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327 有人挑拨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第二天,各大报刊,杂志,网络媒体,铺天盖地,都是有关商贸大厦事故的话题。

    有一家媒体的报道,记者笔锋格外尖锐,话里带话,暗指吊塔事故并非单纯的工人操作失误,说是另有内幕。

    昨晚,警方并未对记者透露太多,只说会尽快调查清楚事故原由,但今天一早,网络上,却多了一些帖子,有的,是指近年来,各工地发生的事故,最后,都是用钱解决。

    还有帖子,说s集团能竞标这次商贸大厦的承建,是和相关部门关系非浅,这点小事故,肯定不会在意,工程暂停,也就只是暂停罢了,那丢了性命的两个工人,只能自认倒霉……

    无疑,这些帖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为了激起家属的愤怒,为了不让s集团太平。

    更有甚者,还打电话,举报s集团为了节约成本,和建筑公司联手打造豆腐渣工程,有模有样的举例了哪些劣质建材,比如钢筋,比如水泥……

    温然刚洗漱完,还没走出卧室,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

    温然眉心轻凝,盯着号码看了片刻,记不得这是谁的电话,有些迟疑地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温小姐,我是王耀辉。”

    钻进耳畔的声音,带着浓浓地嘶哑。

    温然一惊,关心地问:“王大哥,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温小姐,我们昨晚答应了,给你三天时间,你一定会还我大哥和陈叔一个公道的,对吗?”

    “王大哥,我说话算话,你先安慰好嫂子和两个小孩子,我正在调查事故原因,一旦结果,就会立即告诉你的。”

    温然心念微转,语气温和地说。

    “可是,我今天早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这次事故牵扯到了重要的人和事,最终,你们一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让我大哥和陈叔死得冤枉的。”

    说这话时,王耀辉语气有些激动,还有着压抑的愤怒,想来,要不是看在他表妹的面子上,不会对温然这么客气。

    他甚至,有着隐隐的后悔。

    “王大哥,既然是陌生电话,连姓名都不敢告诉你的人,那这些话,就是信不得的,我跟你保证,一定还你大哥和陈叔一个公道。”

    “好,我已经相信你了,只不过,我一个人相信你也没用,你这两天还是小心些。”

    王耀辉最后又提醒一句。

    “谢谢王大哥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温然心里划过一丝暖意,看来,另一名死者家属,是听信了那个造谣的人。

    按了电话,她抬手揉了揉额头,走出房间,拨通覃牧的电话。

    此刻,覃牧也是刚好人通完电话,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兜里,温然的电话就打了来。

    看见她的来电,覃牧眸底闪过一抹犹豫,轻抿了下薄唇,接起电话:“喂!”

    “覃牧,我刚接了王耀辉的电话,他说,一大早,就有一个陌生人,打电话告诉他,说昨天的吊塔事故,牵扯到了有背景的人,最后一定会大事化小,另一名死者的家属已经信了。”

    覃牧英俊的五官笼上了一层阴沉之,轻抿薄唇:“你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公司和你家门口都有记者,等修尘回来后,他会处理。”

    “我还想去医院呢。”

    温然下了楼客厅里,张妈正神担忧的站在那里。

    “白筱筱有人照顾,你一天不去也没关系。既然死者家属受人挑拨,那你去医院,就有可能遇到他们,今天就别去了。”

    覃牧今天天刚蒙蒙亮,就到了公司,他前脚刚到公司,后面,记者就到了。

    此刻,他长身玉立在落地窗前,从大厦顶楼看出去,整个g市,都在自己的脚下。

    然而,站在高处,却没有一点点的优越感,反而心情沉郁,他昨晚就猜到,某些人,一定会利用这次事故。

    “好!你已经去公司了吗?”

    “嗯,我现在公司,今天的事情会很多。”

    覃牧的意思是,他今天不可能像之前那些天一样,她去哪里,他就在哪里,反正下午修尘就到家了,她只要在家里,就是安全的。

    “我知道了。”

    温然一挂电话,张妈就担忧地道:“大少奶奶,外面来了好多记者,说要见你。”

    “不用管他们,我今天不出去,他们一会儿就会走了。”

    吃过早餐,温然窝在沙发里,和白筱筱通了一个电话,又看了今天的报纸和新闻,漫天的谣言看得人心里堵得慌。

    她最后扔了报纸,正想换个轻松的娱乐节目看看,手机铃声突然作响。

    来电,没有名字,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

    温然歪在沙发里,声音,有些清冷。

    “是温小姐吗,我是市工程质监局的杨新发……”

    ……

    温然从家里出来,已是十一点了。

    青扬开着车,青风坐在副驾座里,温然坐在后排,凝神想着什么。

    “温小姐,要不,我们通知覃总一声。”

    青风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温然,温和地提议,刚才,温小姐突然说要出门,他和青扬劝都劝不住。

    温然抬眸,淡淡地看了眼青扬:“不用,他今天很忙。”

    “可是,温小姐,你这是要去见什么人,不会是那些家属?”

    青风皱着眉头,虽然他和青扬身手都不错,对付坏人不在话下,可要对那些家属动手,却是不可能的。

    “放心,不是见家属。”

    温然唇瓣轻抿,眉眼间一片清冷,心里,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耳畔,一遍遍回荡着荡新发说的那些话。

    她不相信,那是真的。

    车子在一家咖啡厅外停下,温然透过车窗玻璃看出去,咖啡厅窗口位置,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身着黑夹克,就是约她见面的杨新发。

    “下车,你们跟我一起进去。”

    温然凝视了片刻,对前面的青扬和青风吩咐。

    “好的,温小姐。”

    青扬皱了皱眉,和青风相视一眼,打开车门下去,就算她不让他们跟着,他们也要跟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