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170 找点乐趣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大少爷,我一直都听你的吩咐啊,你让我往东,我连往西看一眼都不敢。”

    小刘并不相信大少爷的话,觉得他是拿他开心的,可是,从后视镜里盯着大少爷那诡异的笑看了几秒,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终于聪明了一回:“大少爷,你不是又要让你去应付程佳那个女人。”

    墨修尘只是笑笑,不说话。

    通往康宁医院的主道上,三辆车,保持着相同的速度,平稳行驶着。

    那几名药材商坐的是商务车,由李倩陪着,覃牧坐了顾恺的车,上车前,洛昊锋说他有事对温然讲,她便上了他的车。

    “你刚才说有事,是什么事?”

    副驾座里,温然平静地看着开车的洛昊锋,他似乎每时每刻都心情很好,是个很会生活的人。

    洛昊锋转头看她一眼,笑着说,“有件有趣的事,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先说好,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是告诉你一声。”

    温然眸底闪过一丝微愕,随口问:“什么有趣的事。”

    不管是什么事,定然是和她多少有着关系,就算不是和她有关,也是和她身边的人有关,若不然,洛昊锋也不会告诉她。

    洛昊锋妖孽的脸上绽出一抹邪恶的笑,声音愉快:“昨天你和白筱筱在专卖店遇到的那个叫琳达的女人,还记得吗?”

    温然眉间泛起一丝疑惑,“记得,怎么了?”

    “她明天要见未来公婆,就是白筱筱之前的未婚夫萧煜庭的父母,我这几天太闲,打算找点乐趣,把琳达的真实面目告知萧煜庭的父母,让她的豪门梦破碎一地。”

    说到最后,洛昊锋眼里的邪恶之意越发的浓,想到琳达惨白着脸,解释不了的样子,和她趾高气昂的模样,一定形成鲜明对比,他就觉得心情愉快。

    温然嘴角抽了抽,洛昊锋这家伙的兴趣还真是特别,不过,她一点也不反对,并且还很赞同他的做法,那个琳达和萧煜庭之间的事她管不着,但她昨天对筱筱说的那些话,她是真的很生气。

    萧煜庭为了那个琳达和筱筱解除了婚约,兴许之前只是被她迷惑了心,并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想着,她眼里也漾起了笑,兴致浓郁地说:“好啊,你尽管去做,那个琳达我也看不顺眼,她要是真嫁进了萧家,以后碰上筱筱,还不知要傲慢成什么样子呢。”

    洛昊锋哈哈一笑,有些意外地看着温然:“我听修尘说,你善良又单纯,没想到,也有这么不善良的一面,既然你也感兴趣,那到时我就免费赠送你一份视频好了。”

    “你能拿到视频,你知道他们约在哪里?”

    看来,这家伙对g市也很熟悉嘛。

    洛昊锋俊眉一挑,自信地说:“当然知道,不然我怎么玩,你就等着看琳达脸惨白的样子。”

    温然眸子闪了闪,忽然锐利地盯着洛昊锋,质疑道:“你怎么突然对琳达的事感兴趣,你不会是喜欢上筱筱了?”

    “切,喜欢她?我既不傻又不瞎,怎么会喜欢上白筱筱那个牙尖嘴俐的丫头,上次在f市的时候,她不是说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了我吗,虽然想把初吻献给我的女孩子排了几条街,但她既然觉得吃了亏,我就替她做一件事,两不相欠!”

    温然嘴角一阵抽搐,这家伙是什么逻辑。

    还有,他吹牛真是眼都不眨啊,想献给他初吻的女孩子排了几条街?虽然这不是没有可能,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无形中就贬低了筱筱,做为筱筱最好的朋友,温然听着,自然觉得刺耳。

    “好,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能让琳达那个傲慢得不可一世的女人出丑,总归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温然敷衍地笑笑。

    洛昊锋带笑的眸子一眯,看着温然勉强地笑容,问:“你知道修尘不和我们一起去医院,是去哪里了吗?”

    温然眨眨眼,对他突然转移的话题有些不适应,盯着他笑得诡异地俊脸看了几秒,移开目光,淡淡地说:“不知道。”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该不该告诉你这个坏消息呢?”

    洛昊锋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不论是那语气,还是那表情,都让温然无法不心下思忖。

    面上,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声音依然是淡淡地:“随你。”

    他说不说,都没关系。

    下午的时候,墨修尘才逼着她答应了要相信他,她既然给出了承诺,就一定会做到,这个相信,不是一天两天,除非,他真的做出伤害她的事。

    见她兴趣缺缺,洛昊锋也无趣地撇撇嘴,知道她不会再问下去,他主动的告诉她:“我听说,程佳约了修尘去她家吃饭,他晚上陪你一起用了晚餐,现在,赶去程佳那里了。”

    温然放在口袋里的手,微微攥紧。

    清丽白皙的脸蛋上,闪过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很快又恢复了淡然平静,反问道:“他去找程佳有什么奇怪的?”

    洛昊锋被温然的话一噎,有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凭着他对女人的了解,只要他告诉温然,修尘去找程佳,她就一定会吃醋的,可是温然这丫头,似乎是个另类,她居然还用这样的语气反问他。

    “是没什么奇怪的,不过,修尘一个大男人去程佳家里,又是一个对他垂涎已久的女人,我听说,之前她还为了爬上修尘的床,不惜对自己下药,温然,你就不怕修尘进得了她家的门,会出不来吗?”

    温然眉心轻蹙了下,不为洛昊锋的话所动,“你能想到的事,他当然也能想到,洛昊锋,你要是喜欢程佳,大可以代替墨修尘去,没必要在我面前煽风点火。”

    “我看上程佳?你可别侮辱我的人格。”

    洛昊锋不悦地反驳,“我只是想去看看热闹。”

    话出口,他脸忽然一变,有些恼恨地瞪着温然说:“温然,你太奸诈了,竟然用这种方法激我。”

    害他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