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555 大少爷猜得真准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修尘,你是不是怪我当初把子轩找回来?”

    当初,墨敬腾把被逐出家门的墨子轩找回去,让他重新去公司上班,不仅是为了牵制墨修尘,还是为了对付肖文卿和吴天一。

    他在商场混了几十年,精明得像只老狐狸,当工地事故一发生,他就敏锐地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猜想,可能和肖文卿有关系。

    他并非真的要让墨子轩替代墨修尘,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墨修尘比墨子轩优秀百倍。

    集团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公司能发展成g市的龙头企业,让墨家成为g市第一豪门,他用过许多不光明的手段……

    “修尘,我当初让子轩回来,并非为了让他抢你的位置,我是为了对付吴天一和肖文卿。”

    说到这里,墨敬腾重重地叹了口气,不知是真的自责,还是假意,他声音渗着浓浓地歉意和自责,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恨着我。当年,我鬼迷心窍,才会被肖文卿给迷惑了心,不仅害得你母亲跳楼,还差点害死了你。”

    沙发里,墨修尘显得无比清冷淡漠,不论是墨敬腾的自责,还是他的忏悔,似乎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像是在听别人的事。

    只有他嘴角那抹嘲讽冷冽,不曾敛去。

    “修尘,这些年,我一直想弥补你,虽然你不领情,但我并没有忘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我让你进公司,也并非是因为你是经商的天才,而是因为,你是我墨敬腾的儿子,是墨家的长子,从你进公司的那一天,我就想好了,将来要把公司交给你……”

    墨敬腾越说,越激动,也越内疚,字字句句不似以往的无情和强势,而是以一个慈父对儿子的态度。

    可惜,墨修尘并不为此感动。

    与其说,他这些话,说得太迟了,不如说他的话,墨修尘根本不相信。当年他让他进公司,不是因为他的经商头脑是什么?

    他竟然说,这些年一直想弥补?

    呵呵,真是可笑,他若是想弥补,怎么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肖文卿一次次的害他,试图致他于死地。

    他若是想弥补,又怎么会他们一家三口在墨宅幸福生活,让他一个人自生自灭?

    他若是想弥补,怎么会给他的妻子下药……

    “你说完了没?”

    墨修尘薄唇抿着冷冽的弧度,声音清冷淡漠,还有隐隐的不耐烦。

    “修尘,我说完了。”

    墨敬腾强势了一辈子,难得地在墨修尘面前放下自己的威严,只是扮演一个父亲的角,声音温和中,带着一丝无奈和伤感。

    “明天你记得去公司,我会在股东大会上递交辞呈。”

    墨修尘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这一晚,温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毫无睡意。

    虽是睡在熟悉的大床上,身边,却没有那个熟悉,温暖而宽阔的胸膛,没有那人清冽成熟的气息,更没有他的拥抱,没有他的手臂做枕头。

    温然被无边无际的孤寂和难过笼罩,偏偏,她和墨修尘那些恩爱幸福的片段,一幕幕在眼前播放。

    她心里,分裂出两个自我,一个眷恋深爱着墨修尘,哪怕是死,也不愿离开他。另一个却很理智淡漠,觉得不该再这样拖下去,应该马上离去。

    两个自己争吵打斗了一夜,弄得她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疲惫不堪地睡了过去,醒来时,窗外已经阳光灿烂,一束金光芒自窗帘一角投来,打在她床旁的墙纸上。

    温然打了个呵欠,抬手,轻轻揉了下眼睛,才转头,拿起床头小桌上的手机,看见屏幕上的时间时,她眉心轻轻一蹙。

    自己竟然睡了这么晚,已经十点了。

    她洗漱好,下楼,张妈从厨房里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看见她,张妈立即微笑地说:“大少奶奶,你醒来得正好,我已经给你做好了早餐,打算上楼去看看你醒了没有呢!”

    温然微微诧异地眨了眨眼,可能是昨晚哭过的原因,眼睛,有些许的涩,她清丽的眉间却浮起一抹温和:“张妈,你怎么现在做早餐?”

    这个点,不该是做早餐的时间啊,要准备,也是该准备午餐的食材。

    张妈见她诧异,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了一分,轻快地解释道:“早上,大少爷说你还没醒,让我晚一点给你做早餐,大约十来点的时候,没想到,大少爷猜得真准。”

    不知情的张妈并不知道,她和墨修尘昨晚分房而睡,墨修尘并没有表现出来,因此,早上他说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昨晚他们那个,温然太累了。

    此刻,她说这番话,看温然的眼神,不免有些暧昧的味道。

    温然眸子闪了闪,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攥了攥,她心里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

    昨晚,墨修尘那么生气,甚至,一整晚都睡在客房。

    没想到,他又这么细微体贴,还叮嘱张妈晚些再给她做早餐。

    他能不能不要对自己这么好,好到她只要想着离开他,就心疼到不能呼吸。

    “大少奶奶,你先坐,我给你端早餐。”张妈笑呵呵地说了一句,又转身回了厨房。

    温然一个人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吃着早餐,本是很好吃的早餐,却因为她的心情而失了味道。

    “大少奶奶,是不好吃吗?”

    张妈的声音响在身后时,温然被吓了一跳,身子颤了颤,猛然抬头,看见站在一旁的张妈,她脸上的表情还有着受惊后的疑惑。

    “大少奶奶,我吓到你了?”

    张妈见状,立即歉意地问。温然牵强地扯了扯嘴角,正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她放下勺子,一手去掏手机,一手抽过纸巾擦嘴。

    看见来电显示时,她擦嘴的动作微微一滞,红唇,也轻轻地抿了抿。

    站在身旁的张妈倾了身,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时,她眉开眼笑地丢下一句“大少奶奶,我不打扰你接电话。”便很快离开了餐厅。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