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456 逃跑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她眉头紧紧地皱着,被严实堵着的嘴,很痛,她额头,肿了一个包。

    从昨天下午,被他们劫走之后,她就一直被堵着嘴,绑着身子,手脚,一开始,她是很怕的,整个人被深深的恐惧笼罩着,不知道绑架她的人,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直到后来见到肖文卿,她心里反而不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肖文卿说了抓她来的目的,她的害怕,全被恼怒和担心给替代了。

    肖文卿那个心理变态的女人,她想利用也来抓然然。

    二十天以前,她想利用然然的身世,和她的身体情况,打击她和墨修尘,却不想,墨修尘先一步带温然出了国。

    肖文卿的阴谋落空,自己反而成了人人皆知的歹毒女人和通缉犯,狗急跳墙,她找不到温然,就打起了她的主意。

    她甚至对她说了,抓到温然,要如何对付她。

    白筱筱一想到温然落在肖文卿手里,会面临怎样的遭遇,她就恨不能杀了肖文卿,而她额头上的那个包,就是当时她撞的。

    肖文卿用她来逼温然自投落网,她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然然来换她,可惜的是,她被拉住,力气缓冲之下,只是额头撞了一个包。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那个男的劝说另一个,不要打她主意的原因,因为她性子刚烈,他害怕她真的死了。

    她看了眼床上睡着的两人,又打量了一番这间屋子,此时此刻,身在何处,她全然不知,只知道,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刚才在路上,似乎经过了一段颠簸的路,车子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就算在g市的范围之内,也应该是在偏僻的乡村。

    身子,被绑在椅子上,根本动弹不得。

    双手反绑在身后,也无法解开绳子,她眸光落在床上熟睡的那个男人腰间,他那里,有一把水果刀。

    盯着那把水果刀,白筱筱的心跳急剧加速。

    她紧紧地抿着唇,心下衡量着,用他那把水果刀,有没有可能割断绳子,又会不会吵醒那两人。

    脑海里浮现出肖文卿那张狰狞的脸,以及刚才这两人说的话,她决定试一下,若是能够幸运的逃走,就不用连累温然。

    如果不能,再想其他办法,总之,不能坐以待毙,等着然然送上门来。

    她坐的椅子,距离床,不近,也不远,她目测了一下,心一横,身子前倾,整个人朝床前扑了去。

    一声轻响,她身子抵在了床与椅子之间,阻止了两个硬物的触碰,只是,心口处,传来一股尖锐的疼意。

    她咬牙忍着胸口处传来的疼痛,眉心,紧紧拧在一起。

    床上的两人,并没有被她吵醒,他们熬到了凌晨这个时候,一睡,就睡得沉,轻微的动静,吵不醒。

    可是,要怎样取下他的钥匙,是个难题。

    白筱筱艰难地转了身子,连带身下的椅子,也一起转动,反过去,用被绑着的手指,缓缓地伸向那个男人腰间。

    她双手被绑着,能动的,也只有几根手指而已。

    好不容易,解下了那个人腰间的水果刀,她已经累得,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顾不得累和疼痛的身子,白筱筱一刻不敢耽误地用水果刀割着绳子。

    寂静的室内,除去床上两人的鼾声,刀子割着绳子的声音,便成了唯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白筱筱心里的紧张,越来越浓,她看不到绳子被割了多少,只要绳子不断,就不敢停。

    当强子断裂之时,手背上,一股疼意传来。

    刀子,割到了她的皮肤。

    她眉头皱了皱,快速的解开手上的绳子,把水果刀放进自己口袋里,又把身子的绳子,也一并解开。

    床上的两人,还在沉睡。

    她看了眼窗外,一片漆黑。

    她的目光又落在那两个人身上,自己离开这里,十分困难。如果,能用他们的手机拨打电话回家,或是报警……

    “筱筱,不要伤害筱筱!”

    飞机上,温然被恶梦惊醒。

    “然然,别怕,这是做梦。”身旁,墨修尘一听见她呼喊,就立即把她拥进怀里,她睁开眼,看见的,是她关切地眼眸。

    温然眼里,还有泪。

    她白皙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慌,看见身旁的墨修尘,确实自己还在飞机上,确定刚才真的只是一个梦,她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修尘,我梦见筱筱了。”

    她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担心和恐惧,刚才那个梦,太可怕了,肖文卿那个变态的女人,她居然当着她的面,让人欺负筱筱。

    墨修尘握着她泛着湿濡,却冰冷的小手,心头一阵紧过一阵:“然然,你太担心筱筱了,那是梦,不是真的。”

    他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但她刚才在梦里呼喊,肯定是梦见肖文卿伤害白筱筱……

    “修尘,筱筱不会有事的,对吗?”

    温然心里太过担心,不见到筱筱,她无法心安,含泪的眸子紧紧地望着墨修尘,希望从他这里得到安慰。

    “当然,筱筱不会有事的。”

    墨修尘说得很肯定,他低沉的声音有着安抚人心的魅力,掌心的温暖,一点点渗透她肌肤,温暖了她的心,驱逐她心里的害怕和担心。

    温然紧紧地抿着唇,努力地压下心里的情绪。

    半晌,她才幽幽地说:“修尘,如果筱筱再因为我出什么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墨修尘闻言,高大的身子微微一僵。

    他拥着温然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他听懂了温然话里的意思,如果他们没有办法救出筱筱,哪怕用她自己去换,她也愿意。

    不仅如此,她还在告诉他,若是真的需要如此,她希望,他不要阻止她。

    因为,筱筱已经为她受过一次伤,差点,连命都没了,她再也不能让她为自己受伤。

    温然垂下眼帘,将小脸埋在他温暖的胸膛里,墨修尘微僵的身子,以及他突然加重的力度,她都感觉到了。

    她知道,他是懂她的,不用她明说,他也知道,她的心意。

    ↗本書源自 篮書 ,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