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107 我只是说说,你全做了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好,只要你回来,我不自责。”

    温锦的声音瞬间散去了沉郁等情绪,温和宠溺地传来。

    两兄妹又聊了两句,挂掉电话后,温锦墨染的眸子时掠过一抹冷戾,拨出一个号码。

    “喂,温大少爷,有什么吩咐?”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告诉你朋友,不管他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那几个人说出指使他们伤害我的妹妹的人是谁,另外,你上午有空过来一趟医院。”

    温锦语气清冷,俊美的五官线条泛着冷峻,笼罩在周身的气息清寒冷冽。

    “好,我现在外面执行任务,中午过去找你。”

    f市,酒店。

    白筱筱眼神暧昧地盯着温然颈项一枚枚草莓,暧昧地问:“然然,昨晚你和墨修尘,做了几次?”

    温然被她盯得本来就不自然,她那样一问,她脑海里不由得又浮现出昨夜回到酒店后,墨修尘的激烈疯狂,之前在山上,她因为药效意识迷离,只记得零散片段,但回到酒店之后的那些,却是像刻在脑海里。

    后来,她太过疲惫,没等他做完,就睡了过去。

    见温然红了脸,白筱筱伸出手指头比划,“三次,四次,五次……哎哟,”

    温然嗔她一眼,抬手拍掉她伸出的指头,转移话题说:“我今天要回g市,不能陪你在这里逛街了,你是在玩几天,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你别转移话题,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昨晚几次,墨修尘技术怎样,之前外界都传他不举,然然,你是怎么治好他病的,是不是我买的那些"qi  nei yi"起了作用?”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

    温然白她一眼,她那些都什么问题。

    白筱筱眯了眯眼,眸光紧紧盯着温然绯红的脸蛋,笑道:“然然,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墨修尘看着都不是那种不举的男人,肯定器粗活儿好!”

    “白筱筱,你羞不羞?”

    温然真是受不了白筱筱这丫头,以前,她说那些,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她刚经历了那些事,她每说一句,昨晚那些羞人的画面就在她眼前播放,她恨不得找根针和线,把她的嘴巴缝起来。

    “我有什么羞的,我只是说说,你都全做了?”

    白筱筱不以为然的挑眉,笑了笑,又说:“现在我终于不用担心你会一辈子守寡了,也许你和墨修尘是命中注定的一对,他除了你,对任何女人都没有感觉不说,还对任何女人都冷漠如冰。”

    “怎么可能!”

    温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有些小小地喜悦,墨修尘是不是对别的女人都冷漠如冰她不知道,但他对她,算得上是不错的。

    白筱筱切了一声:“怎么不可能,你不知道我早上打电话找你,他有多凶,说你太累,不许我打扰你,刚才我在走廊里恰巧碰到了他,他还不让我见你。好像你是他的私有物一样。”

    “你太夸张了啊。”

    温然嗔笑,还想说什么,门铃突然响起,白筱筱起身去开门,片刻后,提着一个袋子返回来,笑着说:“墨修尘可真是细心地,还给你准备了衣服,你昨天那套,被撕成碎片了吗?”

    她从袋子里掏出衣服,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连内衣都准备得有。

    “昨晚的衣服在树枝上刮烂了。”

    温然淡淡地解释。

    “昨晚的事,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这些伤怎么来的?墨修尘是怎么找到你的?”

    刚才她只顾着好奇墨修尘有多厉害,没来得及问她昨晚怎么受伤的。

    “我在洗手间外面被人迷晕了,醒来时,车子正往山上开,下车的时候,我趁机逃走,被他们追到了崖边,无种可退,我就跳了下去。”

    “你跳崖?”

    白筱筱脸大变。

    难怪早上锦哥打电话那么着急,她低头看了眼她包着纱布的胳膊,那纱布,看着像是刚换上不久的,“那崖多高,你怎么能那么傻呢。”

    温然牵强地扯起一抹笑,“当时那样的情况,我别无选择,他们给我吃了药,我怕自己……”

    “然然,我们一定要找出那个伤害你的人,把他碎尸万段。”

    白筱筱红了眼眶,上前忽然抱住温然,咬牙切齿地说。

    那人是有多歹毒,才会这样伤害然然,想要毁了她。

    “筱筱,我现在没事了,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之前那场车祸带走了我爸爸妈妈,哥哥用自己身体护住了我,昨晚被逼跳崖,又有那棵树和藤蔓救了我,这说明,我命大得很。”

    “嗯,你命大得很,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的。”

    白筱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这短短一月,温然经历了太多,她做为她最好的朋友,关键时刻,却总是帮不上忙。

    “好了,你这样抱着我,我怎么穿衣服。”

    温然扯起一抹笑,不想让气氛这么凝重。

    白筱筱刚放开她,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墨修尘打来的电话。

    “找你的。”

    白筱筱很识趣的把手机直接给了温然,漂亮的脸蛋上,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

    温然按下接听键,声音轻软:“喂!”

    “刚才我接到你哥的电话,想着他打电话给你,白筱筱肯定会喊醒你,我让人送的衣服你穿着合身吗?”

    墨修尘的嗓音低沉温润地传来,温然垂眸看向床上的衣服,轻声说:“我还没穿,应该是合适的。”

    目光触及那内衣,她小脸又是一热,心跳,也不受控制地染上了一丝狂乱。

    “我让人订下午两点多那次航班。”

    “筱筱也一起回去。”

    温然看了眼白筱筱,虽然刚才她没回答,但她跟她一起来的,她回去了,她应该也不会自己留下来。

    “好!”

    墨修尘明白她的意思,温言回答。

    话音微顿,他又说:“你一会儿先吃点早餐,我中午回去陪你吃午饭。”

    “不用,你忙你的,有筱筱陪我。”

    温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的好意,在经历了昨晚那么亲密的事后,她现在不好意思面对墨修尘。

    除了怕看到他,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些羞人的画面之外,她现在的心情,有些乱,理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似乎总能因为他而乱了心绪,这种现象,温然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电话那头,墨修尘沉默了片刻,声音再次传来时,比刚才低沉了一分:“那好,下午我再回去接你。”

    ……自“蓝★★”,,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