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326 我答应你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别墅一楼

    偌大的客厅里,一室明亮的水晶灯光照射在第一个角落。隔绝了外面风雨,室内温暖如春。

    温然进屋就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高领针织衫,张妈把衣服给她拿上了楼,返回客厅,立即又说:“大少奶奶,饭菜我都做好了,现在吃!”

    “张妈,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吃饭,是青扬和青风说的吗?”

    她进来,也没有看见青扬青风两人的影子,不知他们是不是回来了。

    张妈笑着摇头:“不是,是温少打电话通知我的,说你下班就去了工地,到现在还没吃饭,我就又做了一份晚餐。”

    “我哥?”

    温然眸底闪过一丝诧异,在医院的时候,哥哥也没问她啊。

    “嗯,大少奶奶,我现在就去厨房端饭菜,你先去餐厅等一下。”

    “青扬和青风回来了没有?”

    温然起身,朝餐厅走去。

    “还没有。”

    张妈回答了她的话,转身进了厨房。

    温然眉心轻蹙,心里想着,青扬青风为何到现在还没回来,她抿抿唇,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片刻后,手机被接起,青扬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像是知道她在找他们,一开口就直接道:“温小姐,我和青风正在回去的路上,再过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好,你们开车慢些,不用着急。”

    温然紧蹙的眉心舒展开来,语气关切。

    挂了电话,她开始吃晚饭。

    手机铃声响起时,温然刚放下碗筷,来人像是知道她刚才在吃饭,如此巧合地打来电话。

    她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清弘水眸闪了闪,纤纤素指按下接听键:“喂,修尘!”

    “然然,吃过晚饭了没有?”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低沉温润,听在耳里,心,莫名地,就泛起了丝丝暖意。

    温然眉眼间的情绪消散在耳畔熟悉而温柔地嗓音里,如水的眸子里漾起一抹笑,声音轻快地溢出红唇:“你是装了摄像头,隔着太平洋偷看我吃饭吗,我刚放下碗筷,你的电话就打了来。”

    “哈哈,然然,这说明我们心有灵犀。”

    墨修尘被她的话逗笑,爽朗的笑声透过电波入耳,越发的性感魅惑。

    “是不是覃牧给你打电话了?”

    温然小嘴微噘,直接问道。

    “嗯,我刚和阿牧通完电话,然然,我已经订好了机票,两个小时后的航班,工地事故我会回来处理,这两天g市冷,你刚才又淋了雨,不要再操心,在家好好地休息两天,或者,你明天去医院陪白筱筱也行。”

    言下之意,是不让她插手。

    温然眉心轻蹙,不满墨修尘的安排。

    “修尘,我听说,事故原因有些复杂,并非单纯的操作不当,还牵扯到了某些人和事,但我答应了死者家属,给他们一个交代,也要给死者一个公道的。”

    她是怕墨修尘以集团利益为重,到时为某些人和事妥协,那就太对不起两名丢了性命的工人,也辜负了死者家属,对她的那份信任。

    温然虽年轻,但是一个极重诚信的人,若不然,她也不会在没有感情的情况下,一开始就对墨修尘付出真心了。

    “然然,我知道,你放心,我回去就是调查清楚事情缘由,我答应你,不管这起事故牵扯到任何人和事,哪怕,对集团损失严重,我也不会为了个人利益,昧着良心,行吗?”

    温然抿着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的担忧,他都知道。

    还如此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沉默了片刻,她才轻声说:“我相信你。”

    “嗯,那你就听我的,明天不用去工地,也不要见任何人,一切等我回去再说。在我到家之前,那些事情,都交给阿牧去处理。”

    “好!”

    温然勉强地答应。

    反正,还有三天时间,墨修尘明天下午到家,也还有时间去调查,只要他能公平公正,她不管,也没关系。

    “你刚才淋了雨,一会儿泡个热水澡,早点休息。”

    “你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

    温然突然想起,他昨晚打电话还说,要几天的时间。

    现在,这么急地赶回来,那边的事情要是没处理好,那也是麻烦。

    “放心,都处理好了。”

    墨修尘的声音温柔而宠溺,公事已经处理好了,只是,私事,没法办了。

    和墨修尘通完电话,温然还是找来了青扬和青风,寻问事情的缘由。

    “温小姐,两名死者都送到了太平间,你和覃总离开后,他们没有再闹事。”

    回答的,是青风,相对他,青扬比较冷,话不多。

    “我听说,你们已经查清楚了事故原因,是怎么回事?”

    温然眸子淡淡地扫过青风,看向青扬,越是话不多的,才越不会说谎,青风那张嘴太滑,他刚才打太极,说的,全不是她要听的。

    青风嘿嘿一笑,继续说:“温小姐,我们是调查了事故原因,当时,开吊车的司机操作不当,导致两名工人从高空坠落。”

    温然神微微一沉,眸光犀利地看着青风:“是吗?我怎么听说,还牵扯到了某些重要的人,青风,你不会是收了人家好处,不跟我说实话?”

    “怎么会,温小姐,你可不能冤枉我,我青风最不屑地,就是那些肮脏的交易。”

    青风神一敛,一脸严肃地辩驳。

    温然眯了眯眼,语气淡淡:“那你就别跟我绕弯子,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明天,修尘就回来了,我也答应过他,不再参与这件事,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你们要是执意不说,那我只能自己去了解了。”

    青风闻言脸微微一变,和青扬对视一眼,一咬牙,老实交代道:“温小姐,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是觉得,明天墨总就回来了,你不如落得轻松,不用去理会那些事。”

    温然抿着唇,不语。

    “好,我说就是了。”

    青风在温然清冷的眸光下投降,刚才覃牧叮嘱,要是温然问他们事故真相,可以先用几句话,敷衍一下她。

    但,她若执意要知道原由,就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