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其它重宝

作品:《护界仙王

    fenk陆通和天卷进入玄冰殿塔之后,乐极生和鹰古城相互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满脸油滑y狠之sè的鬼伤天和冷酷沉默的望际,最终选择了待在那里等待

    不是他们不想使用最后一次进入玄冰殿塔的机会,而是经历过两次失败之后,他们对自己的能力也是不自信起来,虽然有两枚储物戒指在身,虽然刚刚从玄冰殿塔里面得到了数件重宝,但是殿塔顶部的三件重宝一件也没有没有得到,若是第三次没有成功,而天卷等人成功了,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sg

    所以,乐极生和鹰古城选择了观望,看一看最终结果会如何再怎么着也得知道对手得到了什么不然,出去之后不好向老祖们交代啊

    在陆通和天卷两人进入玄冰殿塔,乐极生鹰古城和望际鬼伤天对望之际,在凹凸岛的外面则是出现了些微变化

    此时的凹凸岛经过几次下沉,几乎完全消失在海面之上,只剩下了最高部一尺多高的地方还裸露在外面

    猛然间,伤痕累累的蝠灰翼和蝠青竹两人同时从水中被抛了出来,看到这幅场景,一直在外等待的三大势力的修士都是大惊,尤其是东冥宗修士,全都紧张起来,刚想作出反应,突然一道白光闪现,一下就将两人卷走,消失在云端

    “老老祖”感觉到周身一轻之后,蝠青空瞬间反应过来,看到一个中年美妇,一个枯瘦老头和一个极为慈祥的白发老者端坐的云椅之上,倒头就对着那名枯瘦老头拜说道

    “门下弟子蝠灰翼,见过老祖,见过两位前辈”看到这幅场景,蝠灰翼也反映出过来对着三人拜说下去

    “好了,先将这块丹药服下,余下的事情慢慢再说”看了一眼两人伤痕累累极为狼狈的样子,东冥宗老祖暴云将两颗散发柔和之力的丹药交给了两人

    “赶快说说你们在最后一层之中的遭遇,要详尽一些”眼见蝠灰翼和蝠青竹两人瞬间伤势复原,暴云快速的说了一句

    于此同时东冥宗老祖水云和临黑老祖逸云也全都投来了倾听的目光,看到三位老祖同时侧目倾听起来,蝠灰翼和蝠青竹不敢怠慢,服食丹药之后,快速的讲述起来

    “玄冰殿塔”

    “万寿诀”

    “小渡劫金镜,怎么会是小渡劫金镜呢”

    听完了,蝠灰翼和蝠青空的讲述,三宗老祖相互望了望,没有提及其他宝物,只是颇为惊讶的提到了玄冰殿塔万寿诀还有小渡劫金镜,而且提到小渡劫金镜时明显还带了疑问的口气

    “你确定你们两个说的一点儿没错”三位老祖对望之后,暴云用他那犀利的目光看着蝠灰翼和蝠青空两人

    “老祖,就是给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乱说一气啊”眼见自己宗门老祖如此严厉的问起了自己,蝠灰翼和蝠青空都是一惊,对着暴云倒头就拜

    “暴云师兄,何必难为两个小辈呢”看到蝠灰翼和蝠青空跪在云端,乐天门老祖水云对着暴云说了一句,然后也是有些失望的说道

    “两位师兄,看来当年宗门的记载也是不禁详细啊玄冰殿塔在,万寿诀也在,但是渡劫金镜九幽金阳草万寿丹的丹方和乾坤y阳镯并没有出现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逸云师兄,我们三人之中只有你见过当年万寿宗的记载,还请你给我们解释解释”水云说完,东冥宗暴云颇为不满的对着逸云说道

    随着蝠灰翼和蝠青竹的出来,也就意味着东冥宗此次取宝的结束,虽然他们得到了两枚储物戒指和几件玄冰殿塔之中的宝物,但是传承记载之中的宝物一件也没有得到,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一无所获,说他此时不生气不失望那是假的

