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283 对你的事没兴趣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下了楼,墨敬腾回头看了眼墨子轩红肿的脸,浓眉皱了皱,冷漠地说:“先冰敷一下你的脸再去医院。”

    说完,又指了指沙发,让阿森扶他过去坐下。

    墨子轩眼里闪过一抹情绪,紧紧地抿着唇,去拿冰来敷脸。

    整个过程里,墨敬腾没有再说话,也不吃早餐,只是坐在沙发里,目光审视地看着墨子轩,不知是在探究,他到底是不是他儿子,还是在想其他的事。

    他不说话,墨子轩也不敢说话,他只是安静地敷着脸,心里什么也懒得想。

    过了十来分钟,墨敬腾才收回视线,起身,墨子轩扔了冰袋,跟他一起出了别墅,由阿森开着车,带他们去医院。

    由于顾恺的父亲顾岩在国外没回来,墨敬腾就打了顾恺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时,顾恺,墨修尘,温然三个人刚吃完了早餐,他掏出手机看见来显示,眸子眯了眯,接听电话前,先对墨修尘说:“是你爸打来的电话。”

    墨修尘打鼻孔里嗯了一声,没有后话,顾恺没再说什么,而是接起电话,声音温和出口:“喂,墨伯伯。”

    “然然,我们先上车。”

    墨修尘不看接电话的顾恺,而是微笑地对温然说。

    温然点点头,她隐约能猜到墨敬腾找顾恺的原因,怕是和他要墨子轩做亲子鉴定有关,她跟着墨修尘一起先出了客厅,习惯性的被他牵着手,朝车库走去。

    “然然,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

    经过鲜花盛开的花园前,墨修尘忽然松开温然的手,她心情不好,也许,看看花开,闻闻花香,能让心情好一些。

    “好!”

    温然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脸上浮起几分浅笑,低头,在一朵怒放的妖姬前闻了闻,其实,不用低头,呼吸间,就花香扑鼻了。

    可是,她觉得凑近了闻,似乎那股香味,更特别一些,阵阵花香泌入心脾,烦闷地心情,似乎真的好了许多。

    顾恺出来得很快,看见温然弯腰,正盯着面前几朵花瞧,他唇角微扬,放慢了脚步走过去,温然还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转头朝他看来。

    “然然,修尘把车开来了,我们走。”

    顾恺俊脸上一直挂着笑,看着温然时,眼神里的宠溺毫不掩饰。

    上了车,墨修尘自己昨晚也没怎么睡觉,小刘当的司机,他们三人坐在后排,车子朝着康宁医院的方向驶去,迎着朝阳,速度平稳。

    一路上,车里都很安静。

    温然不说话,只是安静地靠在椅座上,眼帘微敛,红唇轻抿,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身旁,墨修尘骨节分骨的大掌温柔地包裹着她清凉的小手,丝丝暖意,透过她手心,一直传递到她心里。

    或多或少,能驱逐她心里的紧张和不安。

    顾恺静静地看着窗外,温然不说话,他也不开口,不打扰她的沉思。

    商务车到达医院时,正巧,碰见墨敬腾和墨子轩,他们也刚从车里下来。

    看见墨修尘和温然一起来了医院,墨敬腾眼底闪过一丝锐利,站在原地,等着他们走近。

    “墨伯伯,我已经安排好了,先进去!”

    墨敬腾看了眼顾恺,视线看向眉宇清淡地墨修尘,缓缓开口:“修尘,你来得正好,你跟我们一起进去,温然要是也想跟着,就跟着。”

    墨修尘闻言,好看的眉头顿时蹙起,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我和然然不是因为你而来的,我对你们的事完全没有兴趣,我们是有别的事,才来的医院。”

    他这话一出,墨敬腾那张老脸顿时难看地浮现出怒意。

    他知道这个儿子对他从来没有好脸,可是,当着外人的面这样不给他面子,一向高高在上惯了的墨敬腾,哪里受得了。

    墨子轩沉默地站在一旁,只是在他们走来时,悄悄地看了眼与墨修尘十指相扣的温然,听见他们父子的对话,他脸上表情,不见丝毫变化,好像这些事,都和他无关一样。

    顾恺见墨敬腾恼了,连忙出来打圆场:“修尘,你和然然先去办你们的事,我一会儿再过去找你们,墨伯伯,这外面人多,我们先进去再说。”

    康宁医院一年四季,从早到晚,都没有特别冷清的时候,人来人往,真的很多。

    他们几个如此出众显目的人站在这里说话,这短短时间,已经有许多目光看过来了,要是他们父子在这里发生争执,那还不得上了头条?

    “修尘,我们先进去。”

    温然拉了拉墨修尘,她知道墨敬腾对她一直不喜欢,刚才他的话,她很明白,并不欢迎她参与他们父子之间的事。

    而她,也没心情和兴趣去关心他们的事。

    “好,阿恺,我和然然先去,你一会儿过来。”

    墨修尘看也没再看一眼墨敬腾,牵着温然的手进了医院,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墨敬腾视线里,他一张老脸白了青,青了又白,心头情绪起伏,捏着拐杖的手,更是因力气过大而隐隐发颤。

    “走,早一点做,早一点知道结果。”

    墨子轩淡漠地丢下一句,也先进了医院。

    墨敬腾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两个孽子,才由阿森扶着,和顾恺一起走进医院。

    从电梯出来,墨修尘明显感觉到了温然的情绪起伏,他心下微微一紧,深邃的眸子噙着丝丝心疼地看着她:“然然,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牵着你的手,陪在你身边。”

    温然抿抿唇,强自压下心里泛起的情绪,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刚走到一半,前方,温锦,就从病房里出来了。

    他坐在轮椅里,出了病房,看见他们,他推轮椅的动作一滞,眸光复杂地朝温然看来。

    隔着几米之距,又是清晨,走廊里光线昏暗得看不清对方的脸,可是,温然却清楚地看见了温锦眼里翻滚的情绪,她鼻端一酸,脚步,跟着一顿。

    几米之外,从在轮椅里的人,是她最亲最亲的亲人,可是,眨眼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