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462 幸灾乐祸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洛昊锋淡淡一笑,谦虚地说:“我和筱筱是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在生意场上,伯父喊我一声阿锋就好了。”

    “好,那我以后就喊你阿锋。”白父是个爽快人,听洛昊锋这么一说,他当即改了口。

    病房里,白母和白筱筱说了一会儿话,温锦家的保姆李阿姨,就送来了早餐。

    白母陪着白筱筱吃了些早餐,让她好好睡一觉,白筱筱点头答应,她昨晚没睡,那时是因为害怕和恐惧,没有睡意,这会儿一放松下来,顿时困意席卷。

    “妈,你昨晚也一夜都没睡好,你也回家睡一觉,下午再来看我。”

    “好,我回去给你做些吃的,中午再来,你好好休息。”

    白筱筱笑着点头:“妈,你放心地回去。我看着你出了病房,一会儿就睡。”

    白母从病房出来,见洛昊锋和自家老头子正聊得开心,她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伯母!”

    洛昊锋微笑地冲白母点了点头,白母面上也浮起客气地笑,“阿锋,谢谢你救了筱筱。”

    “这是我应该做的。”

    “筱筱昨晚一夜没睡,又受了惊吓,我让她睡下了,你也回公司去上班。”

    白母看似客气的话,却是透着另一层意思。

    精明如洛昊锋,自然听懂了,他看了眼病房,没有装傻,而是低头又看了眼腕表,爽快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是该回公司上班了,修尘不在,公司事情比较多,伯父,伯母,我先走了!”

    “好!”

    白母笑着点头,看着洛昊锋大步离去,直到他进了电梯,白父才转头,疑惑地看着妻子:“你对洛昊锋,好像不太喜欢?”

    “有吗?可能是受了萧煜庭的影响,我现在对他们这一类型的男人,都不放心。”

    白父微微皱眉,不赞同地说:“洛昊锋和萧煜庭根本不是同一种人,我觉得他人品不错,不看别的,看他交的朋友,就知道了。”

    白父在生意场上混了几十年,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白母眼神闪烁了下,掩饰的笑笑:“不说这些,你回公司上班,我回家,给筱筱做些吃的,等她睡一觉醒来,就能有东西吃。”

    洛昊锋没有立即离开医院,而是去了顾恺办公室。

    覃牧,温锦,顾恺三人在他办公室里说话,他让人带着张二狗去做检查去了,看见洛昊锋进来,顾恺眯了眯眼,调侃地问:“没见到筱筱?”

    “哪有那么容易见到的,白母怕是还没拉着白筱筱说完话,不过阿锋,你的耐性也太差了。”

    覃牧嘴角勾了勾,漫不经心地说。

    “我觉得,是被乔阿姨赶出来了。”温锦探究地看着洛昊锋那张并不好看的脸,在他们面前,他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们不幸灾乐祸会死啊!”

    洛昊锋狭长的眸子扫过沙发上的三人,郁闷地走到沙发前,在覃牧身旁的空位坐下。

    顾恺哈哈一笑,“是你自己脸上写着,我失恋了,快点笑话我。”

    “阿锋,你连丈母娘都搞不定,看来只有一条路可走了。”温锦皱了皱眉,一副爱情专家的态度。

    偏偏,覃牧还接话下去:“阿锋还有什么路可走?”

    “搞定筱筱啊,只要让筱筱对你死心踏地,其他的,都不是问题。就好比然然对墨修尘那家伙一样,我敢说,现在不论是谁,都不可能让然然离开墨修尘。”

    “你这个哥哥,真失败。”

    洛昊锋不甘心被他们戏谑,瞪了眼温锦,收起自己的失落,懒洋洋地说。

    温锦挑眉,不以为然地说:“只要然然幸福,她和谁在一起,我都不会反对,阿恺,你说是?”

    温然不仅是他妹妹,也是顾恺的妹妹,这个同盟,当然和他想法一样:“嗯,这一点我赞同,只要然然开心,怎样都好。”

    覃牧眸光闪了闪,平静地说:“张二狗的结果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白筱筱那里,你安排人看护着就行了,我们先回去上班,其他的,等修尘回来了,再说。”

    “嗯,我也要回去上班了,其他的事,等墨修尘回来,他自己解决。”

    温锦说着站起了身,白筱筱平安回来了,他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放下了,其他的事,等墨修尘回来,再做决定。

    “阿锋,你回去上班,还是等在这里?”

    覃牧也站了起来,问洛昊锋。

    “你们都走了,我留在这里做什么,筱筱一晚上没睡,她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的睡一觉,要看她,等修尘和温然回来了再看,也不晚。”

    “这就是嘛,你自己一个人,乔阿姨不让你见筱筱,你跟着墨修尘和然然,准没错。”温锦笑着打趣,顾恺起身送他们出了办公室,见他们离开后,他又亲自去了一趟白筱筱的病房。

    见白筱筱已经睡下,他对安排看护她的护士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

    下午四点二十分

    g市,国际机场

    墨修尘和温然一出安检,就看见了等在安检外接机的顾恺,覃牧,温锦,还有洛昊锋四个人。

    “然然,筱筱已经平安回来了。”

    温锦看见温然的黑眼圈,和一脸没有休息的样子,心下微微一疼,第一句话,就是告诉她,白筱筱已经平安了,她不用再担心。

    “真的吗?”

    温然怔了一秒,眼里,才绽出欣喜之。

    顾恺微笑着点头:“是真的,筱筱只是受了些惊吓,现在医院里休息,一会儿,你就能见到她了。”

    听顾恺这么一说,温然才相信了筱筱真的没事,担心了一路的她,紧绷的心弦,似乎在这一刻猛然断裂,化为一股热潮直逼眼眶,瞬间,便湿润了眼眸:“那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然然,筱筱没事了,你可不能哭。”墨修尘把温然的情绪看在眼里,深邃眼眸里泛起一丝心疼的笑,揽着她的手,微微一紧。

    “我没哭,你们快告诉我,筱筱是怎么被救出来的,肖文卿呢,抓到了没有?”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