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246 相处试试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r占了便宜之后,墨修尘才发现,其实自己是找罪受。

    在电影院那种地方,他也只能吻一吻温然过过瘾,不能做其他更多的事,反而弄得自己难受。

    好不容易等到电影结束,他拉着温然出了电影院,无心再应付身后跟着的程佳和小刘,就大步朝停车位走去。

    “墨少,温小姐!”

    身后,程佳似乎知道墨修尘着急离开的原因,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开口叫住他们。

    墨修尘和温然转过身,以眼神询问她什么事。

    程佳小跑上前,望着墨修尘:“墨少,你和温小姐现在去什么地方,我和小刘没地方去,想跟着你们一起。”

    墨修尘垂眸看了眼怀里的温然,淡声说:“我们要回家休息了,你和小刘也早点回去,今晚我放他假,你可以把他留下。”

    程佳脸一僵,难以承受墨修尘的直接。

    墨修尘不再理她,看向她旁边的小刘,语气平静地道:“你和程佳都是成年人,有些事,不用顾忌,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到时要是你们相互喜欢,我就替你们举办婚礼,要是相处之后不愿意,那就好聚好散。”

    言下之意,是让小刘该享受就享受,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把程佳给了他,并非要他对程佳负责。

    墨修尘虽然以前没有过女人,但他见的女人不在少数,从程佳的言行举止,就知道,她之前,一定有过男人。

    这样的程佳,小刘根本不用对她负责。

    程佳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黑暗中,看不见她脸上的苍白,只是,从她紧抿的唇瓣,隐隐能辨出她此刻的心情。

    “修尘,走!”

    温然眉心轻蹙了下,今晚已经够程佳难过的了,她怕再刺激下去,会起到反作用。反正时间还长着,先观察她一段时间再说。

    “嗯!”

    墨修尘心里想着旖旎情事,比温然更没心应付程佳,拥着她,快步离去,留下程佳一身单薄地站在夜风里,不知是心冷,还是身子冷,不停地哆嗦。

    墨子轩醒来的时候,躺在墨宅三楼,他自己的卧室里。

    睁开眼,他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头,隐约有些疼,昏昏沉沉地,一时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肖文卿坐在几步外的沙发上,看见他醒来,她脸上一喜,快步上前,关心地问:“子轩,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妈妈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墨子轩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一分,看着一脸担忧的肖文卿,不解地问:“妈,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给我打电话,我就去诊所接你的啊。”

    肖文卿脸微微一变,瞬间又换上一脸担心:“你还说,肯定是你这些日子工作太累,没有休息好,才会突然间晕了过去,差点吓死我了。”

    “我有晕倒吗?”

    墨子轩努力的回忆,可是,他大脑里一片混沌,对自己晕倒的事,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怎么头痛。”

    他难受的抬手按着脑袋,肖文卿见状,立即阻止:“子轩,你晕倒的时候撞到了头,你现在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我让保姆给你炖了排骨,我去给你盛一碗上来,你吃了就好了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

    “好!”

    墨子轩犹豫了下,放弃回忆,肖文卿离开后,他从床上坐起,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上的花纹。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里有些空落的感觉,用言语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是,他很不喜欢这种空落感,好像自己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肖文卿盛了排骨上来,一进屋,他就问:“妈,我的手机呢?”

    肖文卿微微一笑,温和地说:“一醒来就要手机做什么,先吃了这碗排骨,我把手机还你。”

    “对了,我昏迷的时间里,周琳有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墨子轩接过排骨碗,平静地问,肖文卿摇头,反问道:“周琳给你打电话做什么,你和她还有联系?”

    难不成,他忘了温然,反而喜欢上了周琳?

    不可能,他只是没了温然的记忆,对周琳的讨厌,又没有减少半分,怎么可能突然喜欢上了她。

    肖文卿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听见墨子轩说:“没有,我怎么会和她有联系,是她下午给我发了条信息,让我去医院看她,还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你把手机给我,我看看。”

    “你吃,我帮你看。”

    肖文卿故作生气地瞪他一眼,疑惑地掏出他的手机来看,她只是删除了温然的电话,倒是忘了察看他的信息。

    “我去给你爸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刚才昏倒的事,你赶紧吃,我一会儿就回来。”

    肖文卿看见周琳发的信息时,心头一惊,腾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又掩饰地作了解释,转身快步出了房间。

    墨子轩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肖文卿快步离去的背影,给他爸打电话用得着这么急吗,而且,她还拿着他的手机做什么?

    他怔了怔,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不满意,听着肖文卿的脚步声远去,他不再多想,低下头,专心地啃排骨。

    郊区别墅

    墨修尘和温然回到家,上了二楼,一进主卧室,他就迫不急待的把温然拉进怀里,低头急切地吻上……

    “唔……修尘”

    温然心跳漏了一拍,双手被迫搂住墨修尘脖子,在他的强势霸道进攻下,她防守不住地节节败退,身子跌进宽敞的大床时,她身上的外套,已经被墨修尘扔在了柔软的毛毯上。

    “然然,吻我!”

    墨修尘忽然从她唇瓣上撤离,薄唇吻向她敏感的耳垂,的嗓音敲打在她心尖上,温然身子猛然一阵颤粟,情不自禁地微仰起小脸,回吻他……

    “帮我脱了!”

    墨修尘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抓着她的小手伸向他腰间,吻,从她脖子一路往下,在她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寸寸印下烙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