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159 那小女孩,已经死了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修尘冷哼一声,“她就不怕我真的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吗?”

    程佳重重地咬了咬唇,有些迟疑地回答:“肖文卿说,当年那个小女孩,已经死了。↗蓝↑↑,”

    闻言,墨修尘脸骤变,射向程佳的眼神锋利如刀,旁边,温然也是一惊,眸光定定地盯着程佳。

    “她怎么那么肯定?”

    问话的,依然是温然,她感觉到了墨修尘的大手微僵了下。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肖文卿的语气很肯定,她应该不是说谎,要不然,她也不会让我等了十年才出现。”

    程佳眼里闪过一丝茫然,她倒是没有说谎,肖文卿并非什么事都告诉她,有些事,是瞒着她的。

    她在肖文卿眼里,不过是一颗棋子,用来迷惑墨修尘的。

    程佳不仅符合墨修尘找的女孩下巴处有一颗痣,她长得,也算是漂亮,身材又好,因为肖文卿的关系,她接受了高等教育,还上了一些名媛才艺班。

    甚至,对于怎样勾引男人,程佳也是懂的。

    肖文卿算来算去,就是没算到墨修尘会对温然一见钟情,还突然的和她结了婚。

    墨修尘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知道,程佳既然选择了坦白,就不会再隐瞒他这么重要的事,他分辨得出,她的话是真是假。

    肖文卿那么肯定当年救他的小女孩不在了,那是不是代表着,那个小女孩,是被肖文卿那个狠毒的女人给害了。

    温然感觉到墨修尘体内释放出来的气息带着寒意,她心里一紧,覆在他手背上的小手悄然加了力度,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关切的看着他。

    程佳也感觉到了空气突然变冷,眼底闪过一丝恐慌,紧闭着嘴,不敢再说下去。

    一时间,车厢里,气氛凝滞。

    过了半晌,墨修尘才开口,声音冰冷:“除了这事,你知道些什么?”

    程佳在电话里提到有关他妈妈的事,那说明,她知道的,不少。

    程佳没有立即告诉他,而是怯怯地说:“墨少,我不是有意骗你的,真的,从一开始我就想告诉你,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你能不能原谅我?”

    墨修尘眸光冷冽的射向她,程佳身子一颤,立即交代:“有关你妈妈的事,我是无意中听见肖文卿讲的,当年,你妈妈是被她和一个姓吴的男人给害死的。”

    吴天一!

    墨修尘最近才查到的那个男人。

    肖文卿一个人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这些年来,她做的那些事,少不得吴天一的帮忙。

    “你妈妈之所以会跳楼,是服用了一种致人精神恍惚的药物,好像那种药物,是那个姓吴的男人提供的,我一直想再打听出更多的内幕,拿到肖文卿害死你妈妈的证据,但肖文卿太小心,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程佳最后这句话,有些急切,明显是在表明态度,告诉墨修尘,自己还有用。

    希望墨修尘看在她还有用的份上,原谅她之前的过错,她告诉了他这两件重要的事,自己还留有一些,打算在以后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的告诉他。

    车厢里的气氛,再次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寂。

    墨修尘不说话,程佳也不再继续往下说。

    看着墨修尘面无表情的俊颜,温然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着一样,她甚至找不到用怎样的语言来安慰他。

    他一定是想起了他母亲在他面前跳楼的情景,他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变化,可握着她的手,十分僵硬。

    他身子,也是僵硬的。

    那些残酷而久远的记忆,是他不愿记起,又不愿忘记的。

    许久后,温然转头看着后排的程佳,清冷的声音打破车厢里的沉闷,“你先回去。”

    程佳可能看了看墨修尘,出乎意料的听从了温然的安排,点点头,轻声说:“墨少,那我先走了。”

    没有等到墨修尘的回答,程佳打开车门下了车,两分钟后,背影消失在停车场。

    车内,温然担心地看着墨修尘,温柔地轻唤他的名字:“修尘!”

    “我没事!”

    墨修尘暗自吸了口气,眸子深处的冰寒缓缓退去,他并不想让温然替他担心,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孩子,都能从他母亲在自己面前跳楼的残酷阴影里活下去,如今,他自然能承受得住。

    他越说没事,温然心里对他的心疼就越发的深了一分,她抿抿唇,轻声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这,是她的承诺。

    或许没有她说喜欢他,甚至爱他来得直接,但却比那些甜言蜜语更让墨修尘感动,她轻柔的嗓音似一股暖流流淌过心间,他心里的难过,被那股暖流冲散,凝视她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炙热。

    手上稍微一用力,温然身子就朝他扑了过来,他顺势扣住他脑袋,低头,吻住她娇嫩的唇瓣。

    温然身子僵了一下,炙热而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鼻,她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男人的唇瓣重重地辗压着她的,似乎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他心里的情绪,她心尖一紧,不加思考地就张了小嘴,回应他的吻。

    车外,风呼呼地吹着,寒意甚浓。

    车内,空气暧昧,温度节节攀升,最后,墨修尘强自压下某种念头,放开温然,嗓音暗哑地溢出薄唇:“然然,我们回家!”

    温然心跳如雷,刚才,她真怕墨修尘停不下来。

    轻轻拉了拉衣服,她坐正身子,系上安全带。

    一路上,墨修尘把车开得很快。

    他开车技术好,尽管车速快,倒也平稳,温然安静的坐在副驾座里,没有交谈,车内的气氛,却温馨而宁静。

    回到家,墨修尘牵着温然上楼,一进主卧室,就迫不及等的把她拉进怀里,一低头,重重地吻了下去……

    ……

    一个多小时后

    温然浑身疲惫而酸软地靠在床头,颈项的点点粉痕露在宽松的睡衣外,呼入鼻翼的空气,还有着欢爱过后的味道。

    “然然,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搜搜篮,即可全文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