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284 你是我妹妹,永远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走廊里的空气,似乎,有一瞬间被冻结了!

    病房前的温锦,自从看见温然的那一眼,视线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即便她化了淡妆,依然遮不住那红肿的熊猫眼,一夜未休息的疲惫和憔悴,都显示在那张凝脂若玉的脸蛋上。

    这样的她,看在温锦眼里,疼在心里。

    不论他曾经有过怎样的念头,但自始至终,一直是以哥哥的身份疼爱着她,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红一下眼睛。

    今天早上顾恺打电话告诉他,说然然已经知道了真相,还是无意中听见墨修尘和通话得知的,他的心,就一直高高悬着,无法放下来。

    看着看着,温然忽然红了眼睛。

    身旁,一直关注着她的墨修尘眸一紧,握着她的手力度稍微重了一分,心疼地喊:“然然!”

    温然紧抿着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对墨修尘说:“我想单独和我哥谈谈。”

    墨修尘神微微一僵,有种被她推拒在她世界之外的失落感,他扯起一抹笑,冲她点点头,安抚地说:“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温然松开他的手,朝温锦走去。

    “哥!”

    短短的十来步,温然觉得好漫长,在离温锦两步之距的地方停下脚步,她扯起一抹笑,像平时一样地喊他。

    只是,即便努力克制了,声音还是带着异样。

    温锦眸底一番波涛翻滚,回她一个宠溺的笑,“先进去再说。”

    “哥,我推你。”

    温然帮温锦推着轮椅,进病房,走廊里,墨修尘看见他们进了病房,关上了门,他才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病房里,气氛,有些怪异。

    温然把温锦推到床前,把温锦扶上了床,她自己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

    “然然,我听说,你都知道了。”

    短暂的沉默后,温锦主动地问,温然抿着唇的力度加重,不知道为什么,哥哥的一句话,就让她鼻端发酸,眼眶发涨。

    视线,不知不觉,就模糊了。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特别爱哭的女孩子,可是,她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不是他的亲妹妹,不是爸妈的女儿,她就控制不住地难过。

    看着她的难过和隐忍,温锦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扯了一下,再开口,声音渗进了几分心疼:“然然,不管你是谁,你永远是我温锦的妹妹,是爸爸妈妈最疼爱的公主,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的。”

    他的话出口,温然的泪,再也无法控制地滚落眼眶,滑下了脸颊,她哽咽地说:“哥,你不该对我这么好的。”

    要是他不对她这么好,当初那场车祸,他就不会因为她而差点永远沉睡,如今,还不能行动自如。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都自责得不得了,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的自责加重了一百,一千,一万倍。

    她要如何才能报答爸妈的养育之恩,如何才对得起哥哥这样的呵护疼爱。

    温锦轻叹一声,侧了身,伸手过来给她擦眼泪:“傻丫头,你是我妹妹,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去,难道,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不认我这个哥哥了?”

    温然猛摇头,含泪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不是,我永远是你的妹妹,永远都是。”

    这么好的哥哥,她怎么能不要。

    “那就听哥哥的话,不要再哭,也不要难过。顾恺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说你昨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还是在墨修尘和他的通话时知道的,你当时的情绪那么激动,他肯定也没有详细的告诉你。”

    温锦收回手,又递给温然一张纸巾,眸光温柔地看着她。

    温然擦干眼泪,哽咽地说:“我不哭,哥,你说,我听着。”

    她知道,哥哥的话,能解她心里的疑惑,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安静地听着温锦说:“如果没有墨修尘和顾恺的出现,这一辈子,我也没打算告诉你,你的身世。这是爸爸和妈妈的意思。”

    温然明白,爸爸妈妈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甚至,对她的宠爱,比对哥哥都多。怕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难过。

    想到爸爸妈妈,她双手下意识地攥紧了一分。

    温锦把她的情绪看在眼里,声音越发的温柔:“小时候,我有一个妹妹,和你年龄相仿,也和你一样可爱,我和爸爸妈妈都很疼她,爱她,六岁那年,她生了一场大病,最后离开了。”

    “那段时间,妈妈悲伤过度,致精神恍惚,就在爸爸束手无策之时,你出现了,妈妈把对妹妹的爱转移到你身上,而我,突然间又有了一个妹妹,也是欢喜得很,爸爸看见妈妈开心了,我也开心了,他自然就开心了。”

    “我……”

    温锦知道温然想问什么,他微微一笑,不急不徐地往下说:“爸爸发现你,是在深夜,你受了重伤,倒在路边的一个小水坑里,听爸爸说,当时好像,远处还有人在找你,那些人,可能就是伤害你的人。”

    “爸爸连夜把你送进了宁伯伯的医院,后来,他多方打听,得知,真的有人在找你,还听人说,是有人出了高价。为了你的安全,爸爸让宁伯伯取了你下巴上的痣。”

    “你发了三天两夜的高烧,醒来后,爸爸妈妈问你,你已经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了。”

    温然眸微微一变,她是高烧失了记忆的?

    “妈妈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说你和我离世的妹妹年龄相仿,又不知自己的身世,还有人想伤害你,不如,干脆把你留在我们家。”

    “爸爸却怕你出门会遇上寻找你,伤害你的人,最后和妈妈决定,从f市搬迁到g市,后来,妈妈就改了你的发型,你下巴处又没了痣,像是换了一个人,不知道你叫什么,就用的,我妹妹的名字,从那之后,你就成了我妹妹,成了我们家的一员。”

    温锦说得很清楚,似乎这样已经解释了全部,可是,温然心里还很疑惑:“那个要伤害我的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