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290 提醒你,看好温然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修尘眯倏然凌厉,排山倒海的冷冽气息朝墨子轩逼去:“怎么了,很奇怪我会知道是吗?老头子早上扇了你两耳光,你顺从地跟他去做亲子鉴定,也死不承认,昨天半夜,是你放走了肖文卿。”

    墨子轩脸惨白,抱着盒子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我没有,墨修尘,你在胡说八道,我妈是被佣人放走的,不是我。”

    墨修尘冷笑,一步步朝他逼近。

    墨子轩抱着盒子,一直退到落地窗前。

    “你承不承认,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肖文卿逃走了,肯定会和你再联系,而她现在,肯定恨死了老头子,我想不通的是,你怎么会对股权被拿走毫无异议,连被逐出公司,也没有半分怨言。”

    墨修尘比墨子轩个子稍微高些,强大的气势和冷傲的魄力,让站在墨子轩面前的他,硬是比墨子轩高出一等,像个王者一样睥睨着他:“唯一的解释,就是你会去找肖文卿和吴天一。”

    “我不会去找她。”

    墨子轩大声反驳,眼里一片血红地盯着墨修尘,他努力控制自己的紧张,努力地不去害怕他。

    他告诉自己,墨修尘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精明一些,手段狠绝一些,他不能把他怎样。

    他挺直了背脊,生硬地说:“是,我是放走了我妈,墨修尘,如果换做是你,你难道能眼睁睁看着你妈被折磨而死?”

    墨修尘眸底的凌厉在他的话出口时,一瞬染上嗜血地狠戾。

    墨子轩生生打了一个寒战,这样的墨修尘,像是从地狱而来,浑身释放着蚀骨的寒。

    “不要拿你妈和我妈比。”

    他一字一顿,冰冷狠绝。

    让墨子轩有种自己若是不听他的继续说下去,肯定会被他掐死的感觉。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他警惕地看着他,继续道:“不管她在你眼里多么十恶不赦,在爸眼里多么水性扬花,她始终是我的亲生母亲,就算是报答她给了我生命,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那你可知道,你放了她的后果?”

    墨修尘嘴角勾起冷笑,鄙夷地看着墨子轩。

    “我当然知道,不就是被老头子赶出家门,一无所有吗,这些我都不在乎,墨修尘,我知道,你想从我嘴里得到我妈的消息,不过,你真的要失望,我根本不知道,我可以提醒你一点,看好温然!”

    墨修尘眸一凛,听着墨子轩淡漠地解释:“前些天,我妈就告诉我,她要抓了温然来报复你,你费尽心机让我去打听自己的过去,让我知道,自己曾经爱着温然,不就是希望我可以阻止我妈伤害温然吗?”

    墨修尘薄唇紧抿,眸深暗,望不见底。

    “就算我知道了自己曾经爱着温然又如何,我现在没有了那种感觉,更没有能力阻止我妈做些什么,所以,你自己保护好你爱的女人,我这个对你们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值得你再关注。”

    墨子轩说完,抱着盒子,经过墨修尘身边,朝门口走去。

    墨修尘眸底一阵风云变幻,在墨子轩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冷然开口:“就算你没有利用价值,你依然姓墨,墨子轩,你要是愿意留下来,现在还来得及。”

    墨子轩冷笑一声,抱着盒子毅然离去。

    “怎么,你亲自留他,他也不愿留下来?”

    墨修尘回到办公室,洛昊锋和覃牧正等在那里,看见他沉着脸,就猜到了结果。

    “嗯,他承认了,是他放走的肖文卿,还说,他不知道肖文卿在哪里,让我看好然然,肖文卿前些天就动了伤害然然的念头。”

    墨修尘的声音透着丝丝寒凉,像是刚才冰窖走来。

    “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不过是从墨子轩嘴里说出来,你没必要因为这个而恼怒或紧张,修尘,我发现,旦凡事情沾上温然,你就没了冷静和睿智,这一点,不好。”

    洛昊锋皱着眉头,一脸探究地盯着好友,提出自己的看法。

    覃牧没说话,只是敛下眼帘的时候,眸底划过一抹异,薄毅的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

    墨修尘淡淡地睨了眼洛昊锋,在覃牧身旁的位置坐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仰头将一杯水喝尽,“如果只是肖文卿一个人躲起来了,还没这么糟糕,关键是,吴天一和她在一起。”

    他知道,过去那些事情,许多都是吴天一在出主意。

    肖文卿一个女人,不可能事事做得那么天衣无缝。

    “要不,你去找温然,这里有我和阿锋顶着。”

    沉默了许久,覃牧平静地吐出一句。

    洛昊锋眸子眯了眯,转头看向覃牧,不太赞同他的提议:“如果是平时倒可以,现在恐怕不行,那帮老东西刚才在会议上就不满,等着抓修尘的把柄呢。”

    s这么大的一个集团,不可能万众一心,特别是那些老顽固,一个个地,都自以为是得很,前些天墨修尘一下子换掉之前合作的三个客户,里面不知牵扯到多少人的利益。

    他们正等着抓墨修尘的把柄,他这个时候早退,真不是什么好提议。

    覃牧脸沉了沉,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出了一个馊主意,拿起茶几上一根烟点燃,重重地吸了一口,又吐出一口烟圈,“明叔的势力还是很大的,有他帮忙,找到肖文卿应该用不了多久。”

    “嗯,这个我相信,修尘,你也别太紧张,肖文卿被你家老头子毁了容,现在不知躲在哪里养伤,她肯定也害怕被你家老头子找到,不敢出来害人。”

    洛昊锋见覃牧一个人吞云吐雾,不满地皱了皱眉,也拿过香烟,抽出两支,一支扔给墨修尘,一支衔在嘴里,又伸手去拿火机。

    墨修尘接过烟放在茶几上,对伸手给他点火的洛昊锋摇头:“我不抽。”

    “那我自己抽。”

    洛昊锋耸耸肩,与其吸覃牧这家伙的二手烟,不如自己点燃一根,还能过过烟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