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333 跟我没有关系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修尘眸光深了深,看着温然噙着心疼的矛盾眼神,他心里既温暖,又有些发紧,大掌捉住她小手,轻轻地放在嘴边亲吻:“然然,我也不喜欢做违背良心的事。”

    “可是,董事长,始终是你父亲。”

    温然唇瓣轻抿,如果墨修尘为了他父亲妥协,她也理解的,只不过,心里,会失落。

    墨修尘微微一笑,“他是我父亲,也不代表我一定要为了他有违自己的原则,然然,别想这些了,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好久没陪你一起吃饭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陪你吃顿饭。”

    过了今晚,他又要忙碌,接下来几天,怕都没有时间好好地陪她。

    “我们回家,我给你做饭吃。”

    温然清亮的眸子闪着笑意和期待。

    “好,不过,我做给你吃,不是你做给我吃。”

    墨修尘笑得温柔而迷人,刚才那场欢爱,然然已经很累了,他哪里舍得让她再给他做饭吃。

    墨宅

    墨子轩走进客厅时,墨敬腾正坐在沙发里抽烟。

    自那天早上,去医院做了dna鉴定之后,他就搬了出去,没有再进过这个家,现在一进来,突然觉得陌生,冷清。

    家里的佣人全都换了新的,人数,比之从前,只少不多,可却不像一个家,只是一个孤零零的牢狱。

    墨敬腾一个人住在这里,没有了肖文卿母子的陪伴,一个人显得无比冷清,而墨修尘,又不可能搬回来住……

    看见进来的墨子轩,他眼神里闪过一抹情绪,夹着烟的手指紧了紧,“过来这里!”

    墨子轩眉峰轻蹙,看着脸不太好的墨敬腾,他心里暗忖,怕是因为昨天工地事故的原因,今天的报纸,他也看了,包括网上的帖子,全是对s集团不利的传闻。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他走到沙发前,挺拔的身子站在墨敬腾面前,并没有坐下的意思,甚至,语气,都疏离得让墨敬腾极度不悦。

    他说的,是你叫我来,而不是回来。

    那代表着,他已经不把这里当成他的家,不把墨敬腾当成他的亲人了。尽管dna鉴定结果,他们是父子。

    墨敬腾脸越发的沉了一分,深锐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墨子轩,语气里,改不了多年养成的威严:“这是你家,没事,我就不能让你回来吗?”

    “家?”

    墨子轩冷嗤。

    自从他怀疑他不是他儿子,要他去做nda的那一刻,他们的父子情,就断了。

    墨敬腾哪里受得了墨子轩这副嘲讽的表情,正要发作,一旁的阿诚却适时提醒:“老爷,您找二少爷回来,不是有正事要商量的吗?”

    他特意回重了正事两个字,让他不要再把墨子轩给气跑了,那就真的没人会帮他了。

    墨敬腾眼里卷起的风暴,在手下的提醒里强自压了下去,盯着墨子轩半晌,终是稍缓了语气,“你先做下,我有话跟你说。”

    墨子轩坐了下来,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对他没有了往日的恭敬和怯意,似乎,只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气氛,有些沉闷。

    墨敬腾心里的火,窜上来,又被压了下去。

    许久的沉默,他才开口:“商贸大厦的事故,你知道?”

    墨子轩正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听见墨敬腾的话,他才抬头看向他:“不知道。”

    “你身为墨家二少爷,怎么能不关心……”

    墨敬腾的话没说完,就被墨子轩打断,他嘴角噙着一抹冷嘲:“墨董事长,你说错了,我现在不是什么墨家二少爷,s集团和什么商贸大厦,跟我都没有一毛钱关系。”

    墨子轩这话出口,室内气氛,倏地一凝。

    墨敬腾老脸一阵青白交替,看着墨子轩那嘲讽的表情,想着大儿子墨修尘如今根本不听他的。

    不是不听,是连电话都不接,甚至,直接关了机。

    他为了温然那个女人,毫不顾忌他这个父亲的感受,他心头的怒火,又飕飕地窜了上来。

    眼下,墨修尘是靠不住了。

    不仅靠不住,他墨敬腾叱咤风云了一生,还极有可能因为他,而落得晚年在监狱度过的下场。

    这种事情,他绝不允许发生,因此,他现在能靠的,只有墨子轩,这个,从前一直不被自己看好的儿子。

    觉得他不如墨修尘的雷霆手腕,直到现在,他突然觉得,若是当初让墨子轩继承集团,而不是墨修尘,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

    “那天,我是一时生气,才让你离开的集团。”

    他强迫自己放缓了语气,甚至,声音里,还渗着隐隐地内疚。

    墨子轩神一怔。

    看着墨敬腾那苍老的样子,想起那晚,他对他母亲做的事,他心里,一时间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抿紧了唇,不说话。

    墨敬腾在商场几十年,见墨子轩紧抿着唇,他心里生出一丝希望,继续打亲情牌:“子轩,这些天,我终于想通了一个问题。不管你妈为什么背叛我,也不管他背叛了我多久,你都是我墨敬腾的亲生儿子,我当初,不该怀疑你。”

    墨子轩脸变了变,心里的情绪,越发的浓。

    “那天,我不该打你,从小到大,我对你虽然有些严格,但那是希望你成才,那天,是气得失去了理智,才会打了你。”

    墨敬腾的声音压得很低,加上他那苍老憔悴的面容,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墨子轩无法不动容。

    记忆中,对面这个男人,一直对他很严格,从小,就要求他学这学那,经常训斥,可是,就如他说的,真没有打过他。

    那时,他妈也说,他爸是为了他好,他将来长大了,是要接手集团的,因此,他必须有能力。

    他知道,他们对他的期望都很大,可是,他对那些尔虞我诈的争斗,真的没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他潜意识里,对墨修尘那个哥哥,有着内疚!

    他总觉得,是因为他和妈妈的出现,才让墨修尘变成了无人疼爱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