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467 毎个人都会犯错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情绪,墨修尘眸光微微一紧,修长的手指与她紧紧相扣,轻声说:“然然,别胡思乱想,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你不用害怕,也不用担心。”

    温然心里一暖,他低沉的声音,安抚的话语,听在她耳里,心,莫名地就踏实了下来。

    “我知道,只是希望警方快点抓到吴天一。”

    “会的,天网灰灰,疏而不漏。肖文卿都已经落网了,吴天一,也逍遥不了多久。”

    墨修尘语气低沉中,透着三分坚定,深邃的眸子里,一片望不见底的沉暗,转瞬即逝,很快地,那眸底的沉暗就被温柔情愫替代,清澈地映出温然精致白皙的脸蛋。

    g市某公寓。

    沈玉婷和江流,正吃晚饭。

    餐桌上,江流眉飞舞对沈玉婷说,他今天签成功了一个客户,虽然不是多大的客户,但他很开心。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相信你会做得越来越好的。”沈玉婷说着,夹起一只鸡腿放进他碗里,“这是奖励你的,继续加油。”

    “玉婷,这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有你的鼓励,我肯定做不到。”江流发自内心的感激沈玉婷,清澄的眸子里流动着丝丝温柔,以前,他不懂爱情,只知道游戏人生,得过且过。

    和沈玉婷在一起的时间虽不长,他却不知不觉间,对她有了感情,想要一直这样走下去。

    原来,和一个女人真心地在一起,比虚伪的应付无数个女人,来得幸福和快乐。

    甚至,为了她,他欺骗了程佳,虽然从她口中套出了温然和墨修尘在巴厘岛,他却告诉程佳,他们去了巴黎。

    沈玉婷轻笑,“这怎么会是我的功劳,明明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江流,只要你愿意,你一定会做得很好很好的。”

    男人是需要鼓励的,特别是像江流这样的,沈玉婷深知,自己一句鼓励的话,和一句埋怨的话,带来的结果,是天和地的差别。

    江流夹起一只鸡翅放进沈玉婷的碟子里,温柔地说:“玉婷,如果没有你,我肯定不会想着安定,想着工作,以前,我很荒唐,做过很多错事,谢谢你肯给我机会,让我改变。”

    沈玉婷轻抿着唇,眸光静静地看着江流,听着他发自肺腑的那些话,她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我要的,是你的现在和未来,不是你的过去。你不用自责,以后,也不用去想着那些过去。”

    沈玉婷敛了情绪,露出温柔地笑,字字句句,都是对江流的鼓励和包容。

    “有件事,我还没对你说。”

    “什么事?”

    沈玉婷放下筷子,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我想搬家,这里的公寓,当初是用别人的钱租的,玉婷,我之前住的地方,没有这么高档,是很廉价的出租屋。”

    江流说这话,还是有些生硬,对于一个过去荒唐,又懒惰,还虚荣的男人而言,要坦诚自己的一切,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看着他英俊,却并不自信,甚至,还有些尴尬的脸庞,沈玉婷鼻端忽然一酸。

    她和他目光对视了几秒,突然起身,一把抱住他:“明天,我给你搬家,搬回你原来住的地方去。”

    江流感动地回抱住沈玉婷,自责地说:“玉婷,我不会一直让你陪着我吃苦,我一定会加倍努力,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

    “我不在乎。”

    沈玉婷的声音虽轻,对江流,却是一种莫大的震憾。

    墨修尘和温然回家吃了饭,洗过澡,躺到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凝着她恬静的睡颜,墨修尘唇角弯起温柔的弧度,深邃的眸子里,也溢满了温柔疼爱。

    他轻轻地抽出自己的手臂,给温然盖好被子,才下床,进书房,点燃一根烟。

    想起肖文卿的那番话,他心里,隐隐地,有着不安。

    隐在袅绕烟雾后的俊颜,渐渐地凝上一层冷意,性感的薄唇抿了抿,他掏出手机,拨出顾恺的电话。

    晚上,他从警局回来时,顾恺刚好进了手术室。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起,顾恺的声音隔着电波传来,“喂,修尘。”

    “我晚上回医院的时候,你正好进了手术室,那个张二狗的情况怎么样?”

    墨修尘颀长身躯靠在椅子里,眉宇间,凝着一层清冷之,据张二狗交代,吴天一养的一批手下,都和他一样。

    “张二狗的情况并不严重,一个月内就能解毒。”顾恺回答了他的话,又问:“然然呢,睡下了吗?”

    “嗯,在飞机上,她一直不肯睡,见到筱筱没事,才终于放了心,沾床就睡着了。”提起温然,墨修尘眸底的点点冰寒,便瞬间被暖意融化了去,眉宇也跟着舒朗温润了些。

    只有真切地爱着一个人,才能不知不觉,有他这样的反应。

    一想到对方,心就柔软成了一汪湖水,在警局那会儿,他之所以动手,就是因为肖文卿说他的然然。

    “可惜的是,张二狗也不知道吴天一躲在了何处,这段时间,你要小心些,肖文卿被抓,吴天一肯定会有所行动。”

    顾恺不放心地提醒,话音微顿了下,又说:“虽然那件事过去了二十天,但这二十天里,一直没有平静过,你有想过,然然要是知道那些事情,怎么解释吗?”

    墨修尘捏着手机的手一紧,声音低沉的溢出薄唇:“刚才回来的路上,然然就问这些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她肯定会知道的,还是按之前的计划,到时,就告诉她,那些,是谣言。”

    相爱的两个人,是能心灵相通的。

    在巴厘岛的那段日子,温然虽然没有追问原因,每天都像只快乐的小鸟,但墨修尘知道,她心里是疑惑地。

    不过是,他不说,她不问罢了。

    也许,她觉得,不管他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她好,所以不问,又或许,她觉得,不管什么事,等回到g市,就能知道。

    所以,不问。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