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160 不会和她有什么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吃饱魇足后的墨修尘,不忘关心被他累得不行的温然,在意品轩的时候,她和白筱筱没吃完饭,就去了他们所在的包间,后来,也没吃东西。—篮。。书。巴,

    刚才,又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运动,她不仅累坏了,肯定也饿坏了。

    温然确实有些饿,但想到今晚程佳说的那些话,导致墨修尘心情不好,才会在刚才要她得那么激烈,她轻轻摇头,柔柔地说:“我不饿,现在很晚了,你也上来睡觉。”

    墨修尘微微一笑,大掌轻抚了下她情潮未退的脸颊,语气温和地溢出薄唇:“你不用怕我麻烦,我自己也有些饿,你要是不说自己想吃什么,我就让张妈煮两碗面条上来,好不好?”

    “我现在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

    话音微顿了下,墨修尘又补充一句。

    他这样说,温然自然不会再拒绝,答了声好,看着墨修尘走到几步外,拿起电话,拨打内线,交代张妈煮两碗面条上来。

    若非他今晚心情不好,这个时间点,他更愿意自己去煮给她吃,但今晚,他是真的想和她说说话。

    吩咐完,墨修尘返回床上,长臂一伸,把温然纤瘦的身子揽进怀里,有了她的陪伴,他心情,没有那么差。

    明亮的水晶灯光照射着两人相偎的身影,温然精致白皙的小脸微仰,似水的眸柔柔地望着墨修尘,安慰地说:“就算程佳的话是真的,也并不代表当年那个小女孩就真的不在了。你不要太难过。”

    当年墨修尘被绑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温然并不知情。

    肖文卿为什么会说那个救他的小女孩死了,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看着墨修尘难过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好受。

    这些年,墨修尘一直在寻找那个救他的小女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程佳,还是假的。

    他嘴上不说,她也能感觉到,他心情不会好。

    墨修尘知道温然的话只是安慰自己,希望自己不要难过,但他却无法当作没有听说过一样,如果那个小女孩真的不在了,那,一定是被肖文卿所害。

    他想起当年的事,那时候,他死里逃生回来,警察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去了他被绑架的地方,但人去楼空,只有一些药品。

    而顾恺之所以认定那个小女孩是他妹妹,也并非单纯因为那个小女孩下巴处的痣,最重要的原因是,那些留下的药品,以及对方的身份……

    他因为自己的病而颓废了好久,后面发生的事,还是顾恺的父亲告诉他的。

    “嗯,你说得是,肖文卿的话不一定是真的,那个小女孩当时虽然小,但她胆大而机灵,又善良可爱,老天一定会保佑她的。”

    墨修尘低沉的声音里渗着一分坚定,他那晚还梦见了小女孩长大之后来质问他,她怎么可能出事。

    “然然,程佳虽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现在,我还不想让她离开。”

    温然望进墨修尘深邃的眸子里,了然地点头:“我知道,程佳虽不是当年救你的小女孩,但她是肖文卿培养了十年,用来迷惑你的棋子,肖文卿对她,定然十分信任。我有一种直觉,觉得她今晚没有说出全部的事。”

    墨修尘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情绪,心里因为温然的善解人意而泛起丝丝暖意,他大掌轻握住她柔软的小手,轻声说:“然然,我之所以留着程佳在身边,就是想从她那里得知一些有关于肖文卿的事,当年的事,我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只是还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

    温然微微一笑,“那就让她留下来,以着她对你的爱慕,一定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不过,时间上,怕是会久一些,程佳还是很有心计的,她一定不会一次性把什么都说出来,让自己变成废子一颗。”

    墨修尘很赞同温然的分析,程佳肯定不会一次性把什么都交代了,今晚,她只说了两件事,一是她并非当年的小女孩,而是他母亲跳楼,是因为服用了药物。

    连她买通那个工人,在他经过时掉砖头都没有交代,可想而知,她心里还有着秘密。

    沉默了片刻,他又解释说:“虽然我是想利用程佳,但我不会和她有什么过份的亲密和暧昧行为,这一点,你放心。”

    温然心下怔了怔,她了解墨修尘的为人,他不是那种处处留情的男人,也正是因此,她才对爱慕他的女人并不上心。

    听他这么说,她眉眼间浮起一抹笑,轻柔的声音说:“我知道,也相信你,你要是对程佳有什么想法,那晚就不会让小刘看着她一晚上。”

    温然话音微顿了下,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刚才在意品轩,我之所以不想跟你一起去见程佳,并非是希望你利用也的感情让她交代那些事,是因为我知道你的为人,才放心你单独的和她在一起。”

    墨修尘眸光深处闪过一丝微光,听着怀里女子轻柔的话语,他心里的情绪不知不觉被丝丝柔软替代,唇边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打趣地说:“这么说来,刚才是我误会你了。”

    温然郑重其事的点头:“当然,你不仅误会了我,还对我生气。”

    说到最后,她小嘴一噘,控诉的话,生生带出三分俏皮的味道,惹来墨修尘哈哈一笑,所有的阴霾一扫而光,嗓音清朗愉快地响起:“那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以后我一定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再轻易地对你生气。”

    他其实不是那种轻易生气的人,大多时候,他都是喜怒不形于的,不论是对待生意上的客户,还是对待肖文卿那种不怀好心的人,他极少表露情绪。

    可是面对温然,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和陌生。

    温然被他迷人的笑恍了一下心神,秀眉一挑,俏皮地笑说:“我可记着了,你下次再对我生气,我也不理你。”

    “好,我要是再莫名其妙对你生气,你就不用理我。”

    墨修尘英俊的五官被笑容点亮,素日冷峻的线条此刻柔和俊美得仿若勾人心魂,温然心说,这么清贵俊雅的男人,有许多女人爱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搜搜篮,即可全文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