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491 谁也阻止不了他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电话响了两声,顾恺的声音就传了来,温润低沉中,渗着一丝说不出的情绪,“然然!”

    “顾大哥,我有些事,想当面跟你说。”

    温然想了想,电话里,有些话说不清楚。

    “好,我现在过去。”

    顾恺答得很爽快,此时此刻,他正在顾岩的办公室,和他说了然然已经知道真相,并且对墨修尘提出了离婚的事。

    “嗯,我在家等你。”

    挂了电话,顾恺对上他父亲关切的眼神,温和地说:“爸,然然说有事找我,我现在过去温家一趟。”

    顾岩点头,不放心地叮嘱:“然然接了傅经义的电话,知道的事,肯定不少,她要是问,你就如实告诉她,不要再隐瞒了。”

    顾恺眸变了变,眼里划过一丝犹豫,他也觉得,然然既然接了傅经义的电话,肯定知道了许多事,不仅仅是那一件。

    可是,要把全部的真相告诉她,他还是觉得残忍。

    “好,我一会儿先听听她怎么说,也许,她不是为了这个找我。”顾恺的话有些自歁歁人,但他真不希望然然知道了全部。

    顾岩没有说话,只是对他摆摆手,示意他去找温然。

    温家

    顾恺从医院来到这里,一路车开得很快,只用了二十分钟时间。

    温锦看见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然然给你打电话了,还是墨修尘不放心,让你来的?”

    顾恺跟着他一起进客厅,嘴里回答着:“是然然给我打电话,说有些事,当面跟我说。”

    “他回来后,就问我,她除了不能要孩子,还有没有别的病。你想好一会儿怎么回答她了吗?”温锦听他说,是温然打电话让他来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顾恺抿抿唇,淡淡地说:“我爸的意见,是把真相告诉然然,她已经向修尘提出了离婚,这说明,她知道的,比我们想像的要多,我们若是再隐瞒下去,她心里的想法,也不会告诉我们。”

    温锦脸微变,半晌,才沉默点头。

    “我先上楼找然然。”

    顾恺拍拍他肩膀,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上了楼,去温然的房间找她。

    温锦清俊的身影站在楼下,眉峰轻蹙地望着二楼,许久,才转身,朝厨房而去。

    “然然,筱筱也在啊?”

    顾恺进屋,先和温然打了招呼,才看向白筱筱。

    白筱筱冲他点点头,对床上的温然说:“然然,你和你哥聊,我去楼下看看温大哥做了些什么,今晚我要在这里蹭饭吃。”

    “我送你下去。”

    顾恺看了眼她的轮椅,她自己没法下楼。

    白筱筱无所谓地笑笑,轻快地道:“不用,我对着楼下喊一声,温大哥就上来接我了。”

    “我送你出去。”

    顾恺也笑笑,把白筱筱送出了房间,对着楼下喊了一声温锦上来接她,他才转身回到房间,关上门,走到病床前,直接在床沿坐下,阻止温然起来:“然然,你就坐床上好了。”

    温然没有拒绝,靠在床头上,顾恺怕她这样不舒服,又拿起一个枕头垫在她身后。

    “然然,你想问我什么,就尽管问。”

    顾恺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声音温润轻柔。

    温然点点头,轻声说:“修尘一定告诉了你,我跟他提出离婚的事。”

    “嗯,他说了,他的情绪不太好,然然,我认识修尘二十多年,从没见过他像下午那样子。”

    顾恺说这话时,心里有些难过。

    温然听他这么一说,心狠狠一疼,继续说:“是他让筱筱来陪我的,筱筱还告诉我,他要去做绝育手术,哥,如果修尘真的找你,你一定要阻止他,好吗?”

    顾恺一惊,狭长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说:“然然,如果修尘真的要那样做,别说我阻止不了,就是加上阿锋和阿牧,甚至是咱爸,也阻止不了。”

    温然闻言小脸蓦地又白了。

    “然然,能阻止修尘的人,只有你。你能不能告诉哥哥,你为什么要和修尘离婚?”

    温然垂下眼帘,低头盯着被子上的花纹,声音,低低地,带着三分压抑的情绪:“哥,你明知道,我除了不能生育,还不能陪他一辈子,这样的我,早晚都是要离开他的。”

    “然然!”

    顾恺俊颜一白,漆黑的眸子里涌上一股热潮,前一秒还温润的声音,带了浓浓的颤音。

    她真的知道!

    温然抬头,她红肿的眸子里,一片似水的平静,竟然看不出难过,从接到傅经义电话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两个小时里,她难过得太多。

    心,都有些麻木了!

    看着一脸震惊,眼神复杂的顾恺,她唇边反而浮起了一抹轻柔地笑,“哥,我一开始是无法接受,就是现在,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是,我不能自歁歁人,这一切,是真的,谁也改变不了。”

    若是能改变,面前,她这位医学博士的哥哥,以及她那做了几十年医生的父亲,他们一定会倾尽一切,治好她的。

    她忘了童年的记忆,对傅经义,也没有任何的记忆,不知道他有多厉害,是怎样一个人,只听哥哥和爸爸他们说,傅经义很变态,心理扭曲。

    下午的电话里,傅经义冷笑着,得意的告诉她,她的病,顾岩根本治不好,就算穷尽顾岩一生,也没有办法。

    顾恺狠狠地抿了抿唇,坚定地说:“然然,你别听傅经义的,他只是为了吓唬你,他自认为自己第一,但他比起咱爸,还是差了一些,就算那六年里,他对你用了毒素,我和爸爸,也一定会把你体内的病毒清除干净。”

    温然眸子闪了闪,哥哥的话,让她心里很温暖,也很感动。

    她平静地说:“哥,我知道你和爸都在想办法,但你们不用为难自己,特别是爸爸,我不希望他整天的为我操心。你告诉他,就算没有办法,也不要自责,我不怕死。”

    “胡说什么,你不会死的!”

    顾恺脸一沉,严肃的打断温然。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