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陈玄雨

作品:《护界仙王

    阅读fenk到了现在,陆通方才意识到了自己修为之上的不足,虽然自己拥有合体后期的修为,在合体级之中几乎没有敌手,但是遇到大乘期的大魔皇,初期的还可以尝试一番征战,但是中后期的想要别想,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至于那些魔主们,陆通估计一个眼神照样可以击杀他,所以提升修为就成了他当前最要的任务

    纵然有洞天玄元石,黑白元婴的双重作用,但是陆通仍感不够,他需要提升自己,需要在这样的大战之中活下来,同样,他也需要以充足的实力迎接接下来百年之内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界面大战,那才是他真正的挑战呢

    "时间,我现在就是需要时间啊"带着这种想法,陆通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除了修炼,陆通使用秘法与风火和心血煞两人带领的小组沟通了一下,也得知了他们的近况

    由于众人都带着留在阎殿城之中的明确目的,风火,雷坤,熊涅加入了守卫北城的九鹏魔主麾下,而心血煞四人则是更绝,竟然加入了柳鬼魔主的手下,成为了南城守军的一部分,这倒是出乎了陆通的意外,但是转念一想,什么人找什么人吧单看那柳有芳的样子,倒是与心血煞等人极其相近了,加入他们,心血煞和晏千山等人说不定会混的更好

    得知他们的落脚地之后,陆通随即告诉众人各自行动,尽量少沟通之后,就与两方人马切断了联系,开始继续修炼起来

    在五天之中,没有任何界外魔修来打扰陆通白小九和花空空两人倒是来过两次,不过,皆是被陆通挡在了外面,这一天清晨陆通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突然亮了一下传出了几句话音,听到这个话音陆通从容的从修炼之中退了出来走出了自己的居室

    来到小院之中,白小九和花空空早已等在了外面,看到陆通出来,两人皆是没有给陆通一个笑脸不过,对于这个陆通丝毫不介意而是微微一笑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小妹,今天可是我们第一次执行任务,走吧"

    说完,根本不理会有些怒气的两人,直接腾空而起,向着灵牙大魔皇驻守的军营飞去白小九和花空空一看,也是无奈,只能快速的跟了上去,不在提陆通不见她们的事情了

    没有任何阻碍三人亮出了特制的令牌,随后进入了他们驻守的军营之中,当陆通三人进入之时,大乘初期大魔皇陈玄雨和邱飞与暴洪三人以及二十名分神期大魔王都在那里了

    陆通三人进入之后,相互见礼一番,陈玄雨作为一名大乘初期修大魔皇,长得圆圆胖胖的,一副老者形象,没有丝毫架子,见到谁都是笑呵呵的样子,看到陆通到来,不急不慢的对着众人说道:"呵呵,都来了,走吧接下来十天轮到我们执勤了"

    一声招呼之后,陈玄雨率先上前,带领众人开始了他们的巡城任务

    其实他们的任务极其简单,就是在阎殿城西部属于他们的防区之内走上一圈,维护一下界外魔修们的秩序,顺便查看一下他们的防区之内有没有沉渊大陆修士的踪迹,就是这点任务,一路之上走走停停,不自觉的,陈玄雨与陆通交谈起来:

    "陆霸小兄弟,你不用如此尽心尽力,放心好了,在决战以前,我们这里基本上不会出现沉渊大陆残留的匪寇,就算出现一些,我们预警之后,也会有大批的族人赶到这里,将他们诛灭的"

    "呵呵,多谢陈大哥提醒了,只是小弟觉得我们的任务未免太过简单了,如此这般,大可将我们拉倒战场之上和那辛渊大陆修士血拼吗"

    "小兄弟啊虽然你的修为不弱,但是毕竟年轻,有着年轻人的傲气,这一点放在谁身上都是适用的,但是老大哥可要告诉你了,虽然暂时我们比较悠闲,看似无需到前线拼命,其实我们就是一个预备队而已,等到决战之际,沉渊大陆修士攻到这里之时,可就是我们的苦日子到来的时候了"

    听到陈玄雨如此一说,陆通故作惊讶的问道:"陈大哥,不会吧,据小弟所知,我们梵天修真界一直在压着沉渊大陆修士打啊听说不日将攻克他们的龙烟,五尺,甲骨三座重城,直接攻到他们的沉渊天城,将沉渊大陆修士全都驱逐出去,完全占领也是指日可待啊"

    "屁话,但凡说这些消息的人都是在放屁"哪知听到陆通如此一说,陈玄雨则是直接爆出了粗口,看到陆通有些惊讶,接着说道:

    "这里是洞天界,不是我们梵天界,若是洞天界全力反击,用不了一个月就可将我们完全诛灭的干干净净,之所以和我们在这里街着,那是因为洞天界的高层有眼光,人家在准备着接下里的界面大战,根本不计较一城一地,甚至是一块大陆的得失"

    "哪像我们的几位魔主大人,一味的攻伐,看似占领了不少领地,其实处处危机重重,一旦经营不好,就会瞬间崩盘,看着吧我们的好日子不会太长的,除非接引阵法扩展两倍,接引更多的族人到来,否则,你,我,我们这些人不过都是一些炮灰而已,只是早晚的区别"

    听到面前这位陈玄雨如此,一说,陆通着实吃了一惊,根本没有想到这位看似胖嘟嘟只有大乘初期修为的界外魔修竟然会做出如此的分析,而且句句都是切中主题,但是当他听到陈玄雨话语之中提到接引阵法之时,于是随口问道:

    "陈大哥说的有道理,相信诸位魔主大人会作出决断,尽快扩大阵法,接引更多族人进入这里的,到那时,我们就有充足力量抗衡沉渊大陆乃至整个洞天界的修士了"

    陆通如此一说,陈玄雨则是一声冷哼,显然对陆通这种说辞十分的不屑,不过再也没有多说什么,至此陆通也是不敢过多的问及这些敏感话题,看到陆通若有所思,陈玄雨则是继续说道:

    "小兄弟,你和两位小妹妹因为接引法阵的作用来到这里,为我梵天出力的愿望是好的,可是洞天界,沉渊修士也是有着不少硬骨头的,来吧老大哥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

    说着,陈玄雨带领队伍一转方向,向着一处巨大的拍卖场走去

    "拍卖场,难道这里有宝物拍卖"看到前面不远的场地,陆通心中也是暗暗的嘀咕了一声

    没用多久,陈玄雨带领陆通等人进入了这处拍卖场,此时的这处拍卖场完全没有拍卖场之中那种拍卖的味道,有的只是一道道阵法禁制,一个个高大的展台环绕在巨大拍卖场的四周

    看到这样的一幕,陆通更是惊呆了,因为此时的这座拍卖场没有任何宝物拍卖,有的只是一个个沉渊大陆的修士战俘,那些被俘的修士之中最高的拥有合体级修为,最低的则是一些练气期级,甚至刚刚踏入修真界的小修士,此时像马匹牲口一样,全都被囚禁了一处处阵法笼子里,等待着拍卖

    而此时,在各大展台前面聚拢了修为不等的魔修,纷纷叫嚣着,吵闹着,显然在等待着拍卖战俘的开始

    看着囚笼之中那一个个被俘修士那不屈的样子,看着展台之外,那叫嚷的界外魔修人群,陆通的心在滴血,藏在衣袖之中的拳头攥的紧紧的,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就在陆通暴怒之际,白小九却是暗暗碰了碰他的手臂,提醒了陆通一下,免得他因为心痛与暴怒丧失理智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