    看到两人全都望向了自己,临黑老祖逸云脸sè一紧,略微不满的说道“你们两人不必如此,当年又不是只有老朽一人在超这个记载绝对不会有错的,至于其他宝物为何没有出现,老朽也是不得要领”

    说完这个之后,逸云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良久之后方才缓缓的说道“好了,师弟师妹我们不要再执着这些了,能够取回万寿诀和玄冰殿塔就不错了,况且还有小渡劫金镜和三枚上品万寿丹呢,有这四件宝物和其他一些重宝在手,足够我们三宗实力快速成长了”

    听到逸云这样一说,暴云看了看水云,然后颇为不满的说道“逸云师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临海一部还有四名修士待在里面,看情况都是实力不俗之辈,可是我们东冥宗所有消都破灭了,你让我们不执着,我们能不执着吗看来,老朽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说完这个之后,东冥宗暴云对着逸云和水云拱了拱手就要转身离开

    “暴云师弟,暴云师弟,你先别急,别急吗”看到暴云要转身离开,逸云出言挽留了一句,接着说道“暴云师弟,水云师妹,老朽有个提议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听一听呢”

    看到暴云停下身来,水云投来注视的目光,逸云缓缓的说道“其他宝物暂且不说,我们单论已经出现的三件重宝,小渡劫金镜和万寿丹谁得到算谁的,但是不管谁得到万寿诀,都要当场给另外两家复制一份,是完整的复制,你们看这样如何”

    “逸云师兄此话当真”听到逸云这样一说,暴云汀身形,郑重的问了起来

    “当真不当真,得看水云师妹的意思”面对暴云的追问,逸云将问题甩给了乐天门老祖水云

    看到两人同时投来的询问的目光,水云倒是干脆,直接脱口而出“这有何不可不过我们三个必须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进退,而且万寿诀的传播范围仅限于我们三宗”

    “一言为定”

    “共同进退”

    水云说完之后,逸云和暴云同时附和了一句

    “两位师兄,既然三件重宝有了着落,那玄冰殿塔呢这件重宝该如何归属呢”三人达成一致后,注定得不到重宝的暴云再次追问起来

    听到暴云这样一问,水云没有说什么,而是望向了逸云,逸云则是看了看两人,缓缓的说道“你们也是知道,这就看里面弟子的机运了,谁能够机缘巧合将其炼化就归谁,除此之外,就看天命了”

    “逸云师兄,师弟的意思是若是里面没有弟子可以将其炼化呢”对于逸云的回答,暴云显然不太满意,再次急切的追问了一句

    “暴云师兄,逸云师兄刚才说的已经非常明白了,若是没有弟子将玄冰殿塔炼化,那就看天命了,有能者得之吗”对于暴云的这个疑问,逸云没有回到,水云确是代为回答起来

    “好,既然这样,老朽就是拼劲xg命也要争抢一番了,到时还请师兄师妹多多承让一点,免得我们东冥宗一无所获”听到水云的回答,看到逸云默默的点了点头,暴云显然十分期待着这种结果,拱手说了一句,然后对着蝠灰翼和蝠青空说道

    “你们两人过来,站到老朽身后”

    听到暴云这样一说,蝠灰翼和蝠青空自然明白暴云的意思,相互一看,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戒指和一个黑sè的储物袋,拱手向前一递,齐声说到“弟子惶恐,只得到这点宝物,还请老祖保管”

    “好了,待此间事了回到宗门之后,老朽会将你们的功绩告诉宗门的”收了蝠灰翼和蝠青竹的呈上的宝物,暴云缓缓的说道

    “老老祖,我哥在哪里他早应该出来了”来到暴云身后,蝠青竹还是没有憋赚忍不住问了暴云一句

    没有理会蝠青竹的问话,暴云看了看逸云和水云只是随口说出了两个字“死了”

    顿时,蝠青竹脸上留下了泪水

    更新快纯文字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