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075 吻她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那你把帐结了!”

    墨修尘把吃完的竹签扔在桌上,伸手端过温然面前的水杯就喝,温然眉心轻皱了下,没有说话。

    “修尘,不带你这样的啊,刚才还说你结帐,这转眼就变卦,翻脸比翻书都快是?”

    顾恺不满的抗议,这家伙过河拆桥赶他走就算了,他打包一份烧烤,他居然让他付账,太过份了!

    墨修尘唇边泛着浅笑,慢条斯理的说:“你打包了,当然要付帐。”

    “那我就在这里吃!是我和然然先来的,要走,也是你走,是,然然!”

    顾恺改变主意了。

    墨修尘狭长的眸子倏地眯起,眸光锐利地看着顾恺,他听到的重点并不是他说在这里吃,而是他对温然的称呼,“别叫得那么亲切,温然和你没那么熟。”

    他越是不许,顾恺越是要叫,笑容温和地看着温然,亲切地又连喊了两声“然然,然然,你快告诉这个小气的男人,刚才是你说要请我吃烧烤的。”

    温然无辜被牵扯进他们的战火里,不得不抬头,却正好对上墨修尘看来的眼神,深邃锐利,质问的语气:“你干嘛请他吃东西?”

    “顾大哥帮了我很多忙,我请……”

    “停!”

    墨修尘打断温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你喊他顾大哥?”

    “对啊,顾大哥比我大几岁,我总不能直呼他名字,那样多不礼貌。”

    若是换了平日,温然肯定不会这样和墨修尘说话,但今晚,他带程佳去墓园看他妈妈,也不喊她一起去,她心里,很生气。

    “有什么不礼貌的,他比我还要小两个月,按理说,他得喊你一声嫂子,”

    墨修尘语音微沉,对面坐的这家伙虽然是他的好兄弟,但和他的女人走得太近,他会有些吃味。

    温然和他结婚这么久,对他的称呼,要么除了喂那个,就是直呼他墨修尘,什么时候像喊顾恺那么亲切过。

    “说不定然然还是我失散了多年的妹妹呢!”

    顾恺不甘示弱的反击回去,他妹妹在的话,也和温然一般大。

    “先生,您要打包的食物烤好了。”

    服务员的出现打断了墨修尘和顾恺的辩论,他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袋子,冲墨修尘翻了白眼,一副懒得和你计较的表情,站起身对温然说:“然然,谢谢你今晚请我吃烧烤,改天我请你吃大餐去。”

    话落,也不搭理墨修尘,提着打包的烧烤扬长而去。

    墨修尘收回视线,见温然低头专心地吃着烤串,他眉峰轻皱,沉声说:“别吃那么多,你这几天不适合吃这种垃圾食物。”

    “这哪里是垃圾食物?”

    温然反驳,墨修尘掏出钱包,把钱往桌上一放,夺过她手里还没吃完的烤串扔到桌上,拉起她就走。

    “墨修尘,你干什么?”

    温然脸一变,被他拉着离座,撞撞跌跌地出了烧烤店,她甩开他的手,生气地瞪着他:“还有好几串没吃完,你怎么这么浪费啊!”

    “先上车,我有话跟你说。”

    墨修尘俊脸笼上一层阴云,再次抓住她的手,拉着她走到停车场,塞进奢华阿斯顿里。

    他刚才载程佳,用的是小刘开的商务车,他自己的车,是送了程佳回家后,才去开的,也是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

    温然坐进副驾座,下意识地闻了闻车厢里,没有程佳身上的香水味,她才侧了身,看着坐进主驾座里的墨修尘。

    “你不想知道我衣服怎么弄湿的吗?”

    封闭的车厢里,墨修尘低沉磁性的嗓音晕染开来,深邃的眸,锐利地看着温然。

    “不想知道!”

    温然答得淡然,话落,低头去系安全带,身旁的男人却突然倾身过去,炙热的男性气息钻入耳际,她心一颤,抬头,手臂却突然被墨修尘抓住一拉,她身子便朝他扑了过去。

    下一秒,他大手扣上她脑袋,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温然大脑里轰地一声响,瞳孔倏然睁大,不可思议地瞪着突然强吻她的男人!

    “闭上眼睛!”

    男人嗓音沙哑地命令,话落,霸道地撬开她唇齿,如强盗似的长驱直入,在她嘴里一番肆意掠夺……

    温然被迫承受着他的肆掠,直到她呼吸不过来,墨修尘才结束这个吻。

    得到自己的温然张嘴大口呼吸,墨修尘气息也有些粗重,她的味道太过美好,他一沾上,便舍不得放开,若非她这几天特殊情况,他真想放纵自己沉沦……

    凝视着她红得滴血的小脸,娇艳欲滴的唇瓣,他身体里的燥热便如火焰般一阵乱窜,染了欲,望的嗓音沙哑得好似砂纸狠狠打磨过,伴着炙热的男性气息落在温然耳畔:“我刚才送程佳回家,把她扔浴池的时候,弄湿了衣服!”

    温然双眸惊愕圆睁,小嘴还半张着。

    墨修尘很满意她听见这话的反应,他性感的唇瓣轻抿了下,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薰红的小脸上,“程佳被人下了药,去墓园路上喊头痛,热,我就和小刘一起送她回家,把她扔进了她家浴池里。”

    “下药?”

    温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程佳怎么会被人下了药?

    墨修尘轻叹一声,她太过单纯,不知道那些肮脏的人和事。

    他扣在她肩膀的上的手微微抬起,替她把耳旁一缕发丝拂到耳后,轻声说:“那是她自找的,药应该是放在了汤里,除此外,她今晚的香水,也有着那方面的效果,也许,她在给我盛的汤里也下了药,只是没人知道,那种药,对我没用!”

    温然因为他最后那句话而心蓦地一紧。在她听来,墨修尘说的,那种药对他没用,是因为他那方面不行,就算下药,也不会有那种反应。

    “难道,药是程佳自己下的?那是墨家,她怎么能下得了药?”

    “有人帮她!”

    墨修尘说话时,眸子深处掠过一丝冷芒。肖文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使不出来,上次,要不是他刚好知道,那晚被算计的人,就不是墨子轩,该是他面前这个单纯的小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