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这个女人是杀手?

作品:《千古纨绔

    一身白衣如雪追进城中的如仙公主,立身在一处酒楼顶端,环幕四周,却不见那自称纨绔子弟女人的赤练。全文字阅读fenk

    如仙公主脚尖一点,身形便飘到前方一处建筑,还没落下,脚尖又是一点,身形再次浮起,掠进城中深处。

    幸亏现在正值深夜,城中寂静无人,不然定会让人们顶礼膜拜高喊仙子下凡。

    如仙公主目光如鹰jg惕着四周风吹影动,突然她眼神一缩,在一条巷内一个黑影一闪。如仙公主本该前飘的身形,硬是在空中一个拐弯,追了过去,等落到巷中却不见半丝人影。

    如仙原地转了一圈后,目光锁定在了一处半开的窗口,那里嘎嘎吱吱传出一阵怪响。

    如仙公主抽下头上一根玉凤簪子握在手中当剑,身形一掠飘到窗口,挥手正要刺出玉簪子时,却愣在了那里。借助月光往里一瞧,只见一个光着屁股的男子扛着两条白嫩细腿在肩,满头大汗前后耸动,那怪响就是下方床发出的。

    愣神少许的如仙公主连忙背过脸去,飘到对面房顶,眼神怪异之极,旋即脚尖一点飘到了别处。

    就在如仙公主前脚离开此地,一身紧身黑衣的妖媚的赤练从巷子掠到房顶,看了眼那还发出嘎嘎吱吱的窗口,掩嘴轻笑,看她狼狈逃跑的摸样儿,定是个还未开苞的锥儿,那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都得帮帮这个不懂鱼腥味的妹妹,让她也尝尝人间腥味。

    赤练坏笑着从腰间摸出一个葫芦小瓶,上面赫然规规矩矩写着迷情香。旋即身形一晃,朝那女娃子逃跑的方向追去。

    柔和的月光下,那扇半开的窗口传出一声男子释放的舒爽低吼,久久才散去。

    如仙公主停下身形,落在一处塔尖,望着前方,虽然逃离了哪里,可眼神依旧透着懊恼之sè,若是揭下面巾,定会看到一张满脸通红,羞涩恼怒的容颜。

    慢慢平复心中波动的她,望向zhong yng位置,那里一座堪比皇宫的庞大建筑魏然挺立,一块巨大红sè金边的牌匾明晃晃的高挂门楼,依她现在如此距离,都能清晰见到吕王府三个,金雕大字。

    “好大的气派”

    如仙公主冷哼一声,这王府规模面积居然和皇宫相差不多,真是胆大包天,要知道藩王诸侯住址都有严格规定,不许超过皇宫的五分之一,而这北莽王吕蒙竟然敢与皇比肩,真是大逆不道。

    “妹妹,不是想嫁进王府做王妃了吧说不定姐姐我可以帮帮你哦”

    正在震怒的如仙公主听见声音猛地转身,心中却是冰凉,若是刚才那赤练妖女乘机偷袭,现在说不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看着紧张的女娃子,赤练妩媚一笑,望着王府感叹道;“是呀天下女子哪个不想嫁入诸侯,一跃成为那枝头上的凤凰,受万人敬仰膜拜,过那锦衣玉食,逍遥无忧,相夫教子的ri子。”

    “哼”

    听着冷哼嘲讽,赤练一点也不生气,继续柔媚感叹道;“可怜天下女儿情,风逝人老如花凋啊。不要等到人老珠黄了,就如姐姐一样没人疼”

    如仙公主嘲讽道;“少在这装神弄鬼卖悲情,等本宫送你投胎,下辈子进王府吧”

    如仙说完单手一挥,手中青玉凤簪激shè而去,就如同飞剑在空中翻滚自如,赤练见状眼神惊慌,落荒而逃,如仙公主飞身追去。

    终于,赤练一头钻进一栋建筑后,如仙公主才落在屋外停下,出现了犹豫之sè。

    这赤练妖女,怎么还没交手就落荒逃跑难道是想把她诱进屋内好近战

    y阳术最怕近战。

    “嘎吱”

    就在如仙公主犹豫之际,那紧闭的房门突然开了,如仙倒退几步,保持安全距离,可等了一会儿里面却没有一丝动静,如仙眉头皱起,手中玉簪嗖的一声飞了进去,在她的控制下玉簪在屋内飞了几圈又安全飞回手中。

    “难道她逃了”

    如仙想到这里脚尖一点地面,飘了进去,里面竟然空空没有一人,仔细一看,屋内竟然供奉了三尊三米高的巨大雕像,原来这里竟是一处供奉道家三清的庙堂,在一尊元始天尊石像前,香炉内燃着三根香火,像是刚点燃不久,而且这香火烧出的烟味有点怪怪的。

    闻着香味的如仙公主,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异样,脸蛋竟也开始慢慢发烫。

    感觉不对的她,连忙掠出庙堂,又飞身上屋顶,可四周寂静无声哪有人影。更让她心惊的是,她现在感觉浑身酥麻发软,身体也开始微微发烫,这明显是中了某种毒气的症状。

    骤然赤练从对面建筑一角冒了出来,站在屋顶笑道;“妹子,姐姐我可是以怨报德,好好享受吧不打搅了,奴家还有要事去办呢”

    看着飞身消失的赤练,如仙公主心中愤怒,本想去追,可脚下却有些虚浮无力,心中更是有团火在烧一样。

    “怎么办”

    如仙公主有些急了,但并没有慌张。她会一种解毒妙法,不过却需要一桶热水,可这里她第一次来在哪去找热水更重要的是,她运用秘法驱毒之际不能有人打扰,不然驱毒不成连命都有可能搭进去。

    如仙公主目光快速扫视四周,寻找目标,可却一眼茫然。

    更要命的是此刻身体越来越烫,越来越难受,最后她把目光望向了王府方向。身为王府里面定是物件齐全,就算被发现,依他公主身份,谁又能把她怎么着

    打定了注意,如仙公主一咬牙飞身前往。

    王府内,不时有巡逻的守院士兵来回走动,可王府太总有空隙,如仙公主很容易就摸了进去,并朝刚才锁定的一处亮灯的房间摸去,因为她发现那里不仅清净没有士兵巡逻,而且更有流水声传出。

    “哇,真t舒服”

    刚出藏书楼一月没洗澡的世子吕小云痛快的躺在巨大木桶内,舒适的水温让他有些昏昏yu睡,突然房门嘎吱一声轻轻响了一下,世子眼睛一睁,见没动静后又闭了起来,可瞬间又睁开,他发现,屋内乎有些不对经,刚要站起身来,一根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脖子上。

    “别动,不然杀你了。”

    一听是陌生女子的声音,而且声音极其好听,却奇怪的有些软绵无力,词虽杀意很足,可听起来咋没一丝杀意世子猛然提起的心又慢慢放了下去,悄悄扭头,只见一个身穿白sè衣裙,面带纱巾的女子微眯着情荡漾的眼神看着他。

    这哪里是个杀手,分明是意盎然的女子想投怀送抱。

    世子坏坏一笑,放松的身体又重新坐回桶内。

    内心并猜测着,这该不会是他暖床的大丫头侍女萝卜吧那妮子可总是变着法的想吃他世子的豆腐呢。

    dd