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158 他也缺乏安全感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墨修尘之所以一次次地要求温然主动面对那些爱慕他的女人,其实,是他心里缺乏安全感。篮,

    从小失去母亲,父亲另娶,他从一个幸福的孩子变成了无人疼爱的孤儿,还一次次地被伤害,如今,自己对温然动了心,有了情,他自然希望她能以同等的感情回报。

    墨修尘心里的残留的一丝郁闷也因温然那声轻柔的好字,以及她温柔似水的眼神而消散得无影无踪,似潭的深眸里泛起些许暖意,冷峻的五官线条,也变得柔和了些。

    透过车窗看见远处走来的程佳,温然抿抿唇,主动伸手握住墨修尘宽厚的大掌。

    指尖一暖,墨修尘看着窗外的视线立即收回,对上她温柔地眉眼,他心也跟着一暖,手掌翻转,将她柔软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

    车厢里的空气因为两人相握的手而染上了几分温暖,有那么一瞬间,温然觉得,刚才墨修尘的生气只是一种幻觉。

    看着他温润舒阔的眉宇,想着他刚才生气不理自己的样子,温然忽然觉得好笑,一时间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然然,你笑什么?”

    墨修尘凝视着她明媚的笑容,鼻间呼吸着她身上清幽好闻的味道,他心神微微一漾,自从和她有了夫妻之实后,以前冷情的他,如今,对男女之事分外喜欢。

    “没笑什么。”

    温然下意识地低下头,愕然他深邃的眼神,眼角余光瞥到走近的程佳,轻声说:“她来了!”

    墨修尘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开了车内的灯,眸光深深地看着她。

    程佳在车外停下脚步,对着车内喊了声墨少。

    后排车门,从里面打开,温然的声音从车内传来:“上车!”

    程佳面微微一惊,有些意外温然会在车上,她还以为,只有墨修尘自己,刚才心跳都不受控制地加快了速度。

    上了车,看见坐在前排的墨修尘和温然,程佳在心里酝酿了几秒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既真诚,又可怜兮兮的。

    “墨少!”

    见墨修尘看都不看她一眼,程佳咬了咬唇,轻声喊。

    主驾座里,墨修尘身子微侧,眸光温和地看着温然,骨节分明的大掌把她小手握在掌心,并没有看上车的程佳一眼。

    哪怕是她喊他,他也没有转头,只是淡漠地问:“你有什么事,说!”

    那语气,分明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可他看着温然的眼神,却温柔不减。

    仅仅是前排和后排之隔,却生生被他的态度隔离出春与冬两个季节来。

    程佳眼里闪过一丝受伤,放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地捏成了拳头,心头恨死了温然。

    只到现在,她依然认为是温然勾引了墨修尘,要是没有温然,墨修尘就不会怀疑她,更不会找人调查她,她也不用为了让他相信自己而用苦肉计。

    “温小姐,你能回避一下吗,我想和墨少单独说。”

    程佳语气冷硬的开口,眼睛直直地看着温然。

    墨修尘眸顿时一冷,不等温然回答,就冷然道:“你要是有什么话不能让然然听,那也不必跟我说了!”

    程佳脸一白,怕自己再坚持下去,会被墨修尘赶走,她只好压下对温然的恨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低地说:“好,既然墨少愿意让温小姐听,那我就说了。”

    “嗯!”

    墨修尘打鼻孔里嗯了一声,视线依然停落在温然脸上,温然也没有看程佳,而是看着墨修尘。

    在前排两人温馨幸福的气氛里,程佳沉默了几秒,再开口时,语气里满满的内疚:“墨少,对不起,我骗了你!”

    墨修尘神微微一沉,性感的薄唇抿出一条冷毅的直线,没有接话。

    温然眉心轻蹙,转头看着程佳,淡淡地问:“你骗了修尘什么?”

    即便程佳心里一千一百个不愿意让温然知道,但墨修尘坚持让她留下,她也没办法,虽心里恼恨,却不得不顺着她的问题回答:“我不是那个救了墨少的小女孩。”

    墨修尘前几天就已知道,听见程佳的答案,并不意外,温然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转眸看向墨修尘。

    程佳也定定地看着墨修尘,见他淡漠的神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心里暗惊,觉得自己选择坦白真是对了,就算不说,墨修尘也会查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你是冒充的,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

    温然见墨修尘神冷漠,她另一只手覆上他握着自己手的那只手背,把自己的关心通过手上的暖意传递给他。

    她之所以接程佳的话,是不想她废话一大堆还说不到主题,她问出重点,程佳回答,这样更快一些。

    “是肖文卿,我十二岁的时候,她就找到了我。”

    程佳不敢再有隐瞒,她话音微顿了下,含情脉脉地看着墨修尘,接着说:“当时,她找到我,先问了我小时候有没有救过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确定我没有之后,她就让我冒充那个小女孩。”

    墨修尘面上看不出情绪变化,心里,还是有着小小地震惊,程佳现在不到二十三岁,也就是说,肖文卿从十年前,就开始计划找一个女孩子来冒充他的救命恩人了。

    “她把她知道的细节告诉了我,但有关那个小女孩和墨少之前的真实情况,她并不知道,最后,只好让我装失忆。”

    “肖文卿既然十年前就找到了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让你出现?”

    温然压下心里的恼怒,冷冷地问,那个肖文卿还真是一个心机深不可测的女人,她竟然连这也算计。

    可想而知,墨修尘能平安长大,是多么不容易。

    念及此,温然心头不由得狠狠一紧,对肖文卿越是恼怒,对墨修尘,就越是心疼。

    “肖文卿说,墨少太精明睿智,若是我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他肯定会怀疑,既然他一直在寻找,那就让他自己找到我。”

    温然脸变了变,肖文卿想得还真是周全,她怕不仅仅担心程佳主动出现会引起墨修尘怀疑,还觉得,墨修尘花的时间越长,找到程佳后,就会越珍惜。

    墨修尘冷哼一声,“她就不怕我真的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吗?”

    搜搜篮,即可全文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