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宋形意柳狂草

作品:《护界仙王

    待将所有材料全都分配完毕之后,众位修士聚拢起来了,郝仇渊对陆通刚才的表现震惊过后则是大喜至极,拉着陆通向另外两位元婴期修士介绍起来

    “陆道友,这位是宋形意宋道友,以前玄影宗的太上长老。全文字阅读fenk”

    “这位是柳狂草柳道友,当年的黑水谷修士,几乎和郝某同时进阶的元婴期。”

    接着郝仇渊满脸喜色的向宋形意和柳狂草介绍道“两位道友,这位是陆通陆道友,当年我们清泉宗的天才顶阶修士。”

    “当年因为和巫山国的大战,被迫外出历练,出走之时只有筑基期,至今只有六十多年的时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现在他的修为,他的战力,哈哈哈”

    说到最后,郝仇渊竟然仰天大笑起来,满脸的兴奋与骄傲。

    “郝道友,陆某也是机缘巧合,方才得以有今天的修为,不值夸奖,不值夸奖。”听到郝仇渊如此介绍,陆通连忙谦虚的说了一句。

    接着微笑着拱手恭敬的对着宋形意和柳狂草说道“陆某见过各位道友,些许成就实在不值一提。”

    陆通刚才轻松至极的灭杀了黄腹黑毒蛛的母蛛早就让两人震惊不已,此时听到郝仇渊详细的介绍了陆通的过往,两人都是目瞪口呆,心中皆是暗道“六十多年的时间,从筑基期一举越到了元婴后期,而且而且战力还是如此强大,我们我们没有看错吧没有听错吧这这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是听到陆通恭敬的对着两人打起了招呼,两人本能的一个机灵,同时对着陆通说道“陆道友年轻有为,实在是我仙都之幸,紫玉之幸。”

    接着,两人一转头,对着郝仇渊说道“郝道友,恭贺你们了。”

    两人刚刚说完,还没等郝仇渊说什么,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响起“陆通。你真的是陆通啊”

    接着。一个身体魁梧的壮硕修士来到了陆通身前,仔细的打量起陆通来。

    看到这名修士,陆通也是颇为高兴的说道“楚长老,我是陆通。我是陆通啊”

    再次打量了一番陆通。楚雄猛然一跳。一声惊呼“我的乖乖,有这样逆天的吗”

    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大笑着说道“陆前辈。你可不能如此,你现在修为远远高于楚某,楚某应该称您为”

    可是还没等楚雄说什么,陆通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快速的说道“楚道友,不管陆某修为如何,在你们面前都是小辈,一声道友足以,足以。”

    “楚雄啊陆道友本就出自你们清泉宗,对原先的母宗之人称呼道友也是可以的。”看到楚雄还是满脸难为情,宋形意出言替其解了围。

    “陆道友,此次返回仙都,你准备前往那里啊”再次和楚雄相互说了几句热切的话语之后,郝仇渊若有所思的问道。

    看了一眼宋形意和柳狂草,陆通微笑着对着郝仇渊和楚雄说道“两位道友,既然我们仙都郡已经一统,严格说来,陆某现在也是仙影宗修士了,自然需要为仙影宗效力了,不过在这之前,陆某需要到云阳城之中,看看曾经母宗之人。”

    “哈哈好,好。”听到陆通这样一说,即便一贯刻板的郝仇渊也是大笑称赞起来。

    笑过之后,郝仇渊一抱拳,对着宋形意和柳狂草说道“两位道友,黄腹黑毒蛛群已被灭,而我们这里有贵客,就不陪你们在这里了。”

    说完之后,不待宋形意和柳狂草回答,对着楚雄等人一声招呼“我们走,陪同陆道友一起返回云阳城。”

    眼见如此,陆通显然十分高兴,可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郝仇渊说道“郝道友稍等片刻,陆某去去就就回。”

