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209 一定是温锦和温然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宅

    自从肖文卿让墨子轩和周琳提前领证开始,墨子轩就没有回来住过。

    墨敬腾跟团去旅游了,墨宅里,除了佣人,偌大的别墅,就只有肖文卿和周琳两个女人。

    肖文卿受周明富威胁,又被墨子轩埋怨,心情不好,对周琳的态度,自然不如从前那般温和,动不动就给她脸看。

    周琳寄人篱下,不敢有半点怨言不说,怀着身孕的她,也不像之前一样享受别人的侍候,这些天,她小心翼翼地侍候着肖文卿,想尽办法,希望能讨好她。

    警局打来电话的时候,周琳正端着燕窝给肖文卿。

    “先接电话,响得烦人。”

    肖文卿冷睨一眼她睡衣兜里的手机,不耐烦的冲她摆手,揭了脸上的面膜,起身去洗脸。

    周琳抿抿唇,应了声“是”,掏出手机接听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时,她整个人猛然僵住,脸上的血刹那退净,出口的声音带着颤音:“你说我爸怎么了?”

    对方又说了一遍,公式话的语气,不带半分感情,周琳却遭雷劈了似的,惨白着脸,浑身都在发颤,说了声“我马上过去”,转头朝已经走到了洗手间门口的肖文卿喊了声:“肖阿姨!”

    肖文卿转过头来,眼神淡冷地看着她:“什么事?”

    周琳话说得结巴:“我,我爸死了,警局让我,马上赶过去。”

    肖文卿脸一变,似乎也很震惊,顾不得洗脸就大步来到她面前,看着她惨白的脸,颤抖的身子,皱眉问:“谁告诉你的?”

    “警局的人。”

    周琳心里说不出的恐慌,是的,就是恐慌,这种情绪远远胜过了她失去父亲的悲伤,虽然周明富很疼她这个女儿,但她这些日子一心想着嫁进墨家,成为人人羡慕的墨家少奶奶,她父亲也指望着她嫁进墨家,他跟着享福,反倒淡化了那份最珍贵的血脉亲情。

    “说了你父亲怎么死的没有?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难道他畏罪自杀了?”

    肖文卿脸上闪过疑惑,说出自己的猜测。

    周琳红着眼睛摇头,她虽然不知道她爸怎么死的,但肯定不会是畏罪自杀,温锦手里,并没有他父亲害死温洪睿夫妻的证据,有的,只是他在公司一些罪证,以及那晚绑架温然而已。

    这些加起来,罪不至死。

    “不会的,我爸不会畏罪自杀,一定是温锦,他肯定知道走法律程序也不能要了我爸的命,顶多坐牢,迟早有一天还会出来,所以他趁机害死了我爸。”

    周琳语气十分激动,本就通红的眼睛里迸出仇恨的光,整个人都显得狰狞而吓人,肖文卿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故作愤怒,附和地说:“嗯,你猜得不错,不是温锦,也一定是温然。他们兄妹就算没有证据,也认定了你爸是害死他们父母的凶手,这仇,肯定是要报的。”

    周琳的眼泪终于落下,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不会放过温锦和温然。”

    肖文卿看着她眼里噬骨的恨,心里闪过一丝冷笑,淡淡地说:“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你赶紧去警局看看你爸爸。”

    周琳离开后,肖文卿哼着小调去洗了脸,又喝了燕窝,才拨出墨子轩的电话。

    手机响了几声,电话被挂断。

    肖文卿脸变了变,又发了一条短信,两分钟后,再打电话,这一次,墨子轩接了她的电话,语气依然不好。

    “子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周明富猝死了,妈妈不会再逼着你娶周琳,你回来。”

    这些天,老公走了,儿子又不回家,肖文卿和周琳待在这偌大的别墅里,心情一点都不好。

    “你说服不了我,所以,周明富就死了?”

    墨子轩不仅不高兴,反而冷然嘲讽,他对他这个老妈的阴狠毒辣已经很了解了,知道她逼着他和周琳领证,是受了周明富威胁,如今,周明富突然死掉,定然和她脱不了干系。

    “子轩,有你这样说你妈妈的吗?周明富的死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是温锦和温然两兄妹的杰作,周琳说了,一定会找他们兄妹两个报仇的。”

    墨子轩哪里会相信她的话,只听他在电话那头冷嗤了一声,“妈,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温锦和温然要的,绝不是周明富那么轻易的死去,只有你,我不知道周明富和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周明富的死,你逃脱不了干系。”

    “你还是不是我儿子了?”

    肖文卿恼怒,他就那么相信温然那个小贱人,也不相信她这个当妈的。

    她越想越气,耳畔,墨子轩的声音又冷冷地传了来:“你既然让周明富都猝死了,不如把周琳肚子里的孩子也打掉,周琳可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女子,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肖文卿听得一惊,不太相信地问:“子轩,你说的,是真的吗?”

    “哼,你以为我是你,谎话成堆吗,要是不相信,你就等周琳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再去做dna亲子鉴定好了,但你别指望我会承认她。若是让她知道,他父亲是你害死的,那她还会反咬你一口。”

    最后那句话,墨子轩加重的语气里,带出三分嘲讽之意。

    肖文卿脸变了几变,沉重地答应:“好,我找个机会,让她肚子里的孩子流掉,不过,你要回来住,至少,在她流产前,你就算敷衍,也要敷衍一下她。”

    “我明天早上回去。”

    墨子轩虽不情愿,但到底是答应了。

    他这些日子对周琳避而不见,周琳已经开始拿温然的身世威胁他了,如今周明富一死,周琳更加恐慌,他是该出现在她面前一下,她没了父亲,所有的威胁对他都构不成威胁了。

    见他答应回来,肖文卿立即开心起来:“好,那我明天早上做好早餐,等你回来吃,现在很晚了,你早点睡觉。”

    “嗯,我知道!”

    墨子轩应了一声,也不管肖文卿的话有没有说完,径自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