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349 这才是,熟悉的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洗手间外

    童诗诗看着墨修尘和温然一起进了洗手间,她才跑过来,把墨子轩从地上扶起来。

    “子轩,我陪你去看医生。”

    见墨子轩狼狈的样子,童诗诗心里暗喜,连称呼,也立即变了。

    她最喜欢在这个男人落魄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好了,当初,要不是墨子轩落魄时,她适时的帮了他,也不可能和他走在了一起。

    不说他比小刘有钱,就单论长相,他也比小刘帅了不知多少倍,况且,刚才他们在包间时,他让她很满意。

    墨子轩瞪着洗手间紧闭的门,眼里,熊熊怒火燃烧,墨修尘,你给我记着,今天的仇,我一定会报回来的。

    不只是今天,还有以前,所有的仇,我都会报回来。

    他不让他碰温然是吗?总有一天,他会把温然变成他墨子轩的女人,哪怕他现在不爱了,也不能看着墨修尘幸福。

    他妈说得对,他以往的忍让,只会让墨修尘觉得他软弱,让墨敬腾看不起他,以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公司夺回来,把温然夺回来,把墨修尘的一切,都抢走。

    让他也尝尝,他前些日子那种遭人唾弃的生活。

    “你刚才怎么不通知我。”

    上了车,墨子轩抬手摸着被墨修尘打肿的脸,质问身旁的童诗诗。

    童诗诗一脸无辜:“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墨修尘就冲过去了。”

    她要的,就是墨子轩和墨修尘之间的仇恨加深,墨子轩会对温然做那样的事,也是童诗诗扇风点火的功劳。

    她这样做,当然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子轩,墨修尘也太狠了,就算你亲了温然,他也不该对你出手这么重,温然本来是你女朋友,要不是他横刀夺爱,现在,你别说亲她,就是睡她,也很正常。”

    童诗诗噘着嘴,一脸的替他不平。

    说完,她又伸手去摸墨子轩的脸,没过十天半月,他脸上的红肿,好不了。

    “你们女人,不是最喜欢吃醋的吗,你不怕我得到温然,就冷落你?”

    墨子轩眯了眯眼,审视的看着童诗诗,被墨修尘揍了一顿,他酒意清醒了一分,这会儿,怎么听,都觉得童诗诗的话,很怪。

    童诗诗妩媚一笑,一把抓起墨子轩的手,往她自己傲人的胸前放去,声音妩媚而挑逗:“我怕什么,温然又没我身材好,你得到她的身体,并不代表就会迷恋上她,子轩,刚才我就一直想说,你好棒!”

    “是吗?”

    墨子轩的手触及那团柔软,眼里有火光跳跃。

    手中的触感,刺激着他男性的神经。

    “当然,你刚才要人家的时候,人家都受不了了。”

    童诗诗的声音媚得入骨,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扭了扭身子,墨子轩心头的怒火,在她的挑逗下,很快转变成了欲火,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

    “嗯……”

    狭小的车厢里,温度骤升,一场激烈的震动,随即爆发……

    墨修尘陪着温然洗过脸,没有再带她回刚才的包间,而是给顾恺打了一个电话,简单地交代了两句,带着温然去了隔壁的俱乐部,那里,有他常年的房间。

    上一次,他在这房间里一解过相思之情。

    此刻,柔暖地灯光下,墨修尘轻拥着温然坐在沙发里,温柔地问:“然然,你怎么会碰到墨子轩的?”

    温然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因为流过泪,眼睛,有轻微的泛红。

    “我在洗手间里遇到了童诗诗,她说,她和墨子轩一起吃饭。”

    “童诗诗?就是和小刘好过那个?”

    墨修尘好看地眉峰轻皱,“你那天不说是,童诗诗想和小刘重新在一起的吗,怎么会和墨子轩?”

    温然轻声解释:“我也奇怪,就随口问了一句,她说,墨子轩被赶出家门的那段时间,和她是邻居,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她和墨子轩现在的关系,不简单。”

    “刚才站在走廊里那个女人,就是童诗诗?”

    墨修尘突然想起来,刚才走廊里,确实站着一个女人。

    当时,他一眼看见墨子轩欺负他的然然,没有注意那个女人。

    “应该是的。”

    “墨子轩那个人渣。”

    墨修尘眸底划过一抹嗜血地狠戾,之前,他本来不想对付他,他的仇人,是肖文卿和吴天一。

    如今看来,墨子轩不是受了肖文卿的影响,就是受了墨敬腾的影响,还有那段时间,他在外面的生活,各种影响之下,他变了。

    竟然敢做出伤害然然的事。

    他不会放过他的。

    温然把墨修尘的表情看在眼里,身子往他怀里偎了偎,“修尘,墨子轩可能是喝醉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还好你赶来了。”

    “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出来的。”

    墨修尘搂着她的力度微微一紧,声音里,满满的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

    温然摇头,他不可能分分秒秒跟着她,而刚才的事,是个意外。

    “然然,以后,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墨修尘凝视着她似水的眼眸,一字一句地说,刚才,要不是他等不到她回去,出来看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若是真让墨子轩那个人渣羞辱了然然……

    “好!”

    温然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和担心,她心里微微一疼,眼前罩下一道阴影,男性的气息缓缓靠近,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吻,落下。

    这才是,她熟悉的吻。

    比起刚才墨子轩带给她的惊慌,愤怒,以及羞辱的感觉,墨修尘的吻,让她的心变得温暖,柔软,她张开小嘴,轻轻地回应他。

    “然然!”

    男人的唇压在她唇瓣上,低哑的嗓音,带着浓浓地怜惜,她双手搂上他脖子,他的吻在片刻的停顿之后,随时变得狂热……

    “然然,在这里,行吗?”

    两人还在沙发上,温然却被剥了个光,清凉的肌肤触及空气,她身子下意识帖向他,惹来他满意地勾唇,吻,大手扣住她纤腰,不待她回答,便深深地埋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