    说完之后,陆通快步走到聂远跟前,随手将一个黑黑的储物袋交个了聂远,同时传音说道“聂道友,感谢你当年的相助之情,这只储物袋里面有混元化灵液、下品万寿丹和长生泉水等宝物,足够你短时间内顺利结成金丹,修为提升一个大档次,权当感谢当年的相助之情。”

    传音完毕之后,陆通担心其他修士对赠给聂远的宝物有所猜忌和图谋,不待聂远说什么,故意高声说道“聂道友,这只储物袋是你当年送给陆某之物,今日归还,多谢了,以后有什么需求,大可以到云阳城之中找陆某。”

    接着,陆通毫不停歇,对着聂远一抱拳,转身走到郝仇渊身边,对着郝仇渊说道“郝道友,我们走吧”

    整个过程没有几息时间,等到聂远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之际,陆通的身影早已远去。

    “聂远,陆前辈的厚赠你要好好珍惜。”虽然不知道陆通赠与了聂远什么宝物,但是丁原确是极为诚恳的嘱咐了一句。

    “属下知晓,多谢提醒。”听到丁原这样一说,聂远本能的一收手,牢牢的攥着陆通赠送的储物袋,强压着内心的狂喜和激动,恭敬的回应了一句,然后不再说话。

    “宋大哥,你怎么看这位陆通道友啊”同样,在另外一边,看着陆通郝仇渊等人离去的方向,柳狂草轻声的向宋形意问道。

    对于柳狂草的提问,宋形意没有回答什么,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是此子早生个数百年,或许我云阳分舵在仙影宗的地位会更好一些。”

    说完之后,不再言语,对着身后的一些修士吩咐一声,然后自行离去

    站在陆通的飞泉灵舟之上,郝仇渊和楚雄以及其他一些跟随他们的修士皆是感慨颇多,即便是郝仇渊对陆通可以拿出如此巨大的飞行法宝也表示了深深地震撼。

    再次相互说过几句寒暄的话语,陆通也是一阵感慨,若有所思的说道“事变真快,真是没有想到如此短的时间内,我们云阳国、仙都郡、紫玉国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真是让人恍如昨日啊”

    说完这个,陆通转而向郝仇渊、楚雄问道“郝道友,楚道友,我们原先的清泉宗修士现在都好吧血残阳师傅,钟云海师傅,他们都好吧”

    本来陆通是想一起问问钟恋虹的,思索再三,还是没有问出口,转而问起了血残阳和钟云海,只要这两人没事,钟恋虹估计就应该没事。

    听到陆通这样一问,郝仇渊和楚雄两人相互一望,脸色顿时微变,最终,郝仇渊略带痛苦之色的对着陆通讲述起来陆通离开之后的宗门境况。

    在陆通离开之后,因为得到了充足的修炼资源,每个清泉宗修士的作战水平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但是与巫山国的战斗也进行到了白热化,于此同时,元顺国等国家也相继加入到了这场小国兼并之战中。

    经历一场场战斗,当年的清泉宗也是损失不小,太上长老之中郝双尘战死,雷浮生和卫灵凤都受了重伤,八大金丹修士之中,两位副掌门百里问天和江叹天以及雷惊霜、孙婵等人相继战死,只剩下了血残阳,郝仇渊、楚雄三人,其余弟子死伤大半,要不是危急关头百里云天大太上长老一次次力挽狂澜,清泉宗损失的将会更为严重。

    当听到这里之时,陆通心中着实吃惊不已,没有想到,这样小国之间的混战,像郝双尘这样的元婴中期大修士竟然会出现伤亡,足见这种战斗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不自觉的陆通回忆起了郝双尘的样子,那个颇为瘦小,较为祥和的老头,同时也回忆起了一个个曾经他敬重的长辈,百里问天副掌门,孙婵长老

    好在,它所敬重的血残阳并没有战死。

    想着想着,陆通双眼看着两人,慢慢的问道“高阶修士尚且如此,那岳父他们那样级别的修士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