

    “墨修尘陪你一起去吗?”温锦又问。

    “是的,他陪我一起去。”温然唇边泛起一抹幸福的笑,她望着浴室方向的视线并没有移开,虽然看不见浴室里替她放水的男人,可是,她望着那半开的门,就觉得心里无比温暖。

    “嗯,有墨修尘陪着你,我就放心了。然然,墨修尘已经辞去了总裁一职,他现在有的是时间,你们出了国,不用急着回来。让他陪着你到处玩玩。”

    虽然吴天一已死,肖文卿也被判了刑,但还有一个傅经义存在。而吴天一的死,导致无人知道傅经义如今在哪里。

    温锦觉得,然然在g市不如出国去旅游。

    她和墨修尘离开了g市,傅经义就不会知道他们在哪里,如此,然然就安全了。

    反之,她待在g市,难保傅经义不会对她下手,要知道他当初可是挑衅过顾岩的。

    温然轻笑,语气轻快地说:“哥,你和修尘想的一样,修尘今天还说,要陪我把欧洲玩遍呢。”

    “是吗?”

    闻言,温锦在电话那头清润地笑。

    温然秀眉轻挑,“当然是啊,难不成,你以为我骗你。”

    “哈哈,我没有这样想。明天几点的航班,到时我去送你。”

    温锦又哈哈地笑了几声。

    “明天早上九点钟的航班,哥,你不用送我。”

    她话音落,墨修尘从浴室出来,声音温润地说:“然然,水放好了,你先去洗澡。”

    电话那头的温锦听见这话,不再和温然继续聊下去,而是温和地道:“然然,那你赶紧去洗了澡早点睡觉,不然明天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会很累。”

    温然和温锦说了再见,挂掉电话,墨修尘已经从衣帽间给她拿了睡衣出来,她上前接过他手中的衣服,脸,微微有些发热。

    要知道,他拿的不仅是睡衣,还有内衣,内裤。

    温然进浴室洗澡的时候,温锦的电话又打到墨修尘手机上,他走到落地窗前,按下接听键。

    “傅经义可能在国外,至于他藏身哪个国家,不清楚,你要保护好然然。”

    电话那头,温锦的声音不像刚才和温然说话时的温柔,而是流露着隐约的担心。

    “我知道。”

    墨修尘眸底的泽暗沉了一分,提到傅经义,他的心情就沉郁。

    “半个小时前,之洐告诉我,吴天一的死,可能和秦森有关系。目前,之衍在暗中调查,如果真是他,也许能顺藤摸瓜,把傅经义给找出来。”

    电话那头,片刻的沉默后,温锦的声音沉沉地传来。

    闻言,墨修尘眸底凝起一抹冷意,秦森?他没有忘记,那天下午在警局,他试图把责任推到顾岩身上。

    这才几天,他就露出破绽,让陆之洐察觉了?

    虽然陆之洐是个洞察入微,心细如尘的警察,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秦森不是愚蠢之人,如果他真是和傅经义有关系,他当时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陆之洐有证据?”

    沉思了几秒,墨修尘淡淡地问。

    “目前还没有证据,不过,秦森的老婆在国外有个酒庄,之洐从那里似乎查出了点什么,他还在继续调查……”

    具体的,温锦也不清楚,陆之洐在电话里只是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他好像有什么急事,说回头再给他打电话。

    “如果秦森真有问题,那你让他小心些,我觉得,要么就是秦森没有问题,是陆之洐的错觉……要么,就是他故意引陆之洐上钩,如此一来,他会有危险。”

    听完温锦的话,墨修尘心里快速分析了一遍,越想,越觉得有问题。

    他这么一说,温锦也是一惊,“我一会儿就给之洐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

    虽说,陆之洐不是傻子,他调查秦森,肯定也能猜到些什么,甚至,知道自己将面临怎样的危险,但,他还是想提醒他一下。

    “嗯,当初肖文卿害死周明富也是通过的吴天一,而如今,吴天一自己被害死。警局内部当然有人受傅经义贿赂,只不过,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刚才说,秦森老婆在国外有洒庄,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墨修尘眉峰紧紧地皱着,思考片刻后,平静地问。

    温锦把酒庄的名字告诉了他,原来,那酒庄就在d国。

    难怪温锦要打电话提醒他,保护好然然,“嗯,我知道了。”墨修尘转眸看了眼浴室紧闭的门,他和温锦聊了这么久,然然也应该快出来了。

    那个酒庄,他会再重新再查一遍。

    果然,他刚收起手机,浴室的门就打开了。他转身,大步朝温然走过去,伸手拿掉她头上的毛巾,微笑地说:“然然,我帮你。”

    沐浴过后的温然小脸微微泛着绯红,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心动的清香,那股清香入鼻,墨修尘心神不禁微微一漾。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