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542 拒绝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温然是被墨修尘撩拨醒的。

    唇瓣上的酥麻和身体里的燥热让她睁开了眼,视线所触,是墨修尘那双深幽而又炙热的眼眸,她心尖蓦地一颤,

    他精瘦性感的身躯紧紧地压在她身上,见她睁开眼,他的唇离开她的唇,去吻她眼睛。

    低哑的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打破凌晨的寂静:“然然,我爱你!”

    说着,他就要继续……

    温然原本有些睡意朦胧,睁开眼,眸光还带着一丝疑惑和迷离,可在听见他那声深情而魅惑的然然,我爱你时,她心头漏了一拍后,睡意和疑惑也在他这声呢喃中消散了去。

    感觉到他如铁的滚烫,她身子猛然一颤,双手紧紧地抓住他,惊恐而慌乱的推拒:“修尘,不要。”

    她没想到,他会在她睡着的时候偷袭她,还是这般的让人难受又难耐……

    一想到她不能和他做这种事,她心里就又慌又难过,双腿也下意识的蜷起,紧闭,试图阻止他的进入。

    “然然,我想你。”

    墨修尘没想到她的反映这么快,他生生被她挡在了外面,他一遍遍,深情地吻着她,诉说着他的爱,“然然,它也想你……”

    “修尘,你答应过我的,不可以。”

    温然誓死不从,急切而慌乱的推着他,尽管她自己也很难受。

    如果不是不能,她现在肯定会欢喜承受。

    “然然,就今晚一次,好吗?它很难受!”

    墨修尘拉过她一只小手去感受他的渴望,温然被他抓着,触碰到那滚烫时,她顿时触电一般的颤抖了下,小手连忙缩回。

    “然然,然然,然然……”

    墨修尘的吻,落在她耳畔,深情的告白试图蛊惑她的心,可是,温然清醒而理智地拒绝:“修尘,不可以。”

    她身子一阵阵地颤粟,双腿却闭得死紧,狠狠一咬牙,她轻声说:“修尘,要不,我帮你……”

    她话音落,墨修尘高大的身躯蓦地一僵。

    他的吻停住,眸光灼灼地凝着绯红的脸颊,似潭的深眸里噙着一抹受伤和疑惑:“然然,为什么?”

    为什么?

    温然眸光闪躲,绯红的脸颊上泛过一抹白,她避开他炙热而深情地眸,轻声找着借口:“我,身子不舒服。”

    “然然!”

    墨修尘眸底闪过一抹疼,深深地凝视她半晌,他离开她的身子,下床,快步进了浴室……

    第二天,温然没有去公司。

    清晨,墨修尘醒来时,她还在睡,他吻了吻她,没舍得把她叫醒,自己起床,下楼……

    直到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里,她才缓缓睁开眼,清澈的眸子里全无睡意,泛着一层薄薄地云雾。

    想到昨天半夜的事,她心口处,又是一阵窒息的痛。

    双手紧攥着被子,眼前浮现出昨晚墨修尘离开她身子时的落寞,连他俊毅的背影,都染上了孤寂,她心,像是被人用细绳来回拉扯着,难过,无以言说。

    正出着神,门口忽然又响起脚步声,她睁着的眼立即闭上,下一秒,门被推开,是熟悉的脚步声。

    不多时,呼吸里,一股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钻入,她心跳,在那抹气息里不受控制地加速,床前的男子弯腰,薄唇轻轻地吻上她白皙的额。

    “然然!”

    他轻声呢喃,温柔得令人心颤。

    他深邃的眸子心疼地凝着她,温然听得心下一紧,身子不敢动弹。

    墨修尘凝着她装睡的面容,他大手伸到被子底下,轻轻捉住她温暖的小手,似自言自语地说着:“然然,昨晚,对不起。”

    温然心下一疼,无声地回了句是我不好,不是你的错。

    他顿了顿,声音又低沉温柔地响起:“然然,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抗拒和我做亲密的事,可我相信,你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该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渴望。下次,我不会再这样了,我会耐心地等着你愿意告诉我,或者,不再抗拒我为止,真的,我会等着你。”

    温然心惊了惊,他说这些话,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装睡。

    可是,她不想睁开眼,她不知道,现在睁开眼该如何面对他。

    继续装睡。

    墨修尘似乎并不需要她的回答,他径自说着:“你睡,我先去公司上班,中午,我回来陪你吃午饭。”

    ……

    墨修尘和她说了几分钟的话,才放开她的手。她闭着眼,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目光凝视着她许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关门的声音传来,接着是离去的脚步声,她心口压抑的情绪全数化为一股热潮漫过鼻尖,直逼眼眶。

    她视线模糊地望着那扇门,耳畔一遍遍回荡着墨修尘刚才的话,他说,他不会再像昨晚那样,会耐心地等她。

    可是,她却不敢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留下来,是错误的决定。

    明知不能在一起,却舍不得离开,她觉得自己很自私,真的很自私,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或许以前可以没有性生活,但如今,不一样了。

    她应该离开他,让一个健康的女子来爱他,而不是她这样,让他看着,却不能触碰……

    她狠狠地吸了吸鼻子,起身,下床,去衣帽间找衣服,噙着泪水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坚定和绝决,这一次,她不允许自己再犹豫不决。

    温然穿衣,洗漱好,并没有立即下楼,而是站这个自己住了半年的卧室里,眸光留恋地一一扫过室内每一寸空间。

    似乎,要把这一切都刻在记忆里,这一次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许久,她才抬手抹掉眼泪,对着镜子绽出一抹坚强地笑,自我鼓励道:“温然,爱不一定是占有,还可以是放手,没有你,他也能过得很好的。”

    如果留下是害了他,那她为什么不放手?

    她紧紧地抿抿唇,转身,迈着坚定的步子离开,却在楼梯间顿住脚步,楼下客厅的沙发里坐着的男人,豁然是那个说去公司的墨修尘!

    温然眸子窜过惊愕,怔怔地看着从沙发里站起来的男人……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