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256 陪着他一起检查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然然,修尘的童年也没你想的那么凄惨,他虽失去了母亲,他父亲又另组新的家庭,但他有我,阿锋和阿牧几人陪着一起长大的。”

    顾恺的话,不完全是想安慰温然,他说的,是实话。

    顾恺的童年因为认识了他们,并且亲如兄弟,他不仅少了长大的孤独,他们还有帮他躲过肖文卿的陷害。

    温然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感动,她知道,顾恺,洛昊锋,覃牧三人和墨修尘是很好的兄弟,认识他们,是他的幸运和幸福。

    “顾大哥,谢谢你们。”

    顾恺表情僵了僵,不过,很快又压下心头的苦涩,俊朗的脸上绽出灿烂地笑,云淡风轻地说:“谢我做什么,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修尘的童年而难过,才急着想给他生孩子。和你同龄的女孩子,大多都还没谈恋爱,你完全不用着急。”

    温然抿抿唇,淡淡地说:“我不是着急,只是修尘心里可能有芥蒂,觉得他曾经受的伤害会影响到要孩子。顾大哥,我想请你找个机会,让修尘来医院做个检查。”

    “做,检查?”

    顾恺嘴角抽搐,如果他告诉温然,墨修尘已经做了检查,并且,还是那样的结果,她肯定会更加难受。

    他忽然觉得,墨修尘那家伙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现在不知该怎么向温然解释,如果答应她的请求,那万一哪天墨修尘拿出那份诊断书,岂不是他也帮着欺骗了然然。

    虽然这件事本来就是欺骗!

    但他还是不愿意这样做,念及此,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顾大哥,你是怕修尘不答应做检查吗?”

    温然见顾恺皱着眉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她想了想,说:“要不,我跟他一起来做个检查,反正我们领证的时候没有做婚前检查。”

    顾恺脸微变,脱口道:“不是,我只是在想,修尘那家伙,是修了几世的福气,才能遇上然然你这么好的女孩子。”

    温然放下心来,眉目舒展,脸上又浮现笑意,“顾大哥,你说错了,是我运气好,还遇上修尘那么好的人,正因为他对我好,我才想加倍的对他好。”

    顾恺呵呵一笑,“不管是你的运气好,还是他积了德,反正,你们现在不知让多少人羡慕嫉妒,你刚才说的,我记住了,你也别担心,修尘既然康复了,就应该没有问题的。”

    温然笑着站起身,“那麻烦顾大哥了,我还有些事跟我哥说,我先走了。”

    顾恺也跟着站起来,把温然送出办公室,站在门口,看着她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他才转身回到办公室,掏出手机,拨出墨修尘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墨修尘地声音才从手机里传来,低沉中带着三分慵懒,“喂,阿恺!”

    “修尘,你到底都对然然说了些什么?”

    顾恺语气不善地问,他觉得,一定是墨修尘对温然说了些什么,她才执意在要孩子这件事上。

    他那天说,他们商量好了顺其自然,他当时就担心,要是顺其自然,一年半载之后,然然还是怀疑。

    刚才然然提出,自己陪着修尘来做检查,他本想答应,借此机会更好的了解她的情况,才好对症下药,可又怕,到时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墨修尘被他问得莫名其妙,疑惑地说:“我没有对然然说什么啊,怎么了,她又去找你了?”

    想到什么,他声音忽然变了调,没了前半句的茫然不解,有的,是紧张。

    顾恺俊脸有些冷,“嗯,她刚走,让我找个机会,给你做个检查,看看你正不正常,会不会影响到要孩子。”

    “那你怎么说的?”

    墨修尘脸也变了变,眉峰轻凝。

    顾恺没好气地答:“我能怎么说,总不能告诉她,你已经做过检查,并且,还拿着不育诊断,她刚才跟我说,你的童年太孤单,不像她,成长在幸福的家庭,她要给你生个孩子,给你一个幸福完整的家。”

    电话那头,墨修尘失了声,一时间,手机两端,都只有呼吸声可闻。

    顾恺捏着手机的力度有些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心绪,片刻后,才接着道:“修尘,我爸还没找到治疗然然的方案,你现在必须打消她一门心思要孩子的念头。这样下去,早晚瞒不住。”

    “我知道。”

    墨修尘的声音带着复杂的情绪,这些话,虽然是顾恺转告的,可他却像是亲自听见然然对他说一样,他眼前浮现出她因心疼他而落泪的画面,心脏猛地一阵紧缩。

    “然然现在在哪里?”

    “她去了温锦病房。”

    “我先挂了。”

    墨修尘丢下一句,就挂了顾恺电话,他让覃牧去医院找温锦,这会儿,覃牧不知离开温锦病房没有。

    因为事情关系到然然,他更加不希望然然和覃牧碰到。

    长指按下覃牧的号码,很快接通,响了两声,覃牧的声音传来,墨修尘立即问:“阿牧,你还在温锦病房吗?然然去了温锦病房,你有没有碰见她?”

    “我刚从温锦病房出来,在走廊里碰到了温然,和她说了两句话,马上就回去。”

    电话那头,覃牧看了眼站在面前的温然,语气淡然而平静,说谎的能力,也是一流。

    墨修尘眸微变,沉声说:“你让然然接电话。”

    片刻后,温然的声音传来,透过电波,轻柔绵软得犹如拂过耳畔的一缕清风:“修尘,什么事?”

    “我听阿牧说你去了医院,怎么没在厂里上班?”

    墨修尘眸底云雾般的情绪散去,丝丝暖意漫上来,语气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三分温柔和暖。

    温然扯起嘴角笑笑,轻声说:“周琳给了我一些东西,我拿去给我哥看看,对了,你一会儿不用去接我,我直接从医院回家。”

    “周琳去找你了?”墨修尘的声音微微惊讶。

    “嗯,她来找过我,说是过两天要离开g市,去别的城市,啊,具体的,等晚上回去